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载2005年9月5日《财经》杂志
科学(2)


格里历与“赢家通吃”

江晓原

 

  前些年见过一幅国外的漫画:在一辆迎面开来的坦克上,踌躇满志的比尔·盖茨行着军礼,坦克上写着“微软”、“赢家通吃”(Winner take all)字样。那时微软和竞争对手之间的“浏览器之战”硝烟尚在,但IE的胜局已经不可阻挡。当时对“赢家通吃”的现状早已不感到奇怪,但是对于赢家为什么可以通吃,还是觉得有些玄妙。
  从表面上看,“赢家通吃”可以是由规则的制定而造成。比如美国大选时,谁在一个州获得超过半数的直选票,谁就能赢得该州的全部选举人票,这被称为“胜者得全票”——就是“赢家通吃”。但是为什么会制定这类规则呢?只用“西方文化传统”之类的概念来解释,还不能令人满意。除非这类规则有其实际上的合理性或必然性。
  正是这种有些玄妙的感觉,使自己后来常常想到这个问题。不料竟在研读历法改革史的过程中有所感悟。
  在欧洲,自从公元前46年儒略·凯撒颁布新历法,“儒略历”行用了16个世纪。到1582年,因为历法本身的误差,积累起来已经和实际天象相差了10天,教皇格里高利十三世下令改用新历,即今天全世界通用的公历,简称“格里历”。格里历更为精确,要三千三百多年才会积累起一天的误差,按理说很容易被世人接受,但事实却并非如此。
  因为此时新教改革已经兴起半个多世纪,新教诸侯与罗马教会之间的矛盾早已经公开化,“圣巴托罗缪之夜”的屠杀惨剧也已经发生十年了,因此对于罗马教皇颁布的新历,一些新教国家拒绝实行。另外,为了纠正儒略历已经积累起来的误差,新历宣布,将儒略历的公元1582年10月5日改为10月15日——这确实是一个“快刀斩乱麻”的办法,但是凭空“丢失”了10天,也使许多人觉得很荒谬。
  但是新历的科学性还是逐渐显现其作用,几十年后,大部分国家次第都采用了格里历,到20世纪初,已经在世界上普遍采用。1911年辛亥革命,临时大总统孙中山颁布的第一条命令,就是《改用阳历令》,宣布1912年1月1日为中华民国元年元月一日。
  到这时候,一个有助于理解“赢家通吃”的故事就开始了。
  因为世界上不存在十全十美的历法(原因是一个非常专业的问题,和我们太阳系的结构有关),格里历当然也不例外。关于改进历法的主张,一直持续不绝,到20世纪更为强烈,人们提出了各种各样的改革方案。毫无疑问,这些方案中有的相当合理,肯定比现行的格里历更合理、更科学。但是,为什么世界各国政府没有一个愿意采纳的呢?
  当年教皇格里高利十三世下令改用新历,尚且经历了很长时间才得到普遍采用,而那时世界各国之间的经济、文化交流,和今天相比程度要低得多。在今天这样全球化的世界上,如果哪个国家率先改用别的历法,不管那个历法本身多么科学合理,首先要付出和别人交流、和过去对接时带来麻烦的代价,还要付出改变多年习惯带来麻烦的代价。而这些代价和行用新历带来的好处相比是得不偿失的——毕竟现在的格里历本身也已经非常科学了。
  所以,如今的格里历就是一个可以“通吃”的赢家。如今的格里历,就好比世界上千千万万台个人电脑中的Windows和Microsoft Office,即使有更好的操作系统,有更好的办公软件——肯定都有的,人们也不愿意采用了。在今天这样全球化的世界上,如果谁率先改用别的操作系统或办公软件,不管那个系统或软件本身多么科学合理,首先要付出和别人交流、和过去对接时带来麻烦的代价,还要付出改变多年习惯带来麻烦的代价。而这些代价和采用新系统或软件带来的好处相比是得不偿失的——毕竟现在Windows和Microsoft Office的本身也已经非常好用了。
  所以,当有的办公软件推出号称要“挑战微软”的版本时,就使自己处在一个两难的境地:如果这个办公软件做得和Microsoft Office颇不相同,那么人们为什么要为它而改变习惯呢?如果这个办公软件做得和Microsoft Office几乎相同(新的版本正是如此),那么人们又有什么必要改用它呢?
  可见“赢家通吃”不能保证大家都用上最好的,但确实能保证大家用上足够好的。

 

 

 

20050918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