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载《科学对社会的影响》2005年第2期


科学技术:全球化的马达与多样性的砂轮

田 松

 

  去年一个朋友装修,下了很多功夫,主卧卫生间的洗手池和这个洗手池上的水笼头,据说都是德国的产品。把镜头拉开,我们会看到,这个小区的楼群里,每家都有至少一个卫生间,每个卫生间里至少有一个洗手池和一个水笼头,可以想象,它们不仅会来自德国,也会来自法国,意大利,英国,瑞士……再看一看卫生间里的瓶瓶罐罐,同样会打着不同国家的标签。全球化已经渗入到我们的日常生活。我现在正在敲打的笔记本是日本品牌,这个日本品牌又可能是在马来西亚、新加坡或者在中国某地生产的。接上互联网,打开聊天软件,同时在线的朋友分布在不同的时区。
  互联网或许是最能表现全球化的一种技术,它使我们每一个个人都能以非常便宜的价格与地球任一个角落的某个人进行直接的交流。把镜头拉开,从太空观看我们生存的世界,如果把互联网上任何正在连线的两个人之间真的连上一条红线,我们会看到,这个地球已经被密密麻麻的红线包围,这个图景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大脑的神经网络。
  早在资本主义扩张初期,全球经济一体化运动就已经开始了。在科学的技术诞生之后,经济扩张的车轮装上了强劲的马达,经济的扩张回过头来又为技术提供了充分的滋养。技术的神经在全世界范围内不断地生长、延伸、整合,最终将整个地球连成一体。

  20世纪是科学的世纪,在这个世纪的头两年,就发生了一系列具有象征性的事件。
  1901年,G·马克尼发明了无线电报。这恐怕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由科学推导出来的技术——科学的技术。这种技术与以往的经验技术——通过经验的累积而不断提高和完善的技术——有着根本上的差别。如果不是麦克斯韦在理论上预言了电磁波的存在,人类单凭经验的累积是不可能发明出电报的——但是有可能发明电灯。这个技术使得人类的信息交流跨越了空间的障碍,可以在瞬间从地球一端到达另一端。
  在此前一年,1900年,普朗克提出了量子论。用他自己的说法,这是牛顿以来最伟大的科学创见。量子理论是20世纪的最辉煌的物理学成就之一,由它推导出来的科学的技术也具有更大的威力。科学史家戈革认为:如果没有相对论,我们现在的生活不会有什么大的变化,但是如果没有量子理论,我们现在的生活就会退回到一百年前。我们现在每天都不能分离的电脑和互联网,我们的绝大多数电子产品,都与量子理论有关。
  一种技术能够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是个体的人所无法预料的。手机最初只是移动的电话,但是,它的附属产品短信却意外地成为一种新的媒体,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人们的交流方式。相对于个体的人来说,技术本身具有一种独立的,使自己得以延续和升级的力量,仿佛有自己的生命。夏娃必然会摘下她的苹果,潘多拉必然会打开她的盒子。原子弹在一旦在理论上成为可能,就必然会在现实中爆炸。我们当下的人类文明,尤其是城市文明,就是围绕着技术提供的可能性而设计的。电灯、电话、自来水、天然气,还有汽车……,这些技术的每一次出现和普及,都把城市重新翻建一遍。而蒸汽机和纺织机的发明,则使人类开始了一种新的劳动形态,使商品经济进入工业文明的阶段。技术勾勒母(犹太神话中的怪物,力大无比,虽然并不邪恶,但是充满危险。英国科学知识社会学家柯林斯用它来比喻科学技术)的身躯日益壮大,需要的能量和资源越来越多。
  人类个体的好奇心可以促使技术的出现,而它的普及和延续,则需要人类群体的驱动。星星之火,在阴霾的雨季是无法燎原的。新物种的蔓延除了要有种子,还要有合适的土壤。时间更早规模更大的郑和航海在政息人亡之后便无以为继,而时间更晚规模更小的哥伦布航海则是西方世界轰轰烈烈的地理发现活动中的一个。
  成吉思汗曾经建造了一个横跨欧亚的庞大帝国,在客观上具备了全球政治一体化的条件。然而这个帝国却无法实施统一的管理。因为它太大了。如果有一个身躯过于庞大的巨人,如果他不小心把脚趾头伸到了火里,等到信号传到大脑中枢再传回来的时候,他的整个脚掌都已经被烧掉了,那么,这个巨人肯定是活不长的!所以成吉思汗的帝国分成了四个几乎独立的子帝国(元帝国是其中的一个),而即使这样的子帝国,也是过于庞大了。人类第一次全球一体化的可能性,由于没有技术的支持,无疾而终。据说城市规模的上限大致等于人类利用随手可得的交通工具在半天内达到的距离,这是技术条件设立的界限。但是,如果成吉思汗有了电报或者互联网,会怎么样呢?也许,成吉思汗和忽必烈能够完成全球一统的大业,但是我相信,维系不了多长的时间。因为蒙古帝国的规模和存在主要取决于成吉思汗及部分蒙古贵族的征服欲,不仅被征服地区要抵抗,就是蒙古的百姓和将士也没有多少人能有同样的热情。
  但是,现在这场经济的全球化则完全不同,它调动了每个国家乃至每个个人的物质占有欲望,全世界几乎所有的地区都争先恐后地要加入到全球化的大潮之中!
 
