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载2006年2月9日《新民晚报》


生肖问题不是科学问题

江晓原

 

  前几天有人对生肖应该从那天起算提出了看法,被媒体小题大做地报导了一番。这本属多此一举,不料却引来许多学者加入战团,正方反方,辩得不亦乐乎,好像这件事情已经变成一个学术问题,或者科学问题了。
  生肖问题为什么如此重要?说穿了,那是因为此事直接牵涉到算命的操作程序。所以辩论中有人举出“皇历”,甚至举出《中国古代算命术》这样的书来支持自己的观点。
  按常理来说,学者们本以研究天下万事万物为己任,“一事不知,儒者之耻”,所以什么事情都要较个真,辩个明白,这也可以理解。中国古代算命术不是不可以研究,它也不是不可以成为一个学术问题,但是这要有适当的前提。如果研究的宗旨是阐述、分析古代的这种文化现象,那就有可能成为一个学术问题;而如果是谈论今天应该如何操作、如何进行算命的实践(《中国古代算命术》就是一本这样的书),这也能搞成在大众媒体上进行探讨的学术问题吗?如果这样,供养着学术的纳税人质问起来,学者们将如何应对?
  既然如此,学者和媒体在讨论这类事情时,就应该把握一个尺度。事实上,我个人认为,学术界根本不必在大众媒体上发起或介入这种争论。至于民间愿意谈论此事,将生肖、本命年之类当作茶余饭后的谈助,那当然也不必干预。
  最后顺便指出,争论中的两种方案,初一起算和立春起算,其实纯属约定而已,并无正确错误之分。生肖之说,本属虚妄,对一个虚妄的问题,在大众媒体上如此“认真”讨论有什么必要?愚意以为,虚妄之事,何妨以虚妄之法应之:随便用哪种方案起算都可以,自己认定即可--归根到底,自己“肖”什么,难道真的很重要吗?

 

20060226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