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中国远征军对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卓越贡献

倪乐雄

 

一、中国远征军第一次入缅作战失败的原因

  1942年3月至8月,中国远征军根据《中英共同防御滇缅路协定》向缅甸境内出动,与日军血战数月,终因实力悬殊,铩羽而归,10万大军生还者约4万,究其战场原因主要有两点,一是我军全线崩溃前,在战场上始终没有发现早已参战的日军第56师团,正是这个师团先在中路挫败我军决战的计划,然后出其不意地从东线日我军薄弱之防线,席卷了整个后方,导致我远征军的全面溃败。在实际交战过程中,我军原以为当面之敌仅一个日军第55师团,既没有发现驻泰国的日军第18师团提前增援上来,又没有发现从海上登陆增援的第56师团,稀里糊涂地把三个日军精锐师团当一个师团来打,以四个半师的兵力摆了个围歼对手的阵势(日军一个师团的战斗力相当与我军一般部队7、8个师,相当于中国军队最精锐的戴安澜第200师2、3个师)。所以远征军作战一开始便陷入十分被动的状态。
  但远征军第一次入缅失败从根本上讲还是一个制空权问题,一方面,掌握指控权的一方有足够的能力来弥补情报不灵的缺陷。另一方面,日军完全掌握战场的制空权,众所周知,第二次世界大战常规作战样式是战术空军与坦克装甲部队的协同,根据德国非洲军团司令、坦克名将埃尔温?隆美尔的权威观点:“假使敌人握有完全的制空权,那么我方尽管拥有极现代化的武器,但还是无法和他作战的,那就好像是野蛮人碰到了近代欧洲国家的精兵,其胜败是不问而知了。......所以我们不能再依赖摩托化的兵力,以来作机动性的运用,因为他们是最容易受到空中攻击的毁灭?”中国远征军第二次入缅作战的胜利也证明制空权是决定性的因素,这可从敌我双方现已公布的作战记录得到验证。
  那么中国远征军怎么会得不到先前英美承诺的空中掩护呢?早在1941年5月20日,英国远东军总司令波普汉托中国军事考察团团长商震给蒋介石一信:"敝国已在向美订制飞机中,指定妥马霍克机100架,分配于贵国。翰期其能发生良好之效果也。"1以后英方食言,这批飞机全部用在了北非战场。
  1942年3月25日,即同古激战第4天,也就是英军在缅全部45架作战飞机在马圭被毁后第4天,蒋介石同印缅军总司令亚历山大将军共进晚餐后再次会谈,亚历山大亲口答应蒋介石,数星期后将有324架飞机投入缅甸战场,但直到缅甸战场全面崩溃时都不见踪影,而日军投入战场的飞机数量已经达到400多架。亚历山大说谎是为了让中国军队继续作战以掩护英军安全撤退。其实从3月份开始,德国凯塞林第4航空军团几乎毁灭了英国地中海空军基地马耳它,德军地中海补给线恢复畅通,隆美尔"非洲军团已攻下整个昔兰尼加,正准备向加查拉一线进攻,英国早就无意将空军用于缅甸战场,而蒋介石为亚历山大将军弥天大谎所迷惑,乐观地把缅甸作战看成是一场中国军队在英军绝对制空权支援下对日军的歼灭战。
  1942年4月18日,也就是我东线被日军第56师团突破之际,宋美龄致美国总统行政助理居礼先生信说:"除十足配备志愿队所需人员及飞机八十架外,其余租借案内拟拨中国之驱逐机,将拨发美国空军第十队用,以防护印度东北之被侵及防免英国远东空军之被毁灭,委座闻此建议,不胜震怒,尤其要求总统立即加派飞机三百架,以助中国远征军一项通知,......"美国方面置若罔闻。到了6月初,隆美尔在北非突破加查拉一线进逼托卜鲁克,正在印度集结、原定支援缅甸作战的实力强大的美国第10航空队,紧急向地中海转场,这时中国远征军各部尚在作艰苦卓绝之撤退。由于美国在二战中“先欧后亚”的战略,于是当北非出现危机时,英美两国先后把原定用于缅甸战场的飞机几乎全部调往地中海,致使我远征军作战失去空中掩护。


