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载2006年5月23日《解放日报》


搜索时代的“文化保卫战”

江晓原 杨 波

 

嘉 宾:江晓原(上海交通大学教授,科学史系主任,人文学院院长)
主持人:本报记者 杨 波

新闻背景:在互联网时代,一个企业“要么被搜索引擎搜到,要么死掉”。5月13日,英国《经济学家》周刊刊文,针对8年前从做网络搜索服务起家的美国Google发表评论称:对于许多人而言,Google提供了一个进入因特网的正门;对于许多网上企业而言,它们在搜索排名中的位置关乎企业的存亡。
    还不只如此。面对野心勃勃、意欲“建成全球最大网上图书馆”的Google,不久前,法国高调推出名为Quaero(拉丁语,意思为“我搜”)的搜索引擎计划,被广泛认为是拉开了一场与Google正面对抗的“文化保卫战”。

  主持人:搜索引擎的原初功能,不过是为使用者提供网络信息的搜索便利,缘何竟至成为一种令人惊叹的商业发展模式,并进而引发了国与国之间的文化主导权之争?这其中,人们是否过分赋予并夸大了搜索引擎的文化传播意义?
  江晓原:应该说,搜索引擎本身的确在传播文化。现代社会,你想要了解什么,用搜索引擎一搜,基本上都能知道个八九不离十。在这样一个“搜”与“被搜”的互动过程中,文化自然而然就得到传播了。
  问题在于,相较于影视书刊等文化传播因子,搜索引擎只是负担了其中一部分传播功能。技术的发展日新月异,搜索引擎对文化发展的意义究竟有多大,目前还无法作明确判断。我们只能拭目以待,而不能说,文化传播就靠搜索引擎一种方式。
  如果从保护文化多样性的角度来看,法国的这项计划是有意义的,有一定道理。但是,这种努力的方向如果仅仅停留于搞一个法语版的Google,而不在实质内容上有所创新,不去开发先于Google、优于Google、代表未来发展方向的东西,那么这项计划也谈不上“挑战”,充其量只不过是在Google攻城掠地的时候设法守住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而已——而且多半守不住。我感觉,结果未必会如法国人希望的那样。因为Google又不是只有英文版,竞争不在语言上,抵抗也不在语言上,而在内容上。
  我们看到,全球化趋势下,赢家通吃的效应非常明显。比如当年中国人率先推出WPS中文文字处理系统,但后来面对微软席卷全球的WORD,就陷入两难境地:面对一个与WORD不同的WPS,用惯了WORD的人不会愿意改变习惯;而如果将WPS做得和WORD一样(最后的WPS版本几乎就是WORD的翻版),用户又有什么必要放弃WORD呢?最终结果尽人皆知。

  主持人:不过,同为搜索引擎的后起之秀百度(Baidu),近两年发展势头不错。有数据显示,目前中国搜索引擎用户使用量市场份额中,百度高居首位,占46.5%;其次是Google,占26.9%;第三是雅虎,为15.6%。以“更懂中文”相标榜的百度,继“百度贴吧”、“百度知道”、“百度国学”之后,最近又推出了“百度百科”搜索服务,力图深化其知识搜索体系。与此相对应的是,微软也相继推出“产品搜索”和“学术搜索”两款搜索引擎。这一系列发生在搜索引擎市场内部的明争暗斗,是否从另一个侧面印证了利用网络平台展开对各国传统文化进行保护问题的紧迫性和必要性呢?
  江晓原:我们可以先来看一下,目前依赖网络搜索的人到底占多大比例?有多少网民是经常使用搜索引擎查找信息的,有多少是从来不用搜索引擎的?中国社科院的一项调查显示,大约40%的网民,上网的主要目的是打游戏、聊天、一般浏览,大部分情况不需要搜索引擎这个功能。目前,作为互联网的一部分,搜索引擎可能更多是被作为一种网上挣钱的手段,而并非像有人预测的那样,会对每一人的工作生活方式都产生革命性的影响。
  当然,随着功能不断被开发,很多需求也逐渐被创造并激发出来。这方面典型的如手机及其所带来的变化。同样,随着搜索引擎功能的不断开发,更多需求也可能被催生出来。
  就我个人的体验来说,百度在提供本土化搜索服务方面的确超过了Google,只要搜索与中文有关的信息,我第一个会想到用百度,因为它的搜索范围更大,又比如它的国学搜索,提供了很多新的搜索资源,这是中文版的Google所不具备的。在对中国文化、中国网民及网民需求的理解上面,百度看来要比Google更胜一筹。
  某种程度上,我认为百度的所作所为起到了法国搜索引擎计划所希望产生的作用。比如其新近推出的“百度百科”,在这个互动的网络平台上,每个人都可以自由访问并参与撰写和编辑,分享及奉献自己所知的知识,共同编写一部完整的百科全书,并使其不断更新完善。这和国外的“维基百科”类似。尽管这一工程难度很大,成本很高——毕竟百科全书,不是人人可编;而据说为避免百科成为信息垃圾场,维基有一个专门的工作组,对网民新上传的东西进行甄别考察。但总体上看,这一创意是好的,因为这有助于文化的多样性,使人们得以通过这一平台各取所需。

  主持人:有一句叫做:技术无国界,文化无国界。您怎么理解利用“无国界”的技术手段保护“无国界”的文化?
  江晓原:技术更多地被当作一个手段,而手段是无国界之分的。在这个意义上,我认同“技术无国界”之说。文化本来应该是全人类共同的遗产,应该也是无国界的。但是文化更多的体现为一种心灵的诉求,不同地区不同种族不同国家,心灵的诉求不同,文化的差异性仍然存在。
  事实上,互联网时代,我们的文化并没有因为搜索引擎的出现而有所改变或者受到威胁。因此,与其讨论面对搜索引擎如何来保护自己的文化,还不如关注怎样利用它来更好地发扬光大我们的文化——如何让更多的本国文化资源出现在搜索引擎的关注视野,这才是我们需要致力去做的。

 

 

20060529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