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载2005年7月5日《中国青年报》

 

江晓原:“深度撞击”凸显科学幻想的价值

《中国青年报》记者 龚 瑜

 

  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系主任、教授、博士导师江晓原,认为此次撞击事件更大意义上是一次科学实验,“我反对把它提高到人类反守为攻挑战大自然的提法。”

  江晓原认为,这次撞击其实早在一些部美国科幻电影中实现过,因此,7月4日将发生在外太空的这次撞击只是美国人把电影创意搬到现实中的一次实践,其想法不足为奇。

  但是当江晓原坦言最初听到这个消息时,还是有点惊讶,“他们竟然把科幻片里的情节真的玩起来了。”

  据说,美国在制订某些科学规划时,会听取科幻小说作者或者科幻电影编剧、导演的意见,这在其他一些国家简直是不可想象的。虽然科幻小说在人类世界中实现也不乏先例,比如“科幻小说之父”儒勒·凡尔纳在《奇异的漫游》中的科学幻想真的在20世纪成为了现实:如“80天环游地球”、人类登月,大型潜水艇等;或者如最早出现在捷克科幻作家恰配克的《罗索姆的万能机器人》中的机器人现在也已经广为应用。但是江晓原表示,科幻元素对人类社会的确有影响,但即便如此也并非每个元素都有实践意义。

  当然,幻想也有科学价值。此次“炮轰”彗星的实施实在有点像美国大片《天地大冲撞》(Deep Impact)中所描述的部分情节,而江晓原也曾在一篇关于此片的评论中指出,科幻作品越倾向于唯科学主义立场,就越“硬”,同时也就越可能具有科学价值。《天地大冲撞》就是这样一部有点“硬”的影片,它提供了这样一种人类真真假假设想过甚至预言过多次的灾难场面,彗星正向地球飞来,人类如何自救?

  当不少媒体形容此次天文热点事件的精彩程度为现实版的“天地大冲撞”时,江晓原认为,事件本身的科学价值应该更加明显。这次是人类主动去撞,以获得一些科学数据,但如果下次真的彗星来撞地球了,被动的地球人必须采取行动去撞毁它,因此“天地大冲撞”更像是一次实战演练,是防患于未然。

  同时,江晓原认为,把这次事件放在更大的背景下来审视,则会发现美国人的军事称霸目的。虽然美国目前处于科技领先地位,但是它也必须在地球陷入危机时站出来做点事情,因此客观上美国的行动对其他国家的人民也都是有好处的。

  关于此次“深度撞击”(DeepImpact)号宇宙飞船发射的撞击舱内还将携带刻满全球56万天文爱好者名字的光盘,包括上万名中国天文爱好者名字,江晓原觉得这样的举动更像是一种展示行为,就如1977年发射的“旅行者”1号飞船携带的“地球名片”一般,如果撞击计划失败,撞击舱成为“太空漂流瓶”的话,就有可能让外星生物发现人类的存在。

  说到外星人,江晓原还猜测了撞击的另一重军事价值,如果人类始终期待着与外太空生命的接触,那么首次接触的形式是和平还是战争,现在还无法判断,因此此次撞击作为军事演练也是很有价值的。

  对于“人类首次创造美妙天象”的说法,江晓原认为着眼点应该在其科学意义上,因此更准确的说法是,人类在外太空进行的科学实验。

 

 

20050710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