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载2005年11月4日《中国图书商报·阅读周刊》


悠悠地走过自由的大地

吴 燕

 

  这是1956年2月的非洲大地。丈夫乔治·亚当森是一位渔猎法高级执法官,这样的工作使得他经常需要去远方执行任务,每当这个时候,妻子乔伊都会伴在丈夫身边,和他一同旅行。一次乔治和他的同伴一道追捕一头伤人的狮子时,误伤了一头母狮。当他们意识到母狮如此怒不可遏地袭击他们是为了保护她刚刚出生不久的小狮子时,乔治心中充满了沮丧和歉意。他们于是找到了三头小狮子将它们带回了营地。
  爱尔莎的妈妈死的时候,爱尔莎和它的两个姐姐出生还不到三个星期。这当然是一次意外事故,它改变了爱尔莎的命运,而亚当森夫妇与狮子爱尔莎之间的故事也由此展开。老实说,我对毛绒绒的动物一向敬而远之,但是当我翻开这本书的时候几乎立刻就被它牢牢抓住了。《与生俱来的自由》,这本书出自作为妻子的乔伊之手。细腻的情感、灵动的文字将一段狮子与人的故事讲得百转千回。
  三只小狮子在被带回营地后不久就显出了她们各自不同的个性:老大生性厚道,对其他动物很宽容;老二像是马戏团里的小丑,整天笑嘻嘻,吃牛奶时喜欢用两只前掌拍打奶瓶,乐不可支地闭起双眼;老三自幼体弱,但却最具勇敢精神,它到处乱逛,每当两个姐姐感觉有可疑情况的时候,总是派它去查看个究竟。老三就是此书的主角爱尔莎,而乔伊之所以给它取了这个名字,是因为它使她想起了一个叫做爱尔莎的朋友。当小狮子越长越大,亚当森夫妇在依依不舍中将爱尔莎的两个姐姐送到了荷兰,而只留下爱尔莎在营地由他们照看。
  一出生就经历了两次生离死别,狮子爱尔莎的故事似乎从一开始就带着一些些忧伤的色彩,不过,好在这个小家伙性格开朗,对环境的适应能力也强,这大概就是生活在非洲这片旷远的大地上的生灵们与生俱来的气质了。爱尔莎很喜欢玩的一个游戏是从水中突然跃出,“浑身湿漉漉地猛扑到我们身上,和我们一起在沙滩上打滚,将我们的照相机、双筒望远镜和来福枪都压在它那滴着水的粗大身躯之下”。对于爱尔莎来说,这不仅好玩,也会将它的欢乐带给亚当森夫妇,不过,当它的个头儿越长越大,这个游戏真有点让亚当森夫妇吃不消了,他们“用一根小棍子巧妙地向它阐明了这一情况,它马上就懂了”。
  没有母亲的言传身教,狮子爱尔莎是否能够学会在自然中生存,是否能保持野性,这多半是人们最为关心的问题,而随着乔伊的讲述,人们就会发现,这样的担忧似乎是多余的。尽管爱尔莎能够自如地与人交往,但同时,当它需要独自面对她的生存环境的时候,那种应对策略原本就是一种天生的本能。比如它可以知道与野生动物交往的分寸,有许多次散步途经灌木丛的时候,乔伊注意到“它鼻子嗅嗅空气,然后坚定地悄悄朝一个方向走去,接着传来巨大躯体穿越树林逃逸的哗啦声,它也就不再追赶了。还有几次它发现了犀牛群,就把它们赶走,不让犀牛接近我们,事实上它是最优秀的看守”。
  在爱尔莎与其他野生动物的交往中,最精彩的一段大概就是它与大象之间的玩笑了。那天,爱尔莎第一次遇到一只大象,这令它兴奋不已。当时,一头年老的公象头埋在灌木丛里正在吃早餐。“爱尔莎出其不意地从后面爬上去开个玩笑,在象的一条后腿上猛击了一下。先是一声惊叫,后是因遭到如此不礼貌的举动而感到尊严受到伤害,大象往后退着离开灌木丛,向爱尔莎冲了过去。爱尔莎则灵活地避开大象的袭击,毫不在乎地开始悄悄靠近它”。这个游戏带给爱尔莎无穷乐趣,但亚当森夫妇却为此而揪着一颗心,因为大象认为狮子是会伤害幼象的惟一敌人,有时会把狮子杀死。