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载《中国图书评论》2006年第6期


迟到的邂逅:读《基督教世界科学与神学论战史》

蒋劲松

 

  这是一本早该翻译引进的书。可以说,在科学与宗教关系领域中,《基督教世界科学与神学论战史》是一本产生了广泛影响的经典著作。作者安德鲁·迪克森·怀特(1832-1918)是美国著名的教育家、学者、外交家,康乃尔大学的创始人和第一任校长。他才华出众,博学多识,荣获了不同国家多种学科的博士学位。在很大程度上,本书的写作,是在当时教会思想垄断的局面下,怀特为康奈尔大学以及整个人文主义思想和科学发展争取思想自由的可贵努力。所以,他的着眼点始终落在科学如何不断冲破神学教条的束缚而发展方面。本书的写作历时20多年,征引了多种学科的丰富资料,研究了大量的史实,论述翔实。因此,虽然出版多年,迄今为止仍然是一本重要的参考书。
  在我们对宗教文化相对隔膜的人看来,这样一本坚持科学,反对神学教条主义的书,一定是位无神论者反对宗教的著作。然而事实恰恰相反,怀特本身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他只是反对神学教条对科学发展的阻碍作用。他认为这种神学教条违背了基督教的实质精神,实际上是对基督教起到了破坏作用。
  有必要说明的是,宗教是人类的一种文化现象,其内容丰富,包括教会的组织建制、宗教仪式以及教义体系等等;而神学则是教义的理论化、抽象化和系统化。在历史上,宗教与神学之间存在着复杂的关系。一方面,为了澄清教义,回应异教的论战,宗教需要神学的系统化整理。另一方面,系统化、理论化的神学,往往又会使得作为信仰生活的宗教僵化、教条化,给宗教的发展带来沉重的理论包袱。因此,宗教发展的历史本身就是一部神学发展的历史,也是一个不断突破神学教条的历史。本书就是从科学发展不断突破神学教条,从而促进基督教与时俱进的角度撰写的一部宗教思想史。
  以往,我们只是简单地认定科学与神学教条之间存在着冲突,但具体的史实了解不多,所以相关理解也显得空洞抽象。本书翔实的资料可以使我们更充分地认识到思想垄断的弊端,认识到思想自由对于科学发展的极端必要性,从而自觉地反对一切形式的思想垄断和控制,对于我国的科学发展与科学精神的弘扬很有裨益。虽然中国宗教不够发达,宗教神学的教条主义对于科学阻碍的现实性现在还不是很大,但是其它形式的教条主义,包括科学主义的教条主义,我们却并不陌生。在这个意义上,我们与本书迟到的邂逅弥足珍贵。
  但是另一方面,20世纪西方科学史和科学哲学突飞猛进,新见迭出。这本1896年出版的书,由于时代的局限性,不可否认在许多方面已经有所过时。例如,在史实的认定上面就存在非常严重的硬伤。本书中布鲁诺因宣传哥白尼日心说而被教会烧死的说法,在国内流传很广。而20世纪的研究者经过细致的研究认定,布鲁诺之受到迫害,主要是因为他热衷于赫尔墨斯神秘主义法术宗教的复兴,期望以此替代败坏了的基督教。这已经成为科学史上公认的事实。
  作者的科学观基本上还是非常朴素的经验主义观点。科学基本上被看作是经验的归纳,被简单地当作对世界的正确表象,是与宗教教义竞争和冲突的命题系统。科学知识被当作是真理或者至少是不断接近的真理,被认为是仅仅与客观的世界有关,与人类的文化、信念、实践无关。20世纪科学哲学主要流派都对上述观点提出质疑。例如,逻辑实证主义认为,科学与宗教教义的核心内容并无交集,分属不同文化领域,功能不同,并不存在冲突。卡尔·波普尔的理性批判主义则认为,科学知识与神话、宗教一样都是人类心灵的自由创作,大胆猜测,而非经验的严格归纳,不是绝对可靠的真理。库恩、费耶阿本德等人代表的历史主义学派,则更是揭示了科学知识与人类文化的千丝万缕联系,否定了那种科学知识纯粹客观的假定。科学知识社会学通过社会学的案例研究,说明了科学知识和人类其他领域的文化现象一样,也是社会建构的产物。总之,19世纪流行的科学中立客观的形象已经完全褪色,宗教与科学之间存在截然区别的假定不再有效。书中所说的科学与神学教条之间的冲突,许多情况下实际上既可能是具有持有不同科学观点的神学家之间的分歧,也可能是持有不同神学观点的科学家之间的矛盾。神学和科学的分歧纠缠在一起,远比书中所描绘得简单图景要复杂得多。
  另一方面,作者的神学和宗教观同样也过于朴素。关于科学和宗教的关系,学界现在主流的观点是,科学与宗教神学之间除了相互冲突之外,在不同历史阶段、不同学科和不同方面,还存在着一致关系以及互补关系。虽然由于当时特定的环境,怀特强调二者之间的冲突可以理解,但毕竟不够全面。20世纪同样也见证了基督教神学观点的巨大突破。例如,卡尔·巴特为代表的新正统神学,就反对通过自然来证明上帝存在的自然神学,强调基督教对于世界的超越性,强调科学发展的独立自主性与神学的超越性。这样一来,神学与科学冲突的基础就不存在了。从这种角度看,怀特这本讲述科学与神学教条冲突故事的书,实际上是在讲述一种当时处于边缘化的基督教神学。
  因此,即使内容上有些过时,我们仍然认为本书的翻译介绍是非常有益的。因为,文化建设是一个长期积累的过程,不仅需要关心潮流动向,追踪前沿发展;更需要踏实补课。虽然本书早已不能代表西方学界最新成果,也不能体现主流见解,但仍不失为有代表性的一家之言,可以折射近代西方历史上科学与宗教关系值得关注的阶段性思想。如果此书的翻译介绍能唤起对科学与宗教、科学与神学关系的更深入的关注,能引发更多相关经典著作的翻译介绍,乃至促进国内学术界关于宗教与科学关系的原创研究,那也许才是本书翻译引进的真正意义所在。
 

《基督教世界科学与神学论战史》,(美)安德鲁·迪克森·怀特著,鲁旭东译,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6年1月第1版,定价:99元(上、下卷)。

 

20060629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