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载《世纪虹》杂志2006年第2期


江晓原:读乐无穷

采访/撰文:有有 摄影:张海儿

 

  九问江晓原
  独乐、众乐,不如读乐。
  学者之所以是学者,江晓原之所以是江晓原,是天生我材,还是学海无涯?
  这中间一定藏着什么你我都想知道的秘密吧,随我们的提问,来一起窥视江晓原的精神世界。

1. 在您人生不同的时期,影响您人生道路的重要书籍是哪些?

  少年时期,对我影响比较大的书籍应该是阿·托尔斯泰的《苦难的历程》三部曲。当时是文革期间,我因为不肯参加“批邓”,而宁愿辞去干部职位回到车间做工人。对一个少年人来说,这虽然是蛮苦闷的事,但也挺浪漫。《苦难的历程》这本书就是当时支持我坚持真理的精神力量。
  到后来,我考上了研究生,老师列了许多需要精读的书,《西方数理天文学史》是其中之一。这是一部篇幅浩大,有厚厚三大册的专业书籍,当时我把这书从图书馆借了出来,自己拿去复印装订,然后用两年时间来研读,读书笔记更都做了好几本。这书对我所从事的学术生涯有很大影响,包括影响到我的写作风格,也算是人生道路上值得一提的读书经历吧。

2. 您会向您的孩子(或晚辈)推荐一本什么书,是您认为对青年成长最为重要的?

  我觉得这个问题不能这样问。不同的孩子需要不同对待,假如是学习非常自觉的孩子,我也许会推荐他去读科幻小说,这能拓展他的想象力;如果是喜欢胡思乱想、无心读书的孩子,再推荐他读科幻小说,那不就是火上加油吗?这类孩子,我会推荐他读其他书籍,比如名人传记。

3. 如果您只能带一本书住在一个岛上,您会选择哪本?

  这个问题其实我以前也问过别人,确实比较难回答。当年老蒋派专机接胡适去台湾,胡适蹲在家里选了一晚的书,最后只带走一本《红楼梦》,这是他的选择。对我来说,答案不会是《红楼梦》。
  我给予这个问题两个假设,因此有两种回答。
  第一,假设我会在岛上呆很长时间,可是终有一天能回来。那么我就带一本很需要看但平时又懒得看的书。就像斯·茨威格的小说《象棋的故事》那样,书中主人公无意间被迫长期阅读一本棋谱,而终于战胜了象棋的世界冠军,这样出人意表的故事,其实蛮符合我的性格。那我就带一套三大册的《巴比伦楔形文字天文表》,以前我只钻研了其中的一部分,假如把这套书带到岛上,我就能静下心来把它钻研透彻。
  第二,假设我只能永久呆在岛上,不能回来,那研究楔形文字天文表对我来说,不如带上一本文化含量高、可以慢慢咀嚼的书籍,《圣经》、《孟子》都可以入选,《圣经》或许更适合吧,反正不会是畅销小说。

4. 如果您一生只能写一本书留给世人,您会写什么内容或题材?

  如果是比较自恋的人,那可能会写本自传吧。我呢,可能会写科幻小说吧,或者武侠小说。我是“金迷”,金庸的全部作品都看过N遍了。我不是狂妄自大的人,写科幻写武侠的大师有很多,让我来写,未必写得好,只要是自己觉着好玩就行。

5. 您眼中的“好书”有什么标准?您对当下的畅销书怎么看?

  世界上的好书有两类:一类有用,一类好玩。有用的不一定好玩,好玩不一定有用,最好的书,当然是两者兼备。就像我们常说的“双效益”,一本最好的“好书”,应该既有社会效益,又有经济效益。例如近期看过一本《束星北档案》,真实描写了束星北这位物理学家的一生,具有很丰富的意义,也基本符合畅销书的功能。
  当然,比较好玩又畅销的书更多,比如《达·芬奇密码》一书作者的另一本小说《天使与魔鬼》,就具相当的思想性,因此对畅销书不能偏激地一概否认。

6. 作为一个科学研究者,您对资讯的需求大吗?一年大约读多少本书?

  为了学术研究而读的书,不会很多;为了查资料而翻的书,只能叫查资料。
  真正的读书,应该是在消闲的状态下品读。我对科学和人文方面的书籍较有兴趣,另外就是文史、科幻方面的书和电影。我去年为50多本书写了书评,那读过的书应该在50本以上吧。

7. 您最喜欢的读书姿态是怎样的?最近看的哪些书让您记忆深刻?
  读书的姿态?没讲究。坐车,上厕所,懒洋洋地歪着都行,反正我绝少正经危坐地读。
  印象深刻?最近看了一本叫《藏书之爱》的书,说一个美国企业家的故事,里面有很多有趣的细节,挺好玩的,这本书不需要从头到尾地读,可以挑着自己喜欢的章节来看,很轻松。
  去年,我也把艾萨克·阿西莫夫全套11册的科幻小说《基地》系列读完了,这年头能让我花那么多时间来阅读的书不多,所以还记得。

8. 您获取资讯的渠道(电视、网络、书刊、手机、朋友等等),以重要程度为顺序分别有哪些?
  我这人有点奇怪,虽然经常到电视台做节目,但自己是从来不看,家里的电视机长期调在AV档——看影碟用的。我也没有收音机,不听广播。有时也会上网,但很少吊在网上,每天收收E-mail,看看常去的专业网站,每周更新一下自己的网站就行,我在新浪的博客,也不过是每天花费5分钟来贴贴旧文章。
  要说怎样获得外界的资讯和信息,主要就是靠报刊和杂志。我家的报纸特别多,要是出差几天没看,就会堆成小山。

9. 您怎么看待新形态的媒体(如网络、手机)的发展?您认为它们会多大程度影响到传统的阅读习惯?文本的东西某一天会消失吗? 

  在可见的将来,文本的东西不会消失。新形态的媒体与传统的文本之间,应该是相互并存,而不是替代。新媒体自然会为自己的发展开拓新地盘,而不是侵蚀原有的东西。你看,很多书被弄到网上后,对书本销售没有负面影响,反而还促进了。
  实际上我更愿意看纸质的书,尽管用电脑十多年,早已习惯了用电脑写作,也收集不少电子读物,像二十五史的电子版,查资料就非常方便。但要说真正的读,我还是宁愿把书捧在手里。
在专业范畴来说,纸媒的门槛仍然高于电子媒体,像我们的学术研究,只有经过专家审稿并发表在专业杂志上,才能被承认。这一点,到今天为止,新媒体基本上还没能冲击这个门槛。

 

 

20060618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