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载2006年9月13日《中华读书报》


超女背后的资本之恶

田 松

 

  晓原江兄说,我不看足球,没有理由。我也不看足球,有理由。但是我看超女,也有理由。女孩子K歌,比浊物们(贾先生宝玉语)满场抢皮球,好看多了。
  今年的超级女声我本来没有关注,我觉得吧,超女应该四年一次,像世界杯一样,最多两年一次。像这样一年一次,一次半年,透支全国人民的热情,简直是杀鸡取卵。
  后来不小心看了一场广州赛区的比赛,就跟着看下去了。去年的比赛是短信决定一切。只有专家评委和大众评委联手,才可能去掉一个短信票数高的选手。而如果大众评委的趣味分布和短信没有太大的误差,即使专家评委把某位选手送上PK台,也会被大众评委给送回来。而今年的广州赛区,专家评委战胜了短信,把人气一直落后的尚雯婕和韩真真挺进了三强。挺好。
  遗憾的是,一进入全国总赛,就越来越不对味儿了。复活赛的设计本来很好。我原以为,复活五位,加上各赛区前三,作为全国20强,就可以延用以往的规则再来一轮。没想到复活选手只能与各赛区第三名比。两轮过后,复活的几位又全部下去了,这不是脱了那啥放那啥吗?而胜出这五位又只能与第二名比,这才产生剩下的前十。去年只有冠军拥有特权,勉强还说得过去,今年的特权未免太多。
  去年的超女好看,不仅在于场上的表演,也在于节目组背后的功夫。基本上,每一位进入各区前十的选手都到了充分的尊重。节目组调用各种手段介绍她们的故事,讲她们的家庭和朋友,她们的辛酸和快乐,让观众了解她们,建立起与她们的感情。她们的离去,必定是在PK台上,接受大众评委的裁决——死也死个明白。我在看这个环节的时候,常常心悬一线,随票数而起伏。球迷之观看点球也不过如此吧。每一位离开的选手都可以做一次天鹅之唱,又有精心剪辑的录像为之送别——连《武林外传》都把这个环节用到了郭芙蓉的暂别上。快乐大本营的看家本领被发挥得淋漓尽致,把造星的过程做成了传媒产品。而在今年,这些环节都悄悄淡化。复活成功的朱雅琼和胡灵,既没有专家评委的评判,也没有大众评委的投票,稀里糊涂地直接被短信送走了。那么匆忙,那么草率!
  相比之下,赛制越来越复杂,越来越呈现出资本之恶。
  入围赛中,阳蕾在尚文婕和赵媛媛之间徘徊,无助无奈,李湘和汪涵在旁边罗嗦着一些不痛不痒的话:不知道怎么选对不对;两个都是好姐妹;可是这是比赛呀;必须要选择一个呀;阳蕾会选择谁呢?……“阳蕾会选择谁”就这样被主办方做成了吸引眼球的看点。然而,为什么必须要由作为选手的阳蕾来决定另外两个选手的命运?如果是跑调、错词,她会有挫折感、失败感,她会沮丧、会伤心,但是,此刻阳蕾遭受的是,精神折磨。在入围赛的最后一刻,尚雯婕必须要在阳蕾和巩贺之间选择一位与之PK,而未被选中的直接晋级。这让我想起了古罗马角斗场中的奴隶。你必须选择一个同伴,或者杀死他,或者被他杀死!
  上周五比赛的最后阶段,场上剩下了许飞和韩真真,其它超女要在从中选择一位,回到队伍之中,剩下的则与除她之外票数最低的选手PK,胜者晋级。这个环节叫做“帮助”。每个人都必须帮助一个人,且只能帮助一个人,这叫帮助吗?这叫苏菲的抉择。然而,她们帮助得了吗?谭维维等三位似乎帮助了韩真真,但是不到一分钟,韩真真就被短信送回来与许飞PK。汪涵虚张声势地说什么无巧不成书,其实每个人都心照不宣,短信一直最低的韩真真根本逃不过PK的命运。而许飞的短信票数已经超过了刘力扬。如果大众评为代表着短信分布,韩真真必定凶多吉少。所以,如果谭维维她们真的想帮助韩真真,最佳策略是,至少有一位站在许飞一边,让许飞归队。从而让韩真真有机会和短信只比她高的艾梦萌PK,便会有更高的胜率。所以很滑稽,谭维维等人帮助的其实不是韩真真,而是艾梦萌。于是我不免恶毒地猜想,她们之中是不是有一个人并不真的想帮助韩真真呢?然而,为什么我会在看超女的时候产生这种恶意呢?因为主办方给我提供的就是一个这样的产品!这是一场主办方对超女们的公然的离间,他们在激发人性中的恶,作为产品的卖点!资本的邪恶穿过了荧屏,弥漫在千家万户。在这个环节中,我们看到的是心机和谋略、友谊和背叛,全与歌唱无关。而资本的恶眼,则躲在屏幕背后,猫玩老鼠一般,享受着超女们的各种反应为它带来的回报。
  在更前一场比赛的帮助中,刘力扬底气很足地说,同赛区就互相帮助,对其他人不公平。所以她的标准只是唱工,于是她没有帮助尚雯婕!然后,你本人也是一位选手,即使你心中坦荡,别人又怎能相信,你真的有能力,并且真的能够出于公心,评判其他选手的唱工呢?强迫运动员做裁判员,对于被裁判者,无论如何都是不公平的,而对于阳蕾这样的裁判者,也是不公平的。
  不去把运动员和裁判员角色分开,反而人为地把它们搅在一起,这意味着主办方已经放弃了公平这个起码的比赛尺度。所有由超女做大众评委,一直饱受争议。专业评委的评判同样充满了荒谬,一人一个规则,规则还时时在变。“充满智慧的宋柯老师”一会儿以唱工为标准,一会儿以未来演出的丰富为标准,一会儿以演绎新歌的能力为标准,最荒谬的是,每次的标准都没有预先公示,而是评判之后才打个补丁,这倒是应了那句古话:欲加之美,何患无辞;也应了那句新话,说你行,你就行,说不行,就不行。
  一瞬间的选择,会成为选择者与被选择者一生关系史上的标志性事件。刘力扬在博客上声称她与尚文婕的友谊并没有因为她的选择而发生改变,真是没有吗?
  在不公平的规则面前,选手只要参赛,就注定无法捍卫她的公平。我希望有这样一位选手,她不选择,她像许飞一样平静,平静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块硬币,扔向天空;或者她平静地说:我弃权!

 

2006年9月11日
北京 稻香园

 

 

20060924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