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载2006年6月1日《新京报》


博士后从政不值得效仿

蒋劲松

 

  从理论上说,10名博士后挂职丰台区政府这起引发争议的事件本身并不复杂。正如北京大学沈明明所言,博士后就是国家培养的研究型人才,而政府部门的管理工作只需要最基本的高等学历教育即可;管理工作需要较丰富的实践经验,博士后已经错过了在政府部门积累实践经验的最佳时期,在政府任职,无论对国家还是对博士后本人都是一种浪费。
  这样一种常识,管理部门和博士后们应该很清楚。但他们仍然认为这是一种双赢的结果,显然对当事者来说,就他们所面临的环境和要达到的目标而言,这是合乎理性的。这就涉及某些更深层次的问题了。
  从地方政府来说,在实际工作中涉及理论研究问题,需要具有较高理论知识和能力的人才。本来,这可以通过体制内部的研究机构或者大学、科学研究机构来完成,管理决策者再在不同研究者、不同角度的研究成果之间综合考虑,作出决策。但长期以来,我们的研究机构出现了一种不正常的现象,一些体制内部的研究机构只是简单地将领导的意志和想法用理论包装了事,缺乏研究的创新能力;而一些体制外的研究机构,则热衷于炮制适合填写表格的学术论文,缺乏解决现实问题的兴趣和能力。
  所以,地方政府真想借重研究人员时,往往感到靠不住,只好在管理体制内部培养和发展研究能力。可这样一来,研究者和管理者相对独立的界限被打破,既会影响研究的客观性,又会影响领导决策的独立性和综合性。这还只是在比较理想情况下的问题,在实际情况中并不能排除地方政府为了制造轰动效应、制造改革政绩、制造科学决策形象的可能性。地方政府的这种做法,反映了政府部门相关决策体制、研究机构与决策管理部门相互关系的深层问题。
  从博士后来说,大多数人做博士后研究的目的,应是为了在科学研究上有所建树,如果真想在管理实践上有所发展,当初就该在管理一线上工作。按照国家的人才培养政策,绝大部分博士后出站后该到科研院所或高校从事研究工作,但是,博士后刘铭说得很实在:“比较好的高校或科研院所,基本上是满员状态的,一般或者较差的高校和研究机构又不太愿意去。”在今天,熬到博士后,人人都付出了许多,博士后希望得到优厚的待遇,是合情合理的想法。
  从哪一方面看,去政府机构工作都不失为一个好的就业出路。这就涉及了研究人才的待遇问题。
  我国的高级人才本来高度紧缺,尤其是西部等不发达地区。然而,这些地方由于发展水平的限制,往往拿不出足够优厚的条件吸引人才。结果,人才高密度屯集于北京、上海等少数都市。这种情况的产生,又和科研教育经费投入的不均匀分布关系很大。当然,博士后中也不乏对学术研究并不热心,只热衷于博取博士后名号镀金的人,这样的人缺乏真才实学,未必能胜任学术研究工作,也乐得借此机会以博士后头衔博得一官半职。这也说明学术部门的筛选和培养机制出了问题。他们离开学术界,对学术研究来说,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只是这样的人进入管理部门,有关部门视之为学术研究的代表,他们也会以管理和研究复合型人才自居,恐怕反而会阻碍学术界和管理部门的真正合作。
  当然,以上所言只是着眼于总体情况,就个案而言,不排除某些专业的博士后从政最后实现双赢的结果。我对此乐观其成。但就一般做法而言,博士后从政不是值得称赞和效仿的。

 

 

20060604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