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评科普著作首获国家科技大奖

尹传红

 

  在1月9日上午举行的全国科学技术大会上,《院士科普书系》等7部科普作品被授予2005年度国家科技进步奖二等奖。(另外6部获奖作品包括《中国儿童百科全书》、《现代武器装备知识丛书》、《数学家的眼光》、《全球变化热门话题丛书》、《相约健康社区行巡讲精粹》丛书和解读生命丛书之《人类进化足迹》、《大脑黑匣揭密》。)这是我国在国家科技奖中设立科普奖项后的首次颁奖,它结束了科普著作无缘国家科技奖的历史。 
  我以为,此举无论从哪个层面上看,都可谓是我国科普界乃至全社会的一件大事,得之不易而又意味深长。其实,评奖的意义,不在于评上了几本书,奖级怎么样,而在于一种机制,也就是它所能起到的承认、激励乃至示范和引导作用。用科技部官员的话来说,把科普工作纳入国家科技奖励范围,是国家科技奖励制度建立以来一次理念上的突破和体系上的创新,这有助于增强全社会对科普工作意义和价值的认识与尊重,并将对中国科普事业发展、国民素质提高和科技加强自主创新产生深远的影响。
  就在全国科学技术大会召开的前一天,2006全国图书定货会在北京隆重举行。笔者与会时注意到,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邬书林在霍金著《时间简史》(普及版)的新书发布会上,说过大意是这样的话:如果没有1978年召开的全国科学技术大会所带来的“科学的春天”,那就很难讲会不会有我们今天所津津乐道的“经济的春天”。他对科普图书及科普工作在有效地提高全民的科学文化素质,解放思想和更新观念,以及推动科技进步和振兴经济等方面所发挥的巨大作用给予了充分的肯定。 
  科普工作的要义,不外乎是普及现代科学知识,传播科学思想,消除迷信、愚昧,提高人民的科学文化水平。然而,长期以来,社会上却有不少人对科普的意义和作用缺乏了解、认识不足。他们往往只看到科学研究和技术成果的价值,而看不到传播普及工作对推广应用这些成果的媒介、桥梁作用。更有甚者,把科普创作视为“雕虫小技”、“知识分子的童话”;把一些利用业余时间辛勤笔耕的科普作者斥为“不务正业”。 
  诚然,科普作品大多属于再创作,是“科学下嫁”。但即便是纯粹的再创作和科学普及,要把深奥的科学原理、定律和技术,用浅显的文字、图像以及生动的笔触介绍给广大读者,也并非易事。应该看到,在科学技术迅速发展、知识全面综合与分化的今天,全社会更多地要从不同层次、不同角度向科学界要知识、要信息、要技术、要指导、要科学思想和科学方法,科普工作的繁荣乃是题中应有之义。有着这样一个深厚、广阔的“背景”,我想我们更应该也更有理由道一声:科普当登“大雅之堂”!
  还应看到,长期以来搞科技评奖,有关单位往往十分看重“硬项目”,而对于科普在推动科技进步和提高全民素质等方面的特殊意义,则明显地重视和关注不够。据我所知,将科技著作(含科技专著、科技教材、科普图书)纳入国家科技进步奖的评审范围,是国务院1996年初作出的一项重要决定。据此,国家科技奖励工作办公室于同年4月起草了《国家科技进步奖科技著作评审工作暂行规定》,并以不同方式征求了有关部门、地方、科技成果管理部门、出版社和科研机构等方面的意见,而后于1997年4月16日,正式以国科发奖字[1997]162号文件形式发布。
  《国家科技进步奖科技著作评审工作暂行规定》给“科普图书”下了这样一个定义:“指传播科学知识、科学方法、科学思想和科学精神的普及读物。”很显然,它与科技专著、科技教材一样,在科技进步中同样可以发挥重大的不可或缺的作用。因此,将其纳入国家科技进步奖的奖励范围,是符合国家科技奖励政策的。这也是推动我国科技进步的需要。 
 
  在此次获奖的科普著作中,《院士科普书系》尤其引人关注。这套丛书共分4辑100本,其内容涉及自然科学和工程技术约100个学科或领域,几乎涵盖了当代自然科学和工程技术发展的所有主要领域,并由我国各领域著名的科学家领衔主编。这的确是一个令人欣喜的现象:近年来,参与科普创作的科学家越来越多。院士、科学家参与科学普及工作,不但为社会奉献了一批科普精品,而且也产生了不可低估的示范意义。
  其实,科普的内容,归根结底是出自科学的具体实践者———科学家们的工作,而科学家的科研工作正是针对着“一事一物”运用他的科学思想和科学方法的过程。因此,一个科学家,特别是精于本行、富有经验的科学家,对古今科研事例的体会,包括对自身科研经历的体验,只要梳理一下表达出来,就会是对科学思想和科研方法的很好的普及。包括科学家在内的科技工作者,不应把为使公众理解科学技术的工作视为负担,而应把它作为争取支持和获得信息反馈的极好机会。事实上,在我国就有一些热心科普的科学家,不仅赢得了公众的理解和信任,而且还产生了广泛的社会影响,同时也提高了自己的社会声望。 
  既精于科研又热心科普的著名数学家华罗庚教授曾说过:“深入固然不易,浅出更是困难”。科普成果虽然不能代替科研、教学成果,但与科研、教学是相辅相成的。它是科研的继续、教学的延伸;反过来又促进科研、教学。没有相当的专业水平,不深入实际观察、比较,不进行系统的研究、总结,是写不出深入浅出、生动活泼而又切合实际的科普佳作的。 
  一个真正有学识、有眼光的领导和学问家,对于提高和普及这两个方面,不应有所偏颇;对于他所领导的科研、教学人员,在做好本职工作之余积极从事科普创作,应当给予支持和鼓励。这对于他们了解社会需求,加速成果推广和提高自身的思维能力、表达能力乃至扩大本单位、本学科的影响,都是大有裨益的。
  此次获奖图书中的有一本《数学家的眼光》,其作者是著名数学家张景中院士(其人其书本报曾作过介绍,见2003年10月20日《中华读书报》)。他讲过这样一番话:科普创作是一种责任,一种挑战,也是一种安慰。“我主要从事科研,为什么说科普也是一种责任呢?从道理上讲,社会为我们提供了科学研究的条件和环境,我们当然有责任向大家说明研究对象的情形和研究工作的意义。国家要求攀登项目结题时一定要编写一本科普书,我认为这个规定很好。说明了科普工作不仅是科普作家的事,也是科学家的责任。”
  我们当然希望能有更多的科学家乃至院士加入到科普工作中来,为提高全民的科学素质做贡献。目前,从科普图书的总体情况看,原创品种虽然不少,但内容上有新意、构思上有技巧、写作上有特色的“精品”并不多。有的仍还停留在单纯传播知识的低水准重复上,有的则生涩难懂,“科”而不“普”……因此从内容到形式都有待改进、提高。 
  毫无疑问,将科普图书纳入国家科技进步奖的奖励范围,对我国科普创作及图书出版也是一个十分重要的导向。可以想见,此举必将有效地促进相关出版单位在调整选题结构、提高作者层次、改进图书质量等方面加大改革力度,从推动科技进步、提高全民科学素质的高度来把握科普图书的出版。
  我们热切地期待着科普图书出版的又一个“春天”早日来到! 

 

20060123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