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两个吴伯泽?

尹传红

 

  我跟吴老伯泽先生见面不多,交往也很少。说来惭愧,我一直有一个误会,以为在科普翻译和科幻创作两个领域,是同名同姓的两个“吴伯泽”在走笔。
  作为一名科普爱好者和科技新闻工作者,我先前只知道伯泽先生是一位严谨认真、口碑甚好的科普翻译家,也读过他的一些译著(早年的如《你知道吗?——现代科学的100个问题》、《物理世界奇遇记》,近年的如《艺术与物理学》、《展演科学的艺术家——萨根传》);作为一名业余的科幻研究者,我又注意到:一篇名为《隐形人》的科幻小说(于1979年2月份在《工人日报》上连载)名头不小,后来曾被多部科幻小说选集收录,其作者是吴伯泽。
  兴许是受一种惯性思维的影响,我并没有把这位在幻想领域天马行空的“吴伯泽”,跟那位严谨认真的科普翻译家“吴伯泽”联系在一起,虽然这“两位”吴伯泽的作品我都拜读过。(无独有偶,也有不少读者误以为中国有两个同名同姓的作家“叶永烈”:一个是写《十万个为什么》、《小灵通漫游未来》等的科普、科幻作家叶永烈,另一个则是写《江青传》、《历史选择了毛泽东》等的纪实文学作家叶永烈。因为在读者看来,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作品,不可能出自同一个“叶永烈”笔下。)
  在中关村的一次聚会上获悉伯泽先生撒手离去,大家不约而同地发出感叹:现在难得找到像伯泽先生这样高水平的科普翻译了。得知伯泽先生的本行是物理学专业,当晚回到家里,我即翻检出《隐形人》那篇小说来看。从小说作者对自然科学、尤其是物理学的引述及熟悉程度我判断:他想必就是那位念物理学专业并且搞科普翻译的吴伯泽了!后来向了解先生的朋友问询,亦得到了肯定的答复。
  《隐形人》可能是伯泽先生写过的唯一一篇科学幻想小说,相关情况目前尚不知晓。就小说本身而言,“时代”的痕迹是比较重的。不过,在科学构思方面,即便是今天看来,也还有其独特、新颖之处。
  小说讲的是,一个名叫赵卫国的工程师,业余研究出了隐形服。他悄悄地进行效果试验,“制造”出了一系列让人感到莫名其妙、不可思议的“怪事”,同时也引起了国外机构的注意。市公安局将计就计作出“安排”,赵卫国被绑架了。在郊区的一间屋子里,赵卫国利用自己的发明机智地与绑架者周旋,最后与公安人员一道,终于挫败了那帮家伙的阴谋。
  在小说中,吴伯泽借主人公赵卫国之口指出:英国作家威尔斯(1866-1945)在他的科幻名著《隐身人》中所设想的隐形术其实并不高明,从物理学的角度看也是行不通的。(威尔斯设想:主人公在服了一种药水后,全身的器官里里外外都变成完全透明,既不吸收光,也不反射光,从而成了一个谁也看不见的隐身人。)而由他设计的隐形服(一个非常复杂的光学系统),能产生一种巨大的力场,让射到它上面任何一点的光都改变方向,不射到穿这件隐形服的人身上,而只在隐形服内部拐弯抹角地前进。这样,站在隐形人身后的人就会原封不动地接收到这束光线,一点也不觉得有什么东西把光线挡住。所以,他也就无法感觉到隐形人的存在……
  小说的结局是:发明家把隐形服的设计图和使用说明书交给了国家科委负责同志,说:“它应该属于祖国。”而这位负责同志表示,要在隐形服的设计基础上,尽快研制出反隐形探测器,以防受制于先发制人的敌人。
  写此“另类”小文一篇,谨以追念尊敬的伯泽先生。

 

20050429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