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载2006年1月25日《新民晚报》


黄禹锡与四姨太效应 

田  松

 

  在张艺谋的老片《大红灯笼高高挂》里,巩俐扮演的四姨太为了争宠,假装怀孕。结果事情败露,被打入冷宫。好心的大少爷对她说:“你也真蠢,怀孕这种事,做假能假得了几天?”没想到四姨太说:”我蠢?我不蠢!只要老爷天天到我这儿,日子久了,不就成真的了?”
  “日久成真”这记险招道出了当下科研运作机制的一个秘密。大科学时代,要做科学,就要拿钱。要拿钱,就要有拿钱的理由。所以现在不但自然科学的家们,连人文学科的者们也都绞尽脑汁儿地填表格。尤其像中国和韩国这样资金渠道单一的国家,能否拿到课题,就意味着一项计划能否实施。当有人责问法拉第他刚刚发现的电现象有什么用的时候,老法说:“你能知道一个婴儿的将来吗?”然而现在,你必须在影儿都没有的时候,把婴儿日后的壮举做个Demo版,才可能拿到受孕指标。也就是说,你必须假孕,才能真孕!此之谓四姨太效应。 
  四姨太此招虽然凶险,但平心而论,如果不是二姨太和丫鬟搅局,也有相当大的成算。很多单位都是这样,一旦拿到了课题,或者进了工程,建了基地,那就一好百好。三五年过去,要人有人,要SCI有SCI,谁还管你当初是真孕还是假孕!相反,那些没有得到钱的,就算当初怀了个金娃娃,也难免营养不良,早产早夭! 
  黄禹锡最大的问题是Demo版做得太离谱了,尤其要命的是把自己弄得万人瞩目,只好一假再假,直到东窗事发。然而,倘若韩国人民真的答应了黄禹锡,再给他一次机会,谁又敢说他就不能再“日久成真”呢? 
  不久前,中国也挖出来一个丘小庆,事情还在进行中,是不是中国的黄禹锡尚不得而知。不过在我看来,黄禹锡的典型意义不在于他是一位四姨太,而在于他是一位揭穿的四姨太。既然在我们现行学术体制下,启动四姨太效应是各级学官的首选上策,那么反过来,你若想知道中国有多少个黄禹锡,则取决于你想怎么查,你能怎么查。 

2006年1月25日 
北京 稻香园 

(Demo版,电子游戏术语,指电子游戏正式推广前发布的广告。中文称“演示版”)

 

20060409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