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聆听动物的福音

辛普里

 

  在莽萍女士所主编的这套《护生文丛》中,《动物福音》是一本特别的书。对于动物权利的论证,有从功利主义角度出发的,如彼特·辛格的《动物解放》;有从西方传统的自由权利立场立言的,如汤姆·睿根的《打开牢笼》;有从平等对待原则层面展开的,如弗兰西恩的《动物权利导论》;而供职于牛津大学的安德鲁·林基却是从挖掘基督教神学的思想资源来发挥其动物权利观点的。
  本书在某种意义上可以看成是基督宗教回应动物权利运动的批评,努力作出正面回应的产物。我这样介绍,有人会以为本书是在宣传教会官方立场以及宣传教会在动物保护上的丰功伟绩,恰恰相反,它在很大程度上是在批评教会的官方立场,是在批评教会对待动物的历史纪录。其主旨是要力图证明,捍卫动物权利是基督宗教教理的题中应有之义,在动物保护问题上教会的官方立场以及教会的实际表现实际上是违背了基督宗教的教义的。
  因此,林基除了强调圣经中强调动物保护和权利的文字之外,还援引了历史上受到迫害的边缘化的异端教派的理论与实践,来支持其所主张的基督宗教本质上是动物友好的宗教的观点。有趣的是,他在中文版序言中,特别提及在唐朝时曾流行于中国的基督宗教的一个支派:景教。从景教的经典中可以看出,与在西方流行的主流的教派相比,景教是一个更加强调保护动物的素食主义教派。无论是受到了中国的佛教、道教影响的缘故,还是基督宗教本身的保护动物的传统在中国得到了更好的发展空间,都可以看出中国传统文化在保护动物方面的巨大贡献。
  这是一个多么有趣的事情啊,林基为了说服他的西方当代基督徒兄弟姐妹,要到古代东方来寻找根据,而今天宣传动物权利的中国人,却常常被人指责站在西方立场发言。那些以科学自命,开明自居的人们,在动物保护的问题上,其态度之保守、顽固,与他们最为鄙视的教会倒是比较类似,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唯一的区别不过是前者将其冷酷的态度说成是科学,后者则归之以永恒不变的来自上帝的真理。
  正如作者所言,本书不是一本标榜客观立场的学术著作,而是一份反映个人情感和体验的告白。尽管作者本人是卓有成就的学者,对于学术工作的价值也非常重视,而且本书中也不乏严谨的论证,但他仍然指出,“不偏不倚”的中立态度,虽然可能在学术研究上有时具有一定价值,但是一旦它成为了一个人的心理习惯,就会使得他永远无法投身任何一项志业。而这对于人的心灵成长与社会奉献是致命的。作者在动物权利问题上所体现出来的这种理论与实践、理智与情感的高度统一,在当代精神分裂文化的知识分子中实属不可多得的优良品质。
  由于作者的神学背景以及所使用的概念话语,他所要说服的读者首先应该是广大的基督徒,尤其是神学家和教会官方。然而,好书都是有穿透力的,我们不信基督教的东方人同样也能从中大有收获。
  例如,作者深刻地指出,对弱小无告的动物的迫害,是和对于弱势人群的迫害的逻辑一样的。因为用来为迫害动物辩护的所谓“利益”、“效益”,完全就是用来为迫害无力保护自己的人群辩护的借口。而在历史上,反对人体实验的运动,首先就是由反对动物实验者们率先发动的。因此,以人类的名义反对动物保护,完全是在制造混乱有意误导。因为关键的问题不是人与动物之间的零和博弈,而是人们是否可以只为了自己的利益任意地对待那些无助者,不管他是什么信仰、肤色、性别乃至物种?
  基督教神学的观念是信仰的对象,当然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的,即使如此仍然包含了一些极具启发性的内容。例如,最后在关于基督教如何能够对于动物权利作出贡献方面,作者强调对上帝的礼拜,这看似风马牛不相及,似乎完全是对于宗教的迷信。其实不然,基督教的核心教义之一就是,人非制造万物、支配万物的上帝,在上帝面前万物皆有其内在的价值。而礼拜正是以宗教仪式形式对人的有限性这一事实的不断确认。在科学技术日益发达的当今,人们对自然改造威力不断扩展,人的欲望和野心如脱缰野马毫无羁绊,对于人的有限性和自然万物内在价值的认识就显得特别的重要。在这种意义上,各种宗教所极力提倡的“敬畏”、“慈爱”、“怜悯”,正是现代世俗文化中最为欠缺、最被忽略的因素,也是宗教在整个社会文化中所能作出的最重要贡献。
  在社会上广为流传的关于宗教的各种流言和误解中,最常见的就是指责宗教不讲理性,教条主义,墨守成规,缺乏自我批判精神等等。这些指责不能说完全没有道理,宗教和人类其它一切制度一样,都不能完全避免这样的现象,作者在本书中对于自己隶属其中的教会的严厉批评,在动物权利问题上对于教义的重新诠释,都让我们看到了活生生的宗教中所蕴藏的自我批判、自我更新的一面,这是常常为外人所忽视的。
  而相比之下,某些科学主义者却常常以科学的理性和自我批评为借口,拒斥一切来自外界的合理批评,宣称只有符合他们所理解的科学才有批评资格,宣称科学内置的自我批评机制使得没有必要听取外界批评。科学的批判精神居然成为科学主义者顽固、保守的保护伞,这真是对科学的批判精神的最大讽刺和歪曲。作者在本书中所批评的基督教会,把原本提倡慈悲护生的教义扭曲成动物权利的最大障碍之一,二者的做法真是不分上下,难兄难弟!
  有人批评唯科学主义变成了科学教,唯科学主义者们自然把这当作侮辱。然而,既然正经八百的宗教在当今社会文化生态中都有其价值,唯科学主义即使就是科学教,也不应一味排斥。唯科学主义者们其实倒是可以学习基督教徒在动物权利问题上的与时俱进,争取不断创新,不断升级,推出更加精致的唯科学主义。例如在动物权利问题上修改立场,这样可以顺应时代潮流,争取更多的支持,毕竟唯科学主义与动物权利的结合在逻辑上也是可能的,就像一个支持动物保护的天主教会在逻辑上是可能的一样。
  如果说基督宗教关爱、怜悯动物的教义是给动物带来的福音的话,那么它同时也是给同属动物的人类带来的福音。因为,只有在对待动物时人类不恃强凌弱,人类在彼此相处时才能同样恪守正义、满怀慈悲,人类才会生活在人间天堂。让我们都仔细聆听这给动物也给人类带来的福音吧!
 

《动物福音》,安德鲁·林基著, 李鑑慧译,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5年5月,20.00元。

 

 

20060128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