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爱怎么唱,就怎么唱

小  宝

 

  上次曾被辛普里《科学主义的“忽悠”》结结实实地忽悠了一把,把msn的名字都改成了“狂赞好文《科学主义的‘忽悠’》”。直到刘兵怒吼一声“你才科学主义呢!”,才把我给喊醒了过来。真是不好意思-不为我容易被忽悠,只为我的msn名诬陷了刘兵一星期。
  “你自己停下来唱歌了吗?”这回被诘难的是田松。
  又见辛普里,不得不分外小心。虽然已经被忽悠过了,不让“卖拐”重演仍然还是可以努力的。文章读下来,这回我决定不买辛普里的拐了:不是我高明,而是辛普里忽悠的套路一点没变,这也太低估了咱的记性了!

  这忽悠的关键用词是“他会说”。
  一旦我们接受了“他会说”,那辛普里的结论就是顺理成章的了。
  我们现在已经知道,刘兵说的,和辛普里认为“刘兵会说”的,实在太不一样。辛普里可能会不服气地想:这不能说明问题,尾巴被人踩了,小九九被人给点破了,总是要跳起来矢口否认的。 
  但如果人家本来的想法就确实不是你认为的那样,不就是冤枉了别人了吗?
 
  庄子曰: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黎叔叹道: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我室友常感慨:人,是很复杂的......
  人与人之间的价值取向、思维方式千差万别,本是寻常之事。
  惊奇的发现,office座位旁边全是博士GG
  很开心,"原来我坐在博士堆里,感动!!!"
  旁边的博士伸出头,"难道你不是博士?我一直以为你是~"
  郁闷,"我看起来那么傻?"

  Joke乎?是哭是笑还是怒,因人而异。

  “当然,拥有两个博士学位的田松自有一套狡辩的托词。他会说,高校考核制度如此,不得不应付啦;必须多在核心刊物上发表文章,才能早日当上教授,从而才可以大展宏图,吸引粉丝,才可以更有效地传播自己的思想,才可以忽悠更多的人一起来唱歌啦等等。”
  要早日通过量化考核,还挥洒什么随笔?多写几篇学术文章才是真!
  不过即便量化考核的托词成立,也还是太麻烦了,田松还不如直接说(唱):“我的文章我的歌!”
  江晓原向我讲解“三不”政策的时候,说道令他痛下的决心的事件是半夜里一觉醒来,看见田松还爬在网络上与人掐架。可谁知道呢?说不定田松是唱得正爽流连忘返呢。
  甲爱说唱,乙爱美声,如果哪个说哪个不算歌,那只能送他两个字:霸道!
  “垃圾”文章吗?咳,退一步说, K歌算不算唱歌?说不算是要被丢鸡蛋的。
  当然,“他还不如说”比起“他可能会说”(再次提醒别漏了“可能”二字!),并没有多大逻辑上的优越性。他“天天熬夜晚睡,没完没了地写‘垃圾'文章”,是在唱歌,还是牺牲自己唱歌的时间、为忽悠别人唱歌赚取资本,又或是兼而有之,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不管别人如何,我始终觉得:
  想唱就唱,唱得响亮,这固然很好;但更大的自由和快乐是:爱怎么唱,就怎么唱!

 

 

 

20060417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