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载《博览群书》2006年第7期


“一根筋”与多元化

何日休

 

  如果手里拿的是锤子,就会把所有的问题都看成是钉子。

  生活中总会遇到有些头脑简单、死板固执的人,他们往往看问题片面,视野狭隘,缺少幽默感,缺乏反省,不会自嘲,通常我们会称其为“一根筋”。个别人在某个方面适度的一根筋并不可怕,甚至还成就其独特的性格。“只有偏执狂才能成功”的说法,虽然有些偏激,但也不无道理。那种看似十全十美,实质上毫无特点、缺乏个性的人,反而是非常乏味的。难怪许多人推崇“片面的深刻”。即使像孔夫子这样推崇中道的圣人,也对狂狷之士大加赞赏,而对似是而非、没有棱角的“乡愿”深恶痛绝,斥之为“德之贼也”!道德上如此,在其他方面也是如此。
  各种不同程度的“一根筋”性格的人,是和谐平衡、多姿多彩的社会的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但是如果整个社会各个方面和阶层的人士都向一个方向偏执,那这个社会一定是有毛病,而如果大家不得不向某一个方向偏执,则可以说社会病得不轻。“一根筋”可以是个人可爱的怪癖,却不能成为指导社会前进的指南,更不能成为人人必须遵守的规则。
 
  不知怎的,原本中庸厚重的中国人,近代以来总是急躁偏狭得不行。“一根筋”现象在社会上变着花样不断流行。虽然从现象上看似与时俱进,不断超越,但骨子里总有些东西没有改变,那就是好走极端,缺乏耐心,急功近利,气量狭小,不能容忍异端。这种非要强迫所有人都要顺着自己喜欢的一个方向“一根筋”的态度和做法,我称之为“一根筋主义”。
  从上个世纪一些文化界很有影响的名流开始,“一根筋主义”的现象就很严重。例如,某位致力于改造国民性的批评家,对国民恨铁不成钢,迁怒于传统文化,不仅提倡“不读中国书”(当然,在给老友儿子私下开的书单就很平实,包含了许多中国古代经典),甚至于连汉字也难逃其批判之锋芒。像“汉字拉丁化”、“废除汉字”这样一些明显行不通的口号,居然会从国学功底深厚的学者口中说出,可见“一根筋主义”流毒之巨大。
  至于为害几十年,最终酿成十年浩劫的极左思潮,更是“一根筋主义”之极端表现。在所谓“革命”面前,管你科学、文化、亲情、人性、道德,统统都要靠边站。那时候批判对象“反革命分子”自不用说,而处于中间的所谓“落后”群众和干部也常常被批评,原因就是不能“划清界限”,阶级立场不够坚定,搞调和论。而受到表扬和歌颂者,则都是斗争意识很强,有一种明察秋毫的敏锐,时刻像抓身边潜伏的特务的心态。

  文革的结束并没有完全消除掉“一根筋主义”,形形色色的新版本又应运而生了。例如,市场在优化资源配置,提供自由等诸多方面有其突出的作用,有人就因此而过度夸大市场的作用,提倡“市场万能论”。不仅商品、劳务等等可以进入市场,甚至不顾弱势群体的利益和社会稳定,在相关的保险、福利制度没有健全的情况下,连医疗活动、教育活动等都全面推向了市场,甚至现在有人不顾起码的道德良知,鼓吹起色情业合法化来。这种对市场的赤裸裸崇拜远远超过了西方市场经济发达的国家,最终导致了非常严重的社会后果。
 
  西方近代科学是人类发展历史上重要的文化成就,对于现代化发展具有决定性的作用,因此有人就过分夸大科学的作用,提倡“唯科学主义”。其结果是,将具有特定适用范围的科学,看作是凌驾于全社会之上的不可批评的神圣之物,并以此来排斥一切不同于近代科学的文化传统和实践方式。无论是国家法律保护的宗教,还是长期以来庇荫中华民族繁衍生息并不断走向世界的中医,在眼中只有科学的那些“一根筋主义”者看来,统统是应当取缔限制的迷信。
  “水至清无鱼,人至察无徒。”“一根筋主义”者过分狭窄的视野和心胸,是不会有利于事业成功和社会发展的。正如古人所言:“万物并育而不相害,道并行而不相悖”。“天下一致而百虑,殊途而同归”。所以,面对差异,要有包容心,否则“攻乎异端,斯害也已。”一味攻击可能具有某种缺陷的事物,如果不注意自己所提倡的方面的局限性,往往会导致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结果虽然表现形式发生了变化,而“一根筋主义”危害的本质却没有改变。
 
  如果说,在过去“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侯”,出于某种近乎本能的心理反应,出现一些极端的、片面的思想和行为还情有可原的话;在中华文明和平崛起的今天,仍然抱着“一根筋主义”不放的话,就未免太不识时务了,应该与时俱进,进一步更新观念。
  “一根筋主义”的最大危害是,它注重打击对手,强调消灭异端,而不是努力发展自己在口头上所推崇的事业。例如,极左思潮的拥护者们并非真正致力于革命,而是狂热地反对一切超出其狭窄框架的优秀传统文化和现代文化。“市场万能论”的提倡者们,并不去努力完善市场建设,而是要用市场化来抹煞教育、医疗活动的一切非市场属性。同样,那些“唯科学主义”的粉丝“微米”们,则并不去真正地推动科学的进步,反而是热衷于反对非科学的文化活动。总而言之,“一根筋主义”的思路就是所谓不破不立,破字当头,立在其中。
  所以,如果我们因为整天盯着“一根筋主义”进行批评的话,而忘记了多元文化的正面建设,那么自己也是缺乏幽默感的另类“一根筋主义”者。因此,对治“一根筋主义”的根本办法,就是各人从自己的视角、认识水准、兴趣爱好出发,投身于实际的正面文化建设活动中去,建设色彩斑斓的现代多元文化,在此过程中“一根筋主义”就不攻自破了。正所谓不立不破,立字当头,破在其中。当然,在此过程中需要克服形形色色独断排他的“一根筋主义”的干扰,而包容作为多元文化组成部分的各种走向的“一根筋”。
  因为人总是不同程度地一根筋,差别只是轻重不同而已。当各种方向的“一根筋”大致平等地存在时,就不会再有“一根筋主义”的危害了,那时的局面才是多元的(体现在筋的方向上),那时的局面——就像是一团乱麻了。可那又有什么不好呢?

 

 

20060731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