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载2005年10月12日《中华读书报》


为了留住最后的宝藏——从生态景观看

刘 兵

 

  《人类最后的宝藏——生态景观浏览》,是一部由两位专业生态学家撰写的著作。按照作者在书中的解释,应该算作是景观生态学的著作。所谓景观生态学,就是“在较大的时、空尺度上,从事生态学研究和应用。在像森林采伐和布局、自然保护区及景区的设置和规划、土地利用规划、城市绿化建设、维持保护物种多样性等人类实践活动中,都需要应用景观生态学的概念、原理及方法。而且,它还是一门尚处于早期发展阶段的学科。
  不管作者的意图是什么样,我在阅读这本著作时,还是愿意,而且觉得完全可以,将它作为一本生态学普及性读物来读,而且,这又是一本极其难得的生态学普及读物。
  此书的一个最突出的特色,就是书中大量极为精美的世界各地的自然景观照片,即使按照专业摄影的标准,它们也是非常出色的,何况普通摄影师,甚至那些专业的风光摄影师,是难得有生态学家那么多机会去如此之多自然景色迥异的地方拍照的,更不用说摄影者还另外有着专业的生态学视角并将之与艺术的理解相结合。如果略去文字,此书作为一本难得的自然风景图片集,也同样有其价值。
  不过,虽说图片(以及图片的印制)精美得令人感叹,但如果略去了书中文字叙述的内容,还是很遗憾的事。此书作者将各种不同生态景观这种人类最后的宝藏以大类区分,在不同的章节中,分别涉及到森林、草原、荒漠、河溪、湖泊和池塘、温地、海洋,甚至整体生的生命和地球也专门分别各自构成一章。在各章的开头,作者首先以提要的形式列出该类生态景观的重要生态功益,以及危害此类生态景观的主要人类活动和潜在后果。在以非常简洁的文字介绍了相应的景观生态学知识的同时,作者还在文字后面以大量图片作为补充,或者说是用图片提供了对文字内容的有力视觉支撑、这种写作编排方式,极大地增加了生态学普及著作的震撼力,让读者在学习了生态学知识并欣赏了自然难以用文字表达的美之外,充分地意识到人类相当多的活动对于自然的破坏,充分地意识到自然的价值。可以说,作者无论在文字中,还是在图片的拍摄和选择中,也都深深地浸透了对于自然的热爱和对于人类活动对自然之破坏的忧虑。
  近来,关于人和自然的关系问题在国内又出现了相当多的讨论。而在这些讨论中,与以往有所不同的是,也出现了一些不同的声音。例如,认为许多倡导保护自然的环保人士不同科学,尤其是不懂生态学,而且在谈及生态学时,往往又是用那种非常技术化的理解来看待这门学科。不过在此书中,我们几乎看不到作者表现出那种很强的科学主义倾向,反而是更多地体现出了强烈的人文情怀。例如,在讲到生物多样性时,作者便引用世界自然保护协会、联合国环境规划总署和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的说法,强调“无论对人类有何用处,各个物种都应该受到敬重。保护生物多样性是一项原则。”作者也明确地提出,“现在人们从事的许多生产活动正在破坏自然。有些活动虽然看上去只是破坏了自然的一小部分,它们却可能切断十分重要的生态环节,破坏自然生态学系统的整体性,同时破坏自然的美和自然的和谐状态。”而且,“人类改变自然生态系统的速度已经超出了人类认识世界生态系统的速度!”
  其实,在保护自然的生态学研究中,确实不可能像有些人认为的那样,只要有科学态度和方法,不必顾及伦理学的问题,有人甚至把像生态伦理学这样的理论与科学的研究极度地对立起来。在这本书中,我们看到,两位作者都可谓是受过专业生态学训练,而且在国外著名大学和研究机构中专门从事生态学研究的专业人员,然而,正是他们,在此书题为“拯救和保护美丽的自然”的结语部分,以这样的明确、有力而且富于启发性地语言表述了他们结论性的观点:“人类文明继续提升,随着人类文明的提高,我们的道德的范围、伦理的半径在扩大。我们势必要进入种否定物种歧视的高度,尊重大自然的权利,追求人与自然的公平。这也是一种深爱。”
  此书的最后一句话,是引用歌德的词句:“大自然的最高荣誉是爱,我们也只有通过爱才能与她接近。”
  如果没有这样的爱,会有理想的生态学吗?


  《人类最后的宝藏——生态景观浏览》,董全、陈吉泉著,福建教育出版社,2004年4月第2版,定价:120元。

 

 

 

20051106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