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载《博览群书》2006年第3期

 

唯科学主义的第22条军规

何日休

 

   美国著名作家约瑟夫·赫勒的《第二十二条军规》是一本黑色幽默的经典著作,书名来自书中一个无厘头的军规:认为自己有精神病的军人可以提出申请退役;但是所有提出此类申请者皆按头脑正常处理,不允许退役。显然这条军规所包含的自相矛盾,使得这条军规最后成为了聋子的耳朵——摆设。这当然是艺术的夸张,讽刺现代战争与现代人处境的荒谬可笑。
  然而,在现实生活中,这种荒诞的事实际上是屡见不鲜的,也许这正是这部作品备受推崇的根本原因。例如,唯科学主义者对待科学的态度就极其相似:对一切事物,包括科学在内,都可以提出批评,这是科学精神的要求。但是科学中存在的任何不足,科学都已经、正在或者将来会自己提出批评的。科学本来就是一个自我反省、自我修正的过程,但基本原则不可违反。外界对科学进行批评的任何举动,都是反科学的行为,都是不合理的,都是科学精神所禁止的。
  有了这样的“军规”,“微米”(唯科学主义狂热支持者)们就能永远立足于不败之地了。一方面,可以通过不断重复强调科学的理性精神来标榜科学的至尊地位,另一方面又可以通过对批评的垄断来有效地拒斥一切科学之外的批评,从而在实际上确保科学完美无缺的形象千秋万代江山永固。
  
  与此相连的是,让霸道的中国电信都自愧弗如的唯科学主义霸王条款:使用科学而产生的一切正面后果,功劳都应该算在科学身上,使用科学所带来的一切负面后果,责任都不应该算在科学身上。概括起来就是田松先生所说的“好的归科学,坏的归魔鬼”。在现代社会标榜理性的今天,可以与之媲美的,大概只有饱受攻击的教皇永无谬误的说法了吧?
  更有甚者,唯科学主义还有一个更加离谱的“超级霸王条款”,那就是如果科学技术在实践中带来了什么问题的话,不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那无论如何都并不是因为科学技术本身有问题,而是因为当前科学技术发展得还很不够,唯一的出路就是进一步发展科学技术。科学技术的所有缺点都必然变成了要以更大力度支持的理由,其他任何对科学技术发展本身的批评都不允许。

  有意思的是,这种逻辑也是“双刃剑”,它居然也可以替被“微米”们所痛骂的所谓“封建迷信”辩护。博客中国上有一神人李土生教授,就曾用唯科学主义的类似逻辑,撰文鼓吹“传统文化都是精华,没有糟粕”。他说“中国传统文化能够流传数千年,一定有其自身的发展规律和存在的生命价值。经过五千多年的历史演变,传统文化中有生命力的东西,对广大的人民群众有益的东西,也就流传了下来,这就是传统文化。而其中没有流传下来,被历史淘汰的东西则不能称之为传统文化。”
  同样道理,唯科学主义“超级霸王条款”的思路也可以拿来为所谓的“封建迷信”辩护。例如,风水的支持者“风扇”们同样也可以说某些风水师之所以预测不准,并非是因为风水本身有问题,而是因为当前风水师们训练不足,因此更应该开设更多的高水准风水班,而不是因噎废食地禁止风水学发展。
  这些论辩看上去倒也义正词严,但其实这里玩的都是定义的把戏。既然“微米”们可以通过定义将所有好的或者尚未发现有缺点的定义为“科学”,李土生当然也就可以通过定义将“精华”定义为“传统文化”了。这种逻辑上的平行性充分暴露了唯科学主义的反理性、伪科学特征。
  同样的道理,唯科学主义的第22条军规的辩护逻辑也可以为“封建迷信”辩护。例如,“封建迷信”辩护者们完全可以制定类似的传统文化的第22条军规:对一切事物,包括传统文化在内,都可以提出批评,这是传统文化精神的要求。但是传统文化中存在的任何不足,传统文化都已经、正在或者将来会自己提出批评的。传统文化本来就是一个自我反省、自我修正的过程,但基本原则不可违反。外界对传统文化进行批评的任何举动,都是反传统文化的行为,都是不合理的,都是传统文化所禁止的。

  由此可以看出,唯科学主义的这些论辩逻辑,不过是永远无法证伪的诡辩而已。某些一根筋的“微米”们被这样的修辞诡辩来“忽悠”了,又用它来“忽悠”人,却假模假势地摆出一副理性自居、真理化身的pose,不能不让感到滑稽可笑。对于这种无厘头的唯科学主义者,理性的说服大概不会用什么效果了,我们只能借用周星驰的著名台词来表达如黄河之水般的敬佩之情(当然遗憾的是黄河现在常常断流):
  “曾经有一个追随唯科学主义者的绝好机会摆在我的面前,我却不知道珍惜,失去之后才追悔莫及,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如此,如果上天给我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我愿意对所有的“微米”们说3个字:追随您。如果要给我这个承诺加一个期限的话,我希望是一万年。”

 

 

20060311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