回首页 

 

内蒙师大之旅简忆

郑方磊

 

  因机缘巧合,我有幸被江晓原院长及导师纪志刚教授赋予了“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与科学哲学系特使”的衔头,代表我系师生于8月下旬赴内蒙师大参加了师祖李迪在内蒙师大工作50周年庆祝会,及第四届中国科技典籍暨《崇祯历书》研究国际会议。此行收获颇丰,但由于个人事务缠身,一直没能完成“述职”工作,至今半月有余,大脑中的这部分内存被逐渐清空,目前所剩不过“简忆”而已,还望本篇有亡羊补牢之功效,略补愧疚。

8月26日,K43次4号车厢,赴会
巧遇雷立柏

  上了火车之后,发现斜对面坐着一个衣着朴素的西人,捧着一叠纸在读,定睛一看:拉丁文!正想上前说话,一个爷爷拉着孙儿过来向他要联系方式,未果。但发现他中文十分流利。一个在长途硬座车厢,讲着流利中文、读着拉丁文的欧洲人(直觉应该是),是谁呢?答:雷立柏。
  雷先生目前供职于中国人民大学,主要为研究生授课(但不担任导师),致力于在中国进行拉丁文和希腊文教学,以及向中文世界介绍基督教历史和文化,已经用中文撰写并出版了有关这个主题的多部著作,目前正在独力编写一本中文拉丁文教材和一本拉-英-汉三语辞典。我向他介绍了我系拉丁文学习小组的情况,并就拉丁文教材的编写,特别是一些拉丁文语法的中文术语选择向他提供了个人意见。另外,他去呼和浩特参加的是另一个学术会议,准备就托马斯阿奎那的一些观点做主题报告,他在火车上阅读的章节就是阿奎那著作中关于救赎的讨论。我在他帮助下浏览了从上帝的爱出发,论证有罪者是否必不能上天堂的内容。
  雷为人朴素谦虚,对在中国传播西方古典文化充满热情,且中文极为流利,如果能请他访问我系,作一些讲座,甚而与师生进行更进一步的交流,应该是很有价值的,而且不必担心语言问题带来的障碍。


8月27日上午,会议主会场,大会报告
感受高士风采

  学术会议的开幕式甚为简短,略去不讲。这个上午安排了六个大会报告,其中徐光台教授的报告《<格致草>与<崇祯历书>》让我感受到了台湾科学史学者既继承了良好的国学传统又借鉴了西方学术方法的鲜明优点。
  李迪先生的大弟子天津师大李兆华教授的《晚晴算学课艺考察》是本次会议上我最钦佩的报告,从选题(算学课艺:晚清数学教学)、内容分析(评说典型题目,评价晚清数学的教学水平)和思考(上述事实所反映的晚清数学对于西学的吸收程度和特点,及原因分析)上都给了我很大的启发,功力之深厚令人感叹。正式的论文想必至少数十页,由此引起我另一个感慨:目前大多数科学史学术期刊都只刊登8000字左右的文章,如果能够有刊登此类深入细致研究的专刊,对于改善浮躁学风、鼓励深入研究和细致论证应该大有好处。
  由于小林龙彦因故未能到会,利用原定他做报告的时间,临时安排我代纪志刚教授向与会者展示了一个小发现:在慕尼黑古代美术博物馆里面展示的一幅十七世纪油画《亚洲》的前景里有一本《崇祯历书》。大家都觉得这很有意思,荷兰乌特勒支大学的莫克莉教授提出油画的作者可能是荷兰人,并答应回国后帮忙查证。当天上午,莫也作了一个技术史和经济史交叉的报告《匠作则例再探:「则例」和「做法」以外的文献》。后来饭桌上与其交流本次会议观感,她说回到欧洲后将参加的一个学术会议,必须提前15天提交论文全文,报告时间十分钟,然后要接受一两个小时的“拷问”。我想我们的冬至会议与夏至会议,似乎也可以借鉴,对论文全文有了完整观感后,比仅凭十五分钟介绍,更能提出问题,做出评价。


8月27日下午,内蒙师大科技史系会议室,分组报告
师叔的启发和学弟的惊艳表现

  这个下午的学术报告分两组进行,一组主要涉及“中国科技典籍”部分,另一组是与天文学史、数学史关系更为密切的《崇祯历书》相关报告,所以我选择了后一组听会。
  李迪和道本周的高徒,纽约市立大学徐义保助理教授对《比例规解》底本的辨析,体现了研究西学东渐,必须从源头做起。而目前国内许多对于明清西学东传的研究,首环便已缺失,有囿于此,很多细节也无法辨明,因此结论也徘徊在某个深度或确信度,不能更进一步。由此可见,许多长辈学者鼓励年轻人努力掌握西方语言深入西方文献,是很有远见的。我系纪志刚教授更是不辞劳苦,专程亲赴英伦取经,实乃后生晚辈之楷模。
  此次会议的主办方为内蒙古师范大学科学史与科技管理系,该系的很多研究生也在会议上对自己的工作进行了报告。当天下午最后一个报告是由郭世荣教授的得意门生董杰所作的《<大测>三角公式辨析》。该论文以数学史料的版本和内容辨析为基础,发现了此前学者(不乏名人高士)对于《大测》中的三个三角公式的重大误解,至此已堪称佳作。更加难能可贵的是,他通过分析这些误解的原因,结合三角公式在清代算家著作中的发展,展现了清人习三角学之“翻译、会通、超胜”三个阶段,使得论文立意更上一层。据了解,董杰才完成了硕士第一年的学习,反观自身,多学了一年也还没写出过这样水平的文章,实在是惭愧不已!


