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载《民主与科学》2006年第2期


我们的文明,建立在垃圾之侧

田 松

 

  在每一个亮丽光鲜的城市街头,都会坚守着一个个正襟危坐的垃圾筒。你可以把你想扔的任何东西,比如刚刚用过的纸巾,刚刚吐出来的口香糖,刚刚喝空的矿泉水瓶子……漫不经心地扔进去。这叫做爱护公共卫生。但是,垃圾筒并不是一个魔法箱,里面显然没有韦小宝的化尸水,能把你扔的东西化成一汪水或者一股烟。那么,垃圾筒里的东西又去了哪里呢?
  这个问题有点弱智,谁都知道,是我们勤劳的环卫工人把垃圾筒里的垃圾装上了垃圾车,运到了垃圾站。但是,垃圾站同样不是魔法箱啊?真笨啊,再运到郊外的垃圾处理场啊!处理了!!!
  但是,物质不灭,能量守恒,难道垃圾处理场就有什么魔法,能够让整整一座城市的垃圾凭空消失吗?
  郊外的垃圾处理场是城市居民不甚关注,不甚了解的地方。它在我们的生活之外。人们隐隐约约知道有那么一个地方,但是很少有人去过。也许在很多人的想象中,垃圾处理场是一个能够变废为宝的神奇所在,就如很多人想象的废水处理,似乎脏水流经一个装置,就会变成干干净净的清水。曾有一个工厂做过一场科技环保秀,带领人们参观的厂长先生竟然豪迈地把从污水处理装置流出的排放物接入口杯,一饮而尽!令观者啧啧赞叹新技术的力量。然而,苏杨博士撰文指出,这是胡扯!苏博士说,实际上,即使那些达到排放标准的处理水也比天然水体之中最脏的V类水要脏得多得多。要想用这样的水来养鱼,还需要经过很多步骤,付出很多成本。要是把全部废水都处理到这个程度,把这个厂的全部利润都搭上也不够。所以所谓的污水处理,归根结底还是排放,还是要依靠天然水体的稀释。垃圾处理场也是这样,可能会有一部分回收,一部分焚烧,但是必然还有更大的部分,只能填埋。

  看一看我们身边的各种物品,手机、电视、计算机、玻璃杯、手提袋、小汽车……所有的东西,如果向它们问一问高更的问题,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会得到一个让我们震惊的答案。当我们一步步地上溯这些东西的来源,总可以追到这些地方:原始森林、天然水体、矿藏(各种金属、稀土元素、煤、石油);而它们的去向则必然是:垃圾!为了让这个答案更圆满一些,我们可以把污水和废气理解成液态的和气态的垃圾。在这个意义上,现代人是一种制造垃圾的动物。
  我们的工业文明就像一个马达,它输入大自然的天然水体、矿藏和原始森林,输出垃圾。文明越发达,马达的功率越高,把大自然转化成垃圾的速度越快。所以我们看到,每一个大城市的周围都必然配备着相应的垃圾处理场——其实是垃圾堆放填埋场。即使城市规模没有扩大,现代化程度没有提高,也需要不断购买新的地方来安置垃圾。垃圾中的绝大多数物质都不是大自然自身产生出来的,而是人造的,它们在自然的状态下从来没有相处过,对于它们之间所要发生的化学反应、反应产物以及可能导致的后果,诸如垃圾爆炸、垃圾污染之类的事情,我们所知道的恐怕只是冰山的一角。这些垃圾场已经成为地球上的最神秘最肮脏的地方,比地球上的不毛之地要可怕得多。就算我们能够建起铜墙铁壁的填埋坑,把固态垃圾牢牢地限制起来,一万年也不漏,那种景象同样可怕。它们就像大自然的结石,不再能参与自然本身的物质循环。在我们今天这种全球化的现代化狂潮之下,用不了多少年,就会让结石铺满地球。

