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载2005年10月10日《科学时报》B4版


得奖之梦

梁 奋

 

  一年一度,又该是诺贝尔奖颁发的日子。
  像往年一样,这次,还是没有中国科学家得奖。噢,对了,应该严格地讲,是没有中国籍的科学家因在中国大陆的工作获得过诺贝尔科学奖。按照这个标准,什么杨振宁啊、李政道啊、李远哲啊,等等等等,就都不算数了。
  看着人家得奖,真眼红啊,都快成一块心病了。
  其实,为了得这个奖,咱们准备了也不是一天了,不是大把的钱都投到那些可能会有得奖机会的研究项目中去了吗?只是,也不知道那个树上能结果子。要是真的种了一地的稗草可怎么办?真急人。再说了,就那么有限的科研究费用,要是再加大为争诺贝尔奖而设立的项目,搞正常研究的科学家恐怕就只能喝西北风了。
  不过,就算一时得不了奖,毕竟也不是说就永远得不了呀。那还不许做个梦,去梦想一下未来得奖吗?
  只是即使做梦,人们也还是无法完全摆脱现实的影子,比如说,人们能梦到过自己从来连点影儿都没见过的怪物吗?要真能,那也许让大家多做做梦,记得醒后及时记下来,说不定也许还能真的碰巧撞上个诺贝尔奖。这样还可以增加科研人员的休息时间,不至于因为天天惦着发表SCI而让许多人累得英年早逝。
  当然,做梦又确实经常得现实不一样,但说到底,还是现实经验的组合和投射吧。只不过经过这样一重组,梦便有了与现实不同的价值,甚至于在某种意义上,比现实还要更“真实”。
  那么,关于中国科学家最后终于获得诺贝尔科学奖的梦想可以是什么样呢?
  可能太多了。随意想几种吧。
  比如说,大家都看好的科学家总是得不了奖,而第一个得奖的,却是一个大家,尤其是领导看走了眼的人,因为只发表了有限的SCI文章,在单位里连副教授都还没评上呢。当然,得了奖以后,这一切自然都不再成问题,不过那是后话了。
  又比如说,经过大量科研经费重复的投入,在配备了极多助手,精良的设备装置的情况下,经过团体协同作战,包括公关包装造势,终于让诺奖评委注意到的某位科学家(就像现在申报院士时的包装一样,只不过下的本钱更大)及其工作。最后得奖,一支独秀,而周围众多很有才华的科学家,却因为拿不到充足的经费,早已纷纷转行倒股票或卖煎饼去了。
  再比如说,某位科学家还算走运,经费也还够用,在不随大流特立独行地研究多年之后,终于获得了诺贝尔科学家,当斯德哥尔摩的电话打来时,却因为最终无法忍受行政领导的无理,刚刚办好出国手续,刚要登上出国的飞机,结果一时不知该何去何从。
  总之,可能性真是太多了。可是,不管怎么说,最后总还是得奖了!那么,得了以后又会怎样呢?梦要是再做下去,可能性还是很多,甚至更多,不过,反而比较容易想象了,哪怕是在睡得不那么深的半睡半醒的状态下,都能梦想的到。
  例如,当得奖消息传来,此人立即荣升,马上被任命为中科院院长兼工程院院长兼科技部部长兼科协主席兼政协副主席兼北大校长兼自然科学基金委主任兼五十三家科技核心刊物主编兼一百六十四年高校特聘教授博士生导师兼994项目全国首席专家兼全国劳模兼新长征路上突击手兼教育部首席顾问兼中央关心下一代委员会常务主任兼中国青联名誉主席兼中国老年协会名誉理事长兼中国科学家形象代言人兼……
  得奖者本人当然高兴,宽容地做梦,此人没有遇到范进先生的悲剧,却逃脱不了另一种悲剧命运:他每天要应邀参加二十个重要会议做五场先进事迹报告接见六国科学家代表团评审七个重点项目出席若干酒会……
  也许,惟一让得奖者心理有些不平衡的,是自己已经成了“超级科学家”,也经常遇要索求签名的青少年,但由于科学自身的抽象,身后的“粉丝”们总是没有当年“超级女生”的粉丝多,也还用不着专门配备保安保护人身安全。
  但是,无论如何,总而言之,由于有了第一个获奖者,我们终于可以宣布,从此中国成为世界科技强国,跻身于世界科技最前沿,实现了突破性的跨越腾飞……,不管整个科学共同体的情况如何,至少是这位科学家本人再要想继续从事科学研究,那恐怕也只能是一个梦想了。
  像这样的梦真是没法做,可能性真是太多了。
  不过,最后还有一种可能,几乎无须做梦就可以想到。诺贝尔奖公布的时间临近年底,马上,获奖者所在单位年终就要上报成果,这岂不是正好值得大吹一吹的业绩?不料,最后发现在要上报的报表中,不知该如何填写诺贝尔奖这一项。因为,这个奖既不属于省部级,并不是国家级----国家级奖要求获奖证书上要有国徵的!表格里根本就没有这一项。最后,为了将就表格,只好填成了“其他奖励”。

  

 

20051106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