8月28日上午,主会场,李迪在内蒙师大工作50周年庆祝会
领略大师风范

  这个半天的活动由两部分组成,先是李学勤和李迪两位大师的大会报告。李学勤关于如何根据出土简帛文献的特点看待传世典籍的报告举重若轻,深入浅出;李迪的报告《中国历史上一次最大的天算引进项目》从宽广纵深的角度看崇祯历书这一科学史大事,两位前辈尽显大师风范。
接下来就是庆祝李迪在内蒙古师范大学工作五十年大会,首先由专人在二十余封贺信贺电中选择了五篇进行宣读,其中包括第二篇宣读的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与科学哲学系的贺信。然后是各位与会代表发言,李文林老师和李兆华教授的发言尤其精彩。李文林先生特地携带许多与李迪先生的合影赶赴内蒙,通过展示这些老照片,回忆了他与李迪先生的交往的历史以及李迪先生对于中国数学史研究的发展所做出的重大贡献,极为生动翔信。而李兆华作为李迪大弟子的发言,概括了先生在学者人格的塑造上对他的三点影响:不计名利,不计较工作条件和社会环境,认定方向持之以恒,此其一;学术上不断创新,此其二;认真培养学生,关怀后进,此其三。李迪先生接着补充了他认为学者人格中还很重要的一点,即正确对待自己的工作和他人的工作。还有一件令我印象深刻的事情是:徐义保的发言着重于李迪老师对于学生亲人般的关怀和帮助,说到动情之处,话声哽咽,听者无不动容。
  最最重要的,当然是最后李迪先生对后学晚辈的寄语:“在内蒙工作40年的时候总结了三个字:专、恒、勤;现在50年了,要扩大一点,现在做学问,还要有:诚信、合作交流、目标。”他还谈了少数民族科技史的问题,通过列数该议题系列会议的成功举办,鼓励我们要敢想敢做,还列举了许多少数民族科技史研究成果,批评了狭隘民族主义。我想这一价值观完全可以推广到世界科技史的多样性和跨文化研究中去。


8月28日下午,主会场,闭幕式
研究生练兵

  会议的最后一个下午,先是两个分组报告,这个下午安排了相对较多的内蒙古师范大学科学史和科技管理系的研究生的报告,不再一一列举。
  而会议闭幕式上,郭世荣教授代表会议主办单位发言,很谦虚地大谈本次会议不尽人意之处,但在我看来已经相当成功了。郭老师私下跟我说:以前的会议办得比这个好得多,真会让人羡慕。实际上这次会议已经相当让人羡慕了:进程井井有条,招待丰盛热情。
  由于下午登场的研究生比较多,徐光台教授和中科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汪前进副所长的发言则对研究生的报告提出了一些很有意义的意见:汪前进研究员指出,研究生的报告普遍缺乏历史学意识,使得论述停留在资料整理和科学内容解读的基础上,而没有放在历史背景中考察,从而说明一定的观点或提出某些问题。徐光台教授对汪研究员的观点表示赞同,建议科学史学生在扎实的理工基础以外,还应该重视人文方面的修养。其实,我们的冬至会议和夏至会议上,评述人也一再地对我们研究生的论文提出过这些批评,这回两位老师的发言又把我脑子中的这根弦再拉了拉紧。


8月27日-8月28日,会下的活动
广结良师益友

  8月29日的活动是草原观光,但是由于私人事务,我不得不在8月28日连夜赶赴北京。但这两天会议下,我已经与很多科学史界的同学和老师进行了交流。
  内蒙师范大学的同学们热情好客,工作认真,他们带领我参观了师大校园和系资料室,他们在宴席上演唱的长调仍在我耳边缭绕。
  郭世荣老师和董杰师弟给予了我特别的照顾。
  罗见今老师爽朗幽默,他所朗诵的普希金和泰戈尔的诗非常有震撼力。
  徐义保师叔在求学渠道方面给我提供了很多信息。
  张子文教授嘱咐我向他的老同学关增建教授问好。
  牛亚华教授嘱咐我向他的老同学纪志刚教授问好。
  莫克莉教授将会告诉我们油画《亚洲》的作者信息。
  我还与徐光台、李兆华、冯立升、汪前进等老师进行了交谈,得到了教益。

  前面谈了很多感想,总的感觉是参加学术会议能够学到日常教学所不能提供的很多东西,所以这个述职报告就以一个整体的建议结束:研究生应尽量参加学术会议,我系应该采取一定的资助办法鼓励研究生参加学术会议。

 

 

 

200609240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