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载2005年9月2日《科学时报》


超级女声与科学传播

刘 兵

 

  2005年8月28日,在清华大学召开了“中国科协-清华大学科学技术传播与普及研究中心”的成立大会。在会上的发言中,有人有讲科学传播的问题时提到了超级女声,而在会后就餐的餐桌上,超级女声更是成了众人下饭的话题。由此,可见超级女声在这个特殊的学术圈子里的影响力。其实,在此之前,就有朋友提议,希望开上一个题为“超级女声与科学传播”的研讨会,这个提议,当然绝不是在搞笑。
  近几个月以来,特别是近些天来,随着湖南卫视的超级女声临近决赛,社会上各个阶层对于这样一个电视节目的关注绝对地超出了人们的预期。用不着一一列举身边所见的各种各样反常现象,仅仅几个简单的数字或许就足以表明这点:在百度搜索引擎上,搜索“超级女声”现在有多达400多万条链接,即使键入并不准确的“超级女生”,也有着多达将近140万条的链接。更不用说在决赛前一周的时间里,前三名的手机支持短信多达800万条的不可思议。正如许多人所评论的,超级女声应该是今年策划最为成功的传播案例。可以想象,在今后相当一段时间里,关于超级女声的传播学研究,肯定会成为学术研究的一个热点。
  关于超级女声本身,虽然真正深入的学术研究还没有成为现实,但一般性的评论和信息实在已经是太多太多,已经让人无法全盘掌握了。那么,回到本文的题目,超级女声难道和科学传播有什么关系吗?
  答案很简单。没有!因为超级女声再成功,也只是一个有着极大的公众影响力的娱乐性和商业性的传播活动。但是,在某种程度上,我们又可以说也有间接意义上的联系,那么提议召开研讨会的朋友显然就是出于此意,试图在科学传播中学术借鉴超级女声在策划运作等等方面的成功。
  可是,毕竟那个设想中的研讨会还没有开,全面系统地讨论超级女声与科学传播的关系当然也还为时尚早,但这却并不妨碍我们发挥想象力,去哪怕极不全面地设想一些相关的话题。
  例如说,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一方面,超级女声确实为广大公众所喜爱(前面那些数字以及远远超出那些数字的意义的诸多迹象都可以表明这点),而另一方面,我们却也听到了不同的声音,例如说这个节目“低俗”甚至“恶俗”等等。这实际上是表明了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过去,在科学传播和普及的领域,我们也经常会看到这样一些有所不同但同样发人深思的现象,例如,一方面有人抱怨公众对科学传播和普及的作品不热心,另一方面,许多的传播和普及的从业者,却依然固守着过时的传统观念,作清高状,不屑于公众的实际需求,摆出一副“高雅”的说教姿态,有效地让自己和自己的工作远离了公众。
  当然,科学传播与普及与超级女声并不类同,我们也决不可以预期它在近期甚至将来会达到超级女声的火爆程度,科学毕竟源于严肃的研究。但是,难道科学传播和普及在公众中的影响像当今这样可怜的有限就是正常的吗?难道就没有合理地增加影响的改进余地了吗?显然不是,之所以不是,显然又有诸多的原因,这也难一一讲全面,不过,在对比超级女声时,至少可以先想到一个问题,那就是从业者的立场和心态。
  这次超级女声的另一成功,是吸引了许多本不属于流行音乐歌星之少男少女粉丝的人群,包括我身边的不少学者也纷纷被超级女声所吸引,甚至成为铁杆粉丝。但与此同时,我们还是可以看到传统的惯性。我的一位在媒体工作的朋友,想从学术分析上报道一下超级女声,专门找了17位从其专业背景应该对之发表见解和评论的“专家”,结果发现,这些“专家”中只有一位表示有兴趣,但还不想公开评论,绝大多数人仅仅只是“听说过”但却完全不了解超级女声是怎么回事,更有人表示不愿对那“恶俗”的东西说话。由此,可见我们的“专家”们对于广大公众喜闻乐见的东西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和立场。正因为如此,笔者曾在一些场合非常极端地说,到现在还不知道、不了解、不关心甚至鄙视超级女声的人,可以说是就没有资格从事什么公众传播的工作。在科学传播和普及的领域中,不是也有学者早就提要注意其中的娱乐化问题,要真正地面向公众,但是,谁能说在此面向公众的领域中,众多的从业“专家”们就没有放下故作清高的架子,真正地和人民打成一片呢?

 

 

 

20051106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