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载2005年10月12日《中华读书报》

动物权利何以成立?

辛普里


  在年初关于“敬畏自然”的讨论中,我在回应著名学者葛剑雄对于非人类自然权利的质疑时,曾经建议他和其他类似的困惑者去阅读何怀宏先生主编的《生态伦理:精神资源与哲学基础》(参见辛普里:《需要什么样的常识》,科技日报2005年2月20日),我不知道葛先生在百忙之中是否有机会阅读那本书,但严格地说,它并不是最好的选择,因为它毕竟还只是第二手的介绍。
  现在我可以很高兴地向大家推荐一本介绍动物权利的第一手入门书——著名哲学家汤姆·睿根先生所著的《打开牢笼——面对动物权利的挑战》。身为美国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荣誉哲学教授的汤姆·睿根,学术精湛,著作宏富,长期以来是动物权利运动的公认的知识分子领袖。本书是他所撰写的动物权利哲学系列著作中最为简明易懂的一本。
  这本著作在2003年出版时,好评如潮。有人称赞道:“在这样一个对其他物种的剥削已经机械化和制度化的世界里,动物们需要代言人。他就是汤姆·睿根。读了这本书,你会重新思考关于吃肉、看马戏、穿皮草或者动物试验等问题。”著名科学家珍妮·古道尔赞赏本书的逻辑力量:“有些书注定会改变人们的思维方式。汤姆·睿根就写了这样一本书。《打开牢笼》因为其逻辑性、理性和明快的风格而成为极具说服力的著作。”因此,她号召大家,“请购买此书,阅读它,并介绍给您的朋友。每个人的书架上都应该有这本书。”而著名环保人士杰里米·里夫金则着力强调本书的批判精神,因为书中揭穿了普遍流行的谎言。他指出:“全世界的主要动物使用产业以及政府都声称他们‘人道’地对待动物。《打开牢笼》拆穿了谎言。富有同情心的人在读到如此令人心惊的虐待行为时必将感到愤怒。”
  汤姆·睿根在本书中揭露了广泛流传的对动物权利运动的诽谤,那实际上是动物使用产业有计划制造的阴谋;揭露了掩盖在谎称的“人道对待”背后的触目惊心的真相,那就是普遍存在的对动物的制度化的迫害和剥削。而本书最为重要的是对于各种反对动物权利的流行偏见的哲学反驳,其逻辑的高度严谨性,足以使大多数读者改变其传统的偏见,接受本来被认为是荒谬之极的动物权利的主张。
  睿根认为,在保护动物权利的人们当中,有些人像达·芬奇那样从小就具足了对于动物发自天性的淳朴的爱;有些人像扫罗突然转变为保罗那样,因为某一特殊机缘而突然生起了对于动物的感情;而更多的人则需要详细的、严格的哲学论证才能改变长期以来形成的偏见。这本书正是为他们而写的。而睿根本人也正是在为反战活动辩护时,在读了甘地对于动物权利的论证之后,才并不情愿地在动物权利的不可抗拒的逻辑面前,一步一步改变了其原有的偏见。我们有理由期待,中国读者中也一定会有人像当年的睿根一样,通过严格的逻辑推理,去接受那被偏见所掩盖的真理。
  动物权利最早的哲学根据是由著名功利主义哲学家边沁提供的,他指出,关于动物权利,“问题不在于‘他们能说话吗?’或者,‘他们能推理吗?’而在于‘他们能感受痛苦吗?’”睿根继承了边沁这一思路,并进一步推进,提出了生命主体的概念,指出问题的关键在于“他们是否是生命主体?”
  睿根从文明社会共同接受的人权开始出发,追问我们赋予人权的理由是什么?结果发现通常人们会给出的各种答案,如人具有人性,人具有人格,人有自我意识,人生活于道德社会,人有灵魂,上帝赋予了人类以权利等说法,都无法给人权以支持。只有从所有人都是生命主体这一概念出发,才能为人权提供坚实的基础。
  睿根进一步指出,一旦接受了这一点,我们就发现,动物同样也是生命主体,也同样拥有不可剥夺的权利。因此,只接受人权而否认动物权利,在逻辑上是站不住脚的。就好像历史上出现过的,只承认男人的权利,否认女性的权利,只承认白人的权利,不承认黑人的权利等现象一样,都只是人类历史中顽固保持的偏见而已,终究要被消除掉。
  芝加哥大学的M.C.纳斯巴姆,曾经这样评论本书说:“作者以平静晓畅的文字请读者去面对人类施加在动物身上的惨痛,并为我们提供了三种选择:找到论证中的纰漏;为改变现状而工作;或者忘掉这本书。睿根的强有力论证使得第三种选择非常困难。”这一评论其实也体现了汤姆·睿根的心愿,希望反对者们可以用严谨的理论论证来反驳,而支持者则可以将论证转化为改变现状的实际行动。
  已经赞同动物权利的读者同样可以从本书中获益。因为动物权利支持者们总是不断地要接受反对动物权利者的质疑和挑战,仅凭朴素的情感是不足以说服反对者和其他犹豫不决者的。睿根在西方激烈争论的环境中精心打造的哲学论辩,足以应付常见的种种误解和恶意的狡辩。
  我在这里多次强调睿根的书逻辑严谨,思想深刻,可能会给人以误导。其实,这本书同时还是一本很通俗易懂的书,并不需要任何的哲学基础和理论背景,任何一位普通读者都会发现这是一本思路清晰,容易理解,启发性强的好书。
  另一方面,即使是在理智上持赞同态度者,要真能实现行为上的转变,也绝非易事。因为绝大多数的人都是像睿根所说的“犹豫不决者”,面对千百年来形成的习惯和传统,面对关于动物权利运动的种种流言、诽谤和误解,我们总是难于下定决心。尽管睿根本人尽其所能地做了澄清,但是最终的行动仍然依赖于我们的良知和道德勇气!
  我们清醒地认识到,在一个“人的权利”尚未得到普遍尊重的国度里,提倡动物权利的理念是多么的困难,显得是那么的“超前”与“不合国情”。可是我们知道,真理在刚开始和我们遭遇的时候,从来都是这样的“不合时宜”,而所谓“国情”在中国又往往总是成为顽固保守者反对真理的口实。其实,动物权利的理念,不仅不会妨碍我们对于人权的捍卫,反而会更进一步地推动人权理念与实践的传播和发展,这是在历史和逻辑两个层次上都得到了充分证明的结论。在这一方面,我们不得不向那些在极其困难的条件下,仍然坚持保护动物的中国实践者们致敬!他们打开牢笼的举动,不仅是在拯救深受压迫而无告的生灵,而且也是在拯救我们自己褊狭、封闭的心灵,实现灵性的全面解放。

  《打开牢笼——面对动物权利的挑战》,汤姆·睿根著,莽萍 马天杰译,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5年5月。

 

 

20051020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