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世界物理年:科普出版工作者的认识

胡升华 (科学出版社科普分社社长)

 

  1945年8月6日和9日,美国分别在日本的广岛和长崎投下了原子弹,同年8月10日,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抗日战争胜利后的一段时间,物理学家几乎成了社会上最忙的人,他们不断受到社会各界的邀请,做报告、写文章,满足公众对核物理的强烈的兴趣。可以说历史上从来没有一项科学发现能像原子核分裂一样让世人产生如此强烈的震撼。20世纪前半叶,物理学时不时做出不可思议的、奇迹般的发现,大师级的人物有如井喷一般涌出,悬念不断,惊喜不断,造就了物理学乃至科学的辉煌。没有20世纪的现代物理学,就没有今日的电视、计算机、激光、手机等高科技产品,就没有今日的物质与精神文明。称20世纪为物理学的世纪毫不过分。
  然而,20世纪后期,物理学的地位开始下降。震撼人心的发现少了、别具一格的物理学大师少了,公众渐渐远离,学生也在物理学的大门口裹足不前。
  面对物理学和整个科学发展的危机。国际物理社会认为必须采取行动了。   “2005—世界物理年”就是国际物理社会进行的一次全球范围内的造势,意在重塑物理学的辉煌。活动的契机是纪念上一世纪物理学的领军人物爱因斯坦做出狭义相对论等三大奇迹发现100年。
  世界物理年纪念活动对科普出版也不啻注入了一剂强心剂。目前科普出版叫好不叫座已是不争的事实,究其原因,一是缺乏扩散力,二是缺乏穿透力。扩散力不足,反映出的问题是作品没有引起广泛的社会兴趣,或者说在一场吸引力的比拼中,科普作品还缺乏抓住公众眼球的手段和能力;穿透力不足,则反映作品缺少给读者带来心灵震撼的力量,不能引发连锁反应。新世纪里科普出版人的镇山之宝依然是活跃在上一个世纪的大师们的经典旧作。这与公众脑海里的物理学形象也是吻合的。
  西方一些学者认为,科学也是一种文化现象,至少科学的价值观会受到社会文化的影响。由此是不是可以认为20世纪美国贩卖的物欲文化使实用主义成了科学的主流?如果是这样,我们就应该呼吁给心灵的自由创造让出更大空间,我们需要第二个爱因斯坦带来物理学理论的一次新的革命。
  科普的疲软其实也折射出科学的疲软。科学革命诞生之日,也会成为科普出版跃上新台阶之时。科普出版人从狭隘的功利主义出发,也会期待科学的突破。为科学的发展推波助澜是科普出版人分内的事。这或许是出版界积极参与世界物理年纪念活动的内在动力。
  为纪念“世界物理年”,中国物理学会从2004年初开始筹划“物理学科普图书全国联展”。为此于2004年3月,向全国出版界发出通知,分三个主题征集优秀书目:
  (1)中外物理学家传记;
  (2)物理学家介绍物理学发展历程、物理学思想方法和物理学新进展的普及性读物;
  (3)物理学与社会、物理学与人类生活。
  邀请全国出版社以拟列选、已列选以及已出版的单种或系列图书出版项目或选题计划,向中国物理学会申请加入“联展计划”,经中国物理学会审批通过的图书将由中国物理学会统一提供包含“世界物理年”全球纪念标识和“中国物理学会推荐”字样的不干胶圆形图标,供各出版社粘贴在入选图书的封面上,以进行联展。联展活动计划于2005年暑期在全国大书城进行。届时中国物理学会将配合图书的联展举办物理学科普讲座,把世界物理年纪念活动推向高潮。
  物理学会的通知得到了科学出版社、湖南科技出版社、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湖南教育出版社等科普出版重镇的积极响应。经专家评审,共有13家出版社的69种图书获得了推荐参展资格。本人所在的科学出版社是参展的牵头单位之一,这次共有10种图书入选,其中有刚刚出版的冯端、郝柏林、于渌、陆埮等院士为“世界物理年”奉上的佳作新编,留德中国物理学者学会译介的《未来世界的100种变化》,此外还有伽莫夫的经典著作《从一到无穷大》、诺贝尔奖获得者埃及裔美国科学家泽维尔的精彩自传、美籍华人物理学家崔琦的亲友谈崔琦的文集──《求知乐》等等。关于《求知乐》一书,编辑部内戏言:如果书名改为《第一个获诺贝尔奖的河南人》恐有不俗的市场表现。
  科普出版工作者衷心希望能汇入到全球性的世界物理年纪念活动中去,以良好的作品向读者展示物理学的精彩,让一般大众分享物理学家的非凡见识及信念。我们也衷心希望科普出版能借世界物理年全球纪念活动的东风,跃上新的台阶。

 

20050620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