  有人幻想,垃圾坑在经过了足够的年份之后,就会自动地分解还原,成为无害甚至有益的东西。比如北京故宫后面的景山,本来是个垃圾山嘛。然而,这只能是个幻想。一来,现代人的垃圾成分与古时有质的不同。如前所述,古时的垃圾所含有的物质大多是大自然本身已经存在的,它们一直参与着大自然的物质循环,更容易重返自然。二来,现代垃圾的生产速度远远超出古人,等人类把地球变成垃圾球的时候,工业文明最初的那堆垃圾也未必能变成景山。而相反的例子,我们倒是听得很多。比如美国著名的拉夫运河(Love Channel)事件。
  还有人相信,技术进步最终会达到这样的水平:把垃圾变成资源,绝大部分回收,循环使用,那样,我就不需要利用自然界的森林、天然水体和矿藏了。所以他们相信,垃圾是放错了地方的能源。毫无疑问,这种幻想来自于我们对科学的信赖,来自于我们对想象中的万能科学的信赖。然而,如果我们学过一点物理学,对热力学第二定律或曰熵增加原理理解得更多一些,就会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因为一旦实现了这样的循环,就相当于制成了永动机。比如玻璃固然可以回收,但是再生玻璃的生产仍然需要水,需要电!在玻璃再生的过程中,依然需要大自然给它补充低熵状态的物质,依然要产生高熵状态的垃圾。同时,再生也是有限度的。
  而且,在某种物质被回收再利用之前,必须付出大量的劳动把它从垃圾中分拣出来。这件事的成本也将会越来越高。广东贵屿的电子垃圾处理是以劳动者自身的身体损害和当地的环境损害为代价的,综合考虑,注定得不偿失。也许将来有一天,等到人类无新矿可开的时候,会有一大批人不得不整天从垃圾中挑拣可用的物质。那时人类的生存状况不知道要比今天惨多少倍!那时,即使人类想要回到青山绿水之下过原始落后的生活,也已经做不到了。遍地结石,哪儿还能有青山绿水!谁说未来有了更好的科技,人类的生活就一定会更好呢?
 
  (广东贵屿的电子垃圾。图片来自《南方都市报》谭伟山文章《贵屿:电子废物终点站》http://it.sohu.com/20060409/n242708842.shtml)
  与其相信高新技术能够解决垃圾问题,不如反过来看一看,人类是怎样产生这些垃圾的?如果没有现代科技,人类就是想造出这样的垃圾还做不到呢!比如五十年前,比现在的技术落后得多吧!那么今天的城市需要填埋的人均垃圾总量是比五十年前多了,还是少了?我想每个人都会有同样的答案,当然是多了,而且多多了。这就是说,回收能力的提高不足以抵消垃圾总量的增长。据香港2004年的报告,“过去5年来,本港人口平均每年增长了0.8%,但都市废物却增加1.6%。”(《香港环境保护2004》)越来越多的垃圾汹涌而来,唯一的应对方式就是购买新的垃圾填埋场。
  然而,地球是有限的。

  对于今天这样一个全球化的现代化和现代化的全球化时代,我更愿意称之为“有限地球时代”。在以往的任何一个历史时代,相对于人类的活动来说,地球是无限的。人类总能找到新的资源,也能找到新的地方供人类堆放垃圾。在那个时代,人类相信自己具有无限扩张的能力,有无限发展的权利,这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今天,在有限地球时代里,人类的对物质世界的要求已经逼近了极限。现在我们常常能看到这样的标语:“人类只有一个地球。”这句话是说,地球上的资源和能源是有限的,所以精打细算,以便可持续享用。话虽然不错,但是需要补充一句,地球能够容纳垃圾的能力也是有限的。
  如今,城市里的现代人过着舒适便利的生活。比如洗澡,人们随时可以拧开热水,不用挑,不用烧,还不用倒。然而,空调、暖气、洗涤灵,所有这一切让我们方便舒适的生活,都要消耗大自然,制造垃圾。
  幻想垃圾能够自动无害,相信科学能够变废为宝,这固然是人类有智慧有思想的表现。但是,如果我们把人类未来的生存建立在这样的幻想和相信上,则是人类的愚蠢。如果我幻想并相信我将会在未来三年内中上千万大奖,便从现在开始辞去工作,借高利贷买房,订购家具,过千万富翁的生活,人人都会说我疯了。当然,我一个人疯了还不要紧,因为在我穷困潦倒的时候,我家里人总还能喂我一口饭吃。但是,如果我家里的人也都疯了,我们加速开发,砍林挖石、拦水筑坝,那我们家里的每个人,就都将没有未来了。

  未来的科学技术不能拯救人类。人类唯一能够拯救自己的方式,就是对我们当下的生活进行反省:我们为什么要过这样的生活?
  人类文明正处于一个转折点上,如果我们不能够从工业文明转向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生态文明,人类的文明将会被垃圾所终结。


2005年9月10日
北京 稻香园

 

 

20060513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