  按照古典经济学理论,自由的交换可以使交换双方的利益都获得增加,达成双赢。常用的比喻是把蛋糕做大,从而使交换双方在分配比例不变的情况下,都能吃到更多的蛋糕。按照马克斯·韦伯的说法,清教伦理使人把聚集财富作为美德,于是人人求利,这就是资本主义精神。要获得更多的利益,就要让自己有更多的可以拿来与人交换的东西,有更多的交换对象,这就要提高生产效率,开发新的产品,寻找新的原料,开辟新的市场。在上述所有的环节中,科学的技术都起到了加速马达的作用。
  资本主义扩张是全球化的原动力。
  在经济全球化的过程中,科学起到了一个意识形态的作用。比如中国,我们首先承认了洋枪洋炮的威力,开始师夷之长技;随后发现,在技术的后面还有一个科学,于是把科学作为赛先生供奉起来;再后又发现,要让科学在中国生根,还要引入科学背后的西方文明,这就是全盘西化。与传统的解释世界的形而上体系相比,科学具有高度的普适性和唯一性,能够超越民族的、地域的和文化的界限。每个传统民族都有自己的创世神话,这些对于宇宙形成和日月运行的解释虽然各不相同,但可以相安无事。而科学的解释只能有一个。所以科学,这种源自古希腊的西方文化,对于文化的多样性有着天然的排斥性。反过来,当我们接受了一种具有超越性的、普适性的形而上体系的存在,逐渐也会相信,存在一种超越性的、普适性的文明尺度。这种超越民族、地域和文化传统的文明尺度,就如科学定律一样,仿佛存在于冥冥之中,不妨称之为冥尺。毫无疑问,冥尺的刻度与科学是一致的。哪里的科学发达,哪儿的冥尺读数就高。在强冥尺逻辑中,落后就要挨打这样一个事实判断很容易被转化为价值判断,落后就应该挨打。于是,社会是应当而且必须发展的,每一个民族每一个地区都把提高冥尺的读数作为奋斗的目标。在二战之后,我们看到一种诡异的现象,一方面,各殖民地在政治上纷纷独立;另一方面,独立的各殖民地有一半儿接受了前宗主国的意识形态和经济运行模式,加入到自由经济的网络之中。而在冷战结束之后,几乎全世界所有地区都接受了自由经济的意识形态,人与物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在全球的范围内自由流动。于是我们可以在卫生间里装上德国的洗手池和水笼头。
  科学的技术同样是超越性的,尽管许多公司都强调产品的人性化、本土化、多样化,但是其中的技术内核必然具有标准化、统一化的特征。这既是全球化的必须,也是全球化的必然。也只有这样,我们才可以通过卫星收看全球任何一个电视台的节目,也可以把一场局部战争变成一部全球直播的情景剧。
  商品自由流通的同时也流通了意识形态。这种流通的规则是由处于冥尺读数高端的国家和地区制定的。在有形的层面,有华盛顿共识,有WTO,有世界银行,有国际货币组织。在无形的层面上,则有以科学为核心的文明的冥尺。在我们所谓的文明国家中,科学都取代了其传统的形而上体系,承担起解释世界的功能。在我们全国一统中小学教材中,我们的教育内容,教育理念,都是以科学为核心的。为什么当代中国人会疏远中医?因为当代中国人在他们的中小学期间,从来没有受过系统的中国传统文化教育。
  科学和技术的超越性、普适性特征,在加速全球化的过程中,也会如砂轮一般,打平地域、文化、民族的多样性差异。当然,需要强调的是,这种科学和技术,是建立在还原论、机械论、决定论的牛顿范式之上的。