二、北非战场与缅甸战场的制空权置换

  1942年1月下旬,也就在中国远征军出征前两月,隆美尔的"非洲军团"从布鲁加港开始了进攻,2月占领班加西并控制了整个昔兰尼加。6月突破英军加查拉防线,并攻占托布鲁克,迫使守军投降。7月追击马特鲁之溃军,越过埃及边境,直逼英军北非最后一道防线--阿拉曼防线。英国和美国早在隆美尔出击时,遂打算将原定用于缅甸战场的现有的和根据《租借法案》提供的坦克、重炮和飞机全部调往北非。6月份开始,美国的装备调动现出成效,英军空军出动架数猛增。战场形势很快发生逆转,在7月中旬到8月中旬的相持阶段,英军马耳他岛的空军基地重新活跃,英国空军迅速掌握了北非战场的战略和战术制空权,几乎完全切断了轴心国地中海航线,使隆美尔的"非洲军团"得不到装备和燃料的补充。在8月最后一个星期里,英军获得50万吨补给品,而德意军队只获得1万吨补给品。
  在坐以待毙的前景威胁下,隆美尔被迫孤注一掷,同英军在阿拉曼一线展开的决战,丧失制空权的德意军队遭到惨败,从而决定了同盟国和轴心国在北非的命运。“等到蒙哥马利在10月份反攻时,美国已向英国中东部队提供了七百多架双引擎的轰炸机,近一千一百架战斗机,九百辆中型坦克,八百辆轻型坦克,九十门反坦克炮(一百零五毫米)以及二万五千辆卡车和吉普车。在美国援助的这些武器装备中,有相当部分原是打算用于缅甸战区的。
  隆美尔元帅分析阿拉曼会战失败原因时写到:“英国人的空中优势,已经使我们过去战无不胜的战术规律,都随风飘去了。除了我们自己也有一个强大的空军以外,对于敌人的空中优势,就再也找不到第二个真正的答案。在今后的任何会战中,美英空军的力量会是一个决定性的因素。”
  既然制空权是决定战场常规作战的决定性因素,那么必须承认一个基本的实事,中国远征军第一次入缅作战的失败在客观上具有不可抗拒性。以往史家不清楚这点,转而过分苛求于中国远征军自身存在的种种问题,这显然是不妥的。中国的战史学者应该负起责任来,向世人指出:同盟国北非战局的彻底扭转依赖绝对的制空权,并以放弃缅甸战场制空权、让中国远征军失去空中掩护、承受巨大压力为代价;1942年夏季,中国远征军是在失败不可抗拒的情况下,苦苦支撑着缅甸战局;盟军北非战场的制空权是用放弃缅甸战场的制空权换来的;中国远征军以其悲壮的失败换回英军在北非战场的决定性胜利。


三、中国远征军第一次入缅作战对二战战局的影响

  阿拉曼会战后,在北非战场的德意军队彻底丧失了主动权,并最终于1943年5月12日向英美军队投降。1943年7月12日,也就在北非德、意军队全军覆不到两个月,英美军队以北非为跳板,不失时机地发动西西里登陆,沉重打击在希特勒“柔软的下腹部”上,而此时正是苏德战场双方争夺战略主动权的快定性时刻,决定战略主动权易手的库尔斯克坦克大会战到达顶点,苏德双方的统帅部都放出了最后的战略预备队。德军南面曼斯坦因集团已经占领上风,苏军最高统帅部最后一支战略预备队——草原方面军罗特米斯特罗夫的第5近卫坦克集团军已经全部投入战斗,并遭受严重挫折。据俄罗斯战史学家、库尔斯克会战研究会会长亚历山大·科拉马奇金(lexander Khramchikhin)最新研究称:在关键的普罗赫罗夫卡坦克决斗中,苏军660辆坦克被毁500辆,德军420辆坦克损失了200辆。第5近卫坦克集团军司令员罗特米斯特罗夫回忆道:“当获知损失后,斯大林非常震怒,根据最高统帅部的计划,坦克部队将被使用于哈尔可夫附近的反攻,但现在却不得不重建和补充,最高统帅决定撤销我司令员的职务,差点儿把我送上军事法庭。”根据苏、德坦克2·5比1的消耗比率,德军再消耗64辆坦克,就可拼光苏军战场上所剩的160辆坦克,德军还有156辆坦克,完全有可能获得库尔斯克会战的胜利。根据战争的经验:“决定会战胜利的往往是最后的一个营。”
  因此,我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德国曼斯坦因元帅的回忆: “……在这个时候也击败了敌方机动预备队所作的反击,敌方的十个战车或机械化军均被击溃及受到严重损失。到了七月十三日,面对着南面集团军的敌军共被俘二万四千人,损失战车一千八百辆,野炮二百六十七门,战防炮一千零八十门。……。七月十三日,当战斗达到了其高潮,胜利似乎即在目前之际,两个集团军的总司令被希特勒召往汇报。他在开会时首先宣布西方联军已在西西里登陆,所以情况是已经发生了一个严重的逆转。……所以在意大利和巴尔干西部都有成立一个新军团之必要。这些兵力必须从东战场上去抽调,因此‘卫城’作战必须要停止。……我就指明出来战斗现在是正好达到了其顶点,此时若是摆脱战斗即无异于放弃了胜利。我们至少要把敌军的机动预备队都完全击溃才罢手。”
  苏军朱可夫元帅也承认:“从分析敌人的行动中可以感到,别耳哥罗德地域的敌军是由比较有主动精神的有经验的将领指挥的。实际上就是这样。这个敌军集团的首领是曼斯泰因元帅。”
  西西里登陆使希特勒惊慌失措,他拒绝曼斯坦因等将领的意见,作出了立即撤出库尔斯克会战的愚蠢决定,急忙抽调几个坦克师去应付意大利战线,放弃了快要到手的胜利,导致了德军战略主动权的彻底丧失。因此,从整个欧亚战局密切之关系而论,以及第二次世界大战各个战场不可分割的整体而论,1942年的缅甸战场同北非战场、西西里登陆、库尔斯克会战存在着必然之联系,中国远征军第一次入缅作战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形势朝胜利方向转变时不可缺少的一个重大环节,而中国对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重大军事贡献也正体现与此。

作者为上海师范大学人文学院教授

 

 

20050710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