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东亚与西欧:第十一届国际东亚科学史会议侧记

钮卫星

 

    第十一届国际东亚科学史会议于2005年8月15日-20日在德国慕尼黑召开。一个关于东亚科学史的会议在西欧城市慕尼黑召开,这也许让人觉得有点奇怪。其实这是一点都不奇怪的,因为研究东亚科学史的学者来自各个国家,这个系列会议在全球任何一个国家召开都是不奇怪的。
  作为本系列会议上一届的主办者,我们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与科学哲学系派出了四人参加此次会议,意在全面了解国际同行的最新研究动向,进一步增进我系与国际同行之间的学术联系,并报告我系科学史研究取得的新成果以及展示我系科学史研究在国际同行中的影响。
  这次会议由德国慕尼黑大学医学史研究所主办,会议地点在慕尼黑著名的德意志博物馆(Deutsches Museum)。会议主办人文树德教授(Prof. Paul U. Unschuld)作了精心安排,使得为期6天的会议紧凑而有序。与上个月在北京刚刚结束的第二十二届国际科学史大会相比,本次会议规模自然小许多,参会人数100多一点。但因为专业方向比较集中,所以交流起来也就更为充分和深入。本人在会上作了“汉译佛经中的日影资料研究”(On the Gnomon Shadows Preserved in the Chinese-Translated Sutras),同时也听取了大量同行的报告。
  通过参加此次会议,有几点感触。首先是在该系列会议中,医学史的研究力量越来越壮大,几乎有将该系列会议更名为“国际东亚医学史会议”的势头。这次会议共100个报告(包括8个全体成员出席的大会报告)中,有48个是关于医学史的报告(包括两个大会报告)。而本人所在的传统的天文学史方向只有13个报告,虽然其中有2个是大会报告,体现了一点传统的强势,但参会和报告人数大不如前。
  其次是台湾的科学史研究队伍越来越壮大,他们的研究趋向既有中国传统科学技术方面的,还有专注台湾地方上的。台湾学者大多还留学海外,在语言、学术关系等方面有时比大陆学者拥有一定的优势。希望这对大陆科学史研究队伍的建设有一定的激励作用。
  第三就本人所在专业来说,如果要与西方学者取得充分的交流或者仅仅引起他们的交流兴趣,在选择研究方向上似乎很有点讲究。中国的历史长于西欧的历史,只有在明末清初,东亚与西欧才有了接触。所以为了与西欧学者取得交流或争取西方基金的资助,许多学者选择明清以后的中西交流作为自己的研究方向是很自然的。当然,在学术趋向和学术生存的某些微妙的平衡态上,秦汉唐宋的天文学史还是需要和会有人去做的。
  最后,作为在西欧城市举办的这次会议,会议主办方的招待也是很周到的。这一点对会议东道主要表示感谢。


会议主办地点“德意志博物馆”正门


正值国际物理年暨爱因斯坦奇迹年100周年纪念,德意志博物馆为爱因斯坦展览制作的宣传画


本系关增建教授在会议间隙准备要报告的论文


江晓原教授、班大为教授及本人的合影


国际东亚科学、技术和医学史学会前主席詹嘉玲博士和现任主席李约瑟研究所所长古克礼博士在专心听报告


慕尼黑一家书店里有关爱因斯坦的部分书籍


一个平常的星期一早晨,慕尼黑德意志博物馆门口排起了长龙等待进入馆内参观,图片里看不见的队尾往后蜿蜒出去将近100米长

 

 

20050918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