好在不多一会儿,老象和小狮子都对这种游戏感到腻烦了,大象仍回去吃它的早餐,而爱尔莎就在附近躺下睡着了。还有一次,鲁奴和爱尔莎在回家时被许多头象跟上了。尽管乔伊希望设法引开爱尔莎对大象的注意,但是它早已转过头想要去会会大象。“它突然坐了下来,看着大象转过身去排成一列纵队走过射击场。这真是一次蔚为壮观的游行,大象一头跟着一头从爱尔莎藏身的树林里走出来,因为它们已闻到了从狮子身上散发的气味。它一直待到20多头大象全部走出林子后才慢慢尾随在它们的后面。爱尔莎的头与两肩形成一条直线,尾巴伸行笔挺。忽然间殿后的一头雄象转过身来用它的结实而强有力的头部朝爱尔莎猛撞过来,发出号角般的高声吼叫。这一宣战的叫声并没有吓倒爱尔莎,它仍然坚定地往前走;而这头雄象也不退让”。乔伊为此而焦急不安,一直等到爱尔莎玩得有点精疲力竭终于走出树林才放下心来。
  做了妈妈的爱尔莎不再如此顽皮。为了让自己的三个子女也能与亚当森夫妇建立起深厚的友谊,爱尔莎可谓用心良苦。比如它会在三个子女面前亲昵地舔舔乔伊的面孔,或者紧紧抱住她,以表明她们是朋友。但小狮子们却对此而深感苦恼,每天傍晚当爱尔莎被舌蝇叮咬得难以忍受躺在我面前要我代它灭掉这些虫子时,它们都会为妈妈担心。尽管如此,爱尔莎并不会轻易放弃努力。有一天傍晚,爱尔莎走进乔伊的帐篷,故意躺在她的后面,然后轻声呼唤小狮子进去吃奶。爱尔莎大概希望小狮子们能够从乔伊的身旁走过,走进帐篷里。这样的举动令乔伊感动,但她也意识到自己几乎只能辜负爱尔莎的一片好意了。“毫无疑问,如果我退到爱尔莎的后面它们将会感到高兴,而如果我做出一些能鼓励它们进来的举动则会使得它愉快,然而我却从在原来的地方保持不动。走动的话会打破爱尔莎的意图,做出鼓励它们进来的动作,则违背了我们不想把它们变成温顺动物的本意。我深感遗憾,因为我想帮助它们保留野性,可是当爱尔莎两眼露出沮丧的神情,看了我好长一段时间,然后怏怏不乐地走出帐篷去到孩子们面前时,我心里甚是不忍。当然它是不会理解我不做出反应完全是为了想保留小家伙野生本能的这一苦心,它肯定认为我缺乏感情,而实际上我为了它全家的幸福而强行克制住我的全部情感”。
  爱尔莎死于1961年1月24日。不过,这个动人的故事远未结束。爱尔莎的孩子们将这个故事接续了下去。当乔伊在寻找爱尔莎的孩子们的旅程中结束了全书的时候,我几乎已经嗅到了非洲大地野性的气息。也许此时此刻,在那片遥远而神秘的土地上,正有一群狮子沉着地走过,走在那片属于它们的土地上。
  按照此书封底的介绍,此书作者乔伊·亚当森是世界上建立自然保护区的先驱,她和丈夫乔治共同建立了野生动物援助基金会,这是世界上第一批野生动物援助基金会之一。现在,爱尔莎自然保护区就位于原来亚当森夫妇的家园旁边。不过,我对封底上所用的“拯救”这个词颇不以为然。当我读完这本书的时候,我就一直在想,在这个故事里,很难说究竟是谁拯救了谁--大概亚当森夫妇也会赞同我的想法。当乔伊注视着发生在大自然中壮美的一幕时,她这样写道:“我确实能够回忆起有一段时间,自己曾认为射杀一只无自卫能力的鹿是一种很好的运动,这是很早以前的事了。自从我在自然环境里,在动物附近生活了一些时间以后,我真不能想像过去怎会把无恶意的生物的生命拿来只是当做满足空虚的战利品呢。”

  《与生俱来的自由》[奥]乔伊·亚当森著 孙祥燮译/凤凰出版社 江苏科学技术出版社2005年6月第1版/31.00元

 

2005年10月16日·上海闵行

 

20051106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