  从更宏观的角度看,全球化的经济表现为物质和能量的全球流动。考察一下我们身边物品的来源,电脑、手机、写字台、门窗、卫生间的洗手池、洗手池上的水笼头……,一步步地向上追溯,必然就会追到这几项原料:矿藏(包括石油、煤炭)、森林、天然水体。这是一切商品的源头。按照古典经济学理论,提高产量,就会降低成本,加速整个经济链条的运行。然而,这个结论只有在地球无限的情况下才能成立。经济链条不断加速运行的前提是:永远有新的矿藏可供开发,永远有新的森林可供砍伐,永远有新的河流可供利用。但是现在,人类进入了有限地球时代,这也是全球化的必然结果。
  人类生存的世界已经变成了一个地球村。发现新能源、新资源的空间越来越小。自由经济所能做大的蛋糕正在趋近它的极限:地球本身。同时,在有限地球时代,垃圾问题的严重性将会迅速超出能源问题成为未来社会的重要问题。在无限地球时代,人类的活动相对于地球来说还是无穷小,一方面几乎没有垃圾产生,另一方面,即使有也可以扔到我们生活的空间之外。而在有限地球时代,人类只能把自己生产的垃圾放在自己生存的空间之内。这个有限的地球,不但没有多少能源和资源可供开采,还将被越来越多的人类垃圾所占据。
  无限发展的文明模式正在趋近它的极限。
  在这种情况下,很多人依然保持着对科学的信赖。比如有人坚信,一旦高温核聚变的技术发明出来,人类从理论上就有了无穷多的能源。人们也坚信,只要有无穷多的能源,就可以解决一切问题。然而,这种对技术的信赖是注定要破产的。如果我们真的能够发明一种技术,将垃圾彻底回收,那种东西就会是永动机。所以在我看来,在能源问题解决之后,垃圾问题将更加严重。因为无论什么机器,输入的能源越多,需要消耗的原料就越多,产生的垃圾也必然越多。固态的垃圾难以解决,液态和气态的垃圾更难解决,而根本无法解决的是纯粹的耗散热。当核聚变产生的能量源源不断地输出之后,地球就会越来越热。那时,恐怕要用火箭不断地把热气球送到外太空,才有可能使地球保持稳定的温度。
  科学的技术使经济的全球化成为可能,但是无法解决有限地球时代人类生存的根本问题。

  既然我们目前的文明形态注定是不可持续的,我们孜孜以求的高冥尺读数岂不是成了海市蜃楼?理念的多米诺骨牌必然倒塌——存在一种超越性的冥尺吗?科学的形而上体系必然优于传统的形而上体系吗?……
  现在我们面临着两种力量的较量。一方面,全球化的藤蔓还在延伸,工业文明的车轮还在加速运转;另一方面,很多人已经看到了前面的悬崖,正在高声叫停,呼唤一种新的文明形态——生态文明。这种文明不排斥全球化,但那不是某种单一文化的全球化,而是各种文明和谐共存的全球化。就如不久前逝世的费孝通先生所说:“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在未来的新文明中,冥尺不再具有当然的地位,科学和技术依然是重要的形而上和形而下体系,但是要经过新文明原则的改造。事实上,20世纪的科学自身的发展已经走到了牛顿范式的反面,在新文明的原则之中,已经包含了新科学的内容。同时,新文明还将更多地从多样的传统中吸取营养。传统的解释世界的形而上体系将会在各自的地区得到恢复,作为信仰体系与科学并行;传统的经验技术则将在相当多的层面上融合科学的技术,以新的形态得以重建和传播。

  今年7月24日到30日,第22届国际科学史大会既将在北京召开,这次大会的主题似乎与科学和科学史并不直接相关,是“全球化与多样性”。
  这也是一个象征。


2005年5月13日
2005年5月18日
北京 稻香园

 

 

20050807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