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载《社会观察》杂志2005年第11期
听雨丛谈(3)

磁浮列车的象征意义

江晓原

 

  美国如今被认为是世界上科学技术和教育最发达、最领先的国家(至少从总体上来说是如此),从科学社会学的角度来看,似乎原因很简单:只是它的决策者致力创造了一个有利的环境而已。这样的环境至少包括两个重要方面:
  一、能够吸引科教的优秀人才,让这些人才在那里感到安全、愉快、有前途。第二次世界大战,纳粹的政治迫害使欧洲许多著名科学家失去了安全感,甚至失去了安身之地,这时是美国为他们提供了安全的、令人愉快的环境,提供了学术上的安身立命之地。爱因斯坦离开德国,到美国定居,就是一个象征性的事件。
  二、能提供高新技术进行商业转化的热土。让人们看到,这里最欢迎新鲜事物,新技术在这里可以很快得到应用和成功,而且“英雄不问出身”。这方面的象征性人物就是大名鼎鼎的爱迪生。爱迪生出生于下层社会,只断断续续上过五年学。然而这个按照我们现在的标准连小学也没毕业的人,一生中却获得数百项专利;他直接经营着企业,随时将他的发明转化为实际产品,再推向市场,获取利润。我们今天念念不忘的“科技成果转化问题”、“基础理论与应用研究关系问题”等等,在爱迪生那里早就顺利解决了。相传他35岁时已经被视为“世界上最有名的美国人”,而当他于1931年去世时,人们将他视为现代电气技术革命和社会革命的奠基人。
  比起当年刚刚起步的美国,今天上海的条件已经好得多了。只要我们创造一个优良的环境,在这个环境里,容得下爱因斯坦立命安身,也容得下爱迪生发财致富,那全中国、全世界的优秀科教人才和资源,就会自动被吸引到大上海来。所有他们带到上海来的、被上海购买过来的、或是他们在上海作出的一切,就都是上海的--他们的创新也就是上海的创新,他们的成果也就是上海的成果。这样的局面,对于今天的上海来说,已经不是狂想,而是开始成为现实了。
  此时,世界上第一条商业性磁悬浮列车线,在上海也已经运营三年了。一项德国的技术,不在德国而是在上海首次实现了它的商业化,这无疑象征着,上海已经成为高新技术进行商业转化的热土。也许将来人们会对这条列车线的具体得失见仁见智,也许将来人们会用另一条更好的交通线来代替它,但是它此时此刻的象征意义,已经成为它的历史功绩。
  对于上海的磁浮列车,并不是没有异议。其中有一条,看起来振振有词:如果该线运营亏损,那它还能不能象征上海“已经成为高新技术进行商业转化的热土”?我的答案是:该线即使运营亏损,它仍然可以象征上海“已经成为高新技术进行商业转化的热土”。
  让我们心平气和地思考一个基本的问题--“投资”与“消费”的异同和关系问题。
  很多人在讨论磁悬浮列车时,想当然地将它视为一项投资行为,因此就纠缠在它赢利与否、合算与否等问题上。其实如果我们换一个思路,就会发现情况完全不同。
  比如,北京人近年热衷于买私家车,而常识告诉我们,养一辆私家车在经济上肯定是不合算的。那么人们为何还要买车?如果是为了提高生活质量,愿意花钱,那买车纯粹是一项消费行为。如果为了显示自己有实力、有品位,买辆名车,自高身价;而这可以给自己带来信誉度、知名度等无形资产,有助于自己事业的发展。那此时买车既是一项消费行为,同时又是一项投资行为,或者可以说是一项“有利可图的消费行为”。
  那么,如果将上海比作一家人家,则磁悬浮列车就是这家人家的一辆豪华私家车。如果该线运营赢利,当然再好没有;即使运营亏损(谁家养豪华车,在经济上都是亏损的),它至少提高了上海人的生活质量,显示了大上海的实力和品位,因此仍然是一项“有利可图的消费行为”。
  再说“高新技术进行商业转化的热土”。为什么这种转化必须是赚钱的?为什么这种转化不可以是消费行为?
  我们还可以再进一步追问:难道一个人、一个城市、一个国家所做的每一件事,都必须是赚钱,不可以是消费?
  磁悬浮列车用了上海纳税人的钱,但上海人并没有心痛这笔钱。他们乐意购买这样一辆世界第一的超级豪华车,乐意让全世界的人看到,我们有热情、也有能力率先来消费这款高新技术成果。也许有些头脑还停留在小农经济时代的人会说:上海人傻啊!花这么大的价钱买回这样一条磁悬浮列车线,让德国人赚了一大笔!他们一时还无法理解,上海通过这次大手笔的“有利可图的消费行为”,所得的其实很可能更多。

 

 

 

20051031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