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载《科学对社会的影响》2004年第2期

 

北大:横看成岭侧成峰

朱效民

 

  时光荏苒,转眼离开平静而又充满活力的校园已经一年多了,繁忙而又浮躁的工作之余常常回想起象牙塔里面的时光,如同清风徐来,依然恍若昨日。细细品味,常有余音绕梁之感,今摘录几则,与君同乐。


  “一流”、“二流”和“三流”

  北京大学私下里流行一种说法:一流本科、二流硕士、三流博士。清华大学暗地里也有类似的传言:金本银硕铜博士。这,应该是事实。不过,如果把棍子都打在学生身上则恐怕有失公允。在下看来,北大有一流的本科生是因为中国有一流的中学,这一点从每年世界中学生奥林匹克数理化生等各类国际竞赛里中国孩子们的优异表现就可以看出来;北大只有二流的硕士是因为中国只有二流的大学,这一点只要看看国内众星捧月般的北大、清华两所学校在世界大学排行榜上的位置即能毫不含糊地得出来;北大只有三流的博士是因为中国只有三流的研究生院,这一点有中国研究生院里的学术研究水平为证。
  清华大学原校长梅贻琦曾改《四书》中的两句话为:“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美国哈佛大学校长曾坦言:我只有两个职责,一个是找到世界各地有才能的人,一个是设法筹到钱。斯坦福大学校长在被问及做校长的哲学是什么时,也回答道:我的哲学是没有哲学的哲学,我的工作就是把最优秀的教授留在斯坦福。可见大师、教授之于大学的重要性。大学,乃大师之学也。
  现在的问题是,新中国成立至今已逾半个世纪,可我泱泱中华举国上下尚无一人问鼎人类智慧奥林匹克山上的皇冠——诺贝尔奖,就连国人自己设立的诸如国家自然科学奖、国家技术发明奖等奖项的一等奖也常常付之阙如,拿不出手。中国的大学里有没有在世界上真正具有开创性、能够自成一统、引领风骚的学术大师已不言自明。大师不存,徒之焉附?每年9月,中国的名牌大学们总要对自己高分录取的待加工品——新生彼此炫耀一番,而周而复始、年复一年,一流的新生变成了二流、三流的毕业生又该怨谁呢?

 
  人才——不拘一格北大人

  北大的人才是没有一定之规的,因为从北大出来的不仅仅有人才,还有奇才、怪才,甚至还有歪才、鬼才。一句话,不拘一格出人才。各路才杰,或指点江山、激扬文字,或笑傲江湖、独行天下,超凡而脱俗,恁地潇洒。
  北大自然是崇尚学问的,北大的人才自然当以学问见长。但是,在改革开放、万象更新的今天,北大固有的人才定义无疑应该有所扩展。北大不能只出中国传统意义上的学问家,这对于中国社会的发展需求来说太奢侈,甚至可以说是一种浪费。北大同样应当出一流的政治家、一流的实业家、一流的艺术家、一流的军事家……北大学子是世界上一流的原材料,北大人没有必要束缚自己。
  哈佛大学向来不仅以自己学富五车的教授校友为荣,同样以自己的6位美国总统校友为荣,以哈佛商学院20%的毕业生在美国500家最大公司担任要职为荣,北京大学也应与时俱进、当仁不让,不断拓展自己的胸怀和气魄。


讲座——北大的天堂

  北大的学术讲座无疑是燕园里一道瑰丽的风景线。少长咸集,高手过招,迸发出的思想和激情色彩缤纷、美不胜收,如同此起彼伏的焰火始终把北大的精神家园照耀得绚丽多姿。燕园的讲台上时常有大师级的人物来客串,从学术泰斗、政坛要人到商界高手、文艺名流,群星荟萃,异彩纷呈。1998年5月北大百年校庆,孩子般的北大本科生们和几位华裔诺贝尔奖获得者坐在了一起,一起讨论、一起聊天。有了临渊羡鱼的机会,往往有利于下退而结网的决心,这些天赐机缘对于北大学子们来说实在是太照顾了。五光十色的各类讲座是北大真正的精神乐土,思想家园,人们在此尽可以神游三界,心骛八极,放飞梦想,纵情高歌。
  不过,平心而论,北大的一些讲座有时也会just so-so(很一般),听后常常令人感到失望。但这同样有好的一方面,使你认识到即使是中国第一学府里的水平也并非想象中的那么高不可攀,同样也是奋力可及的,从而增加前行的勇气和拼搏的信心。这种认识、这种心态对于一个漫长征程中的青年跋涉者来说显然是非常重要的。


自信——北大的品牌

  每一位刚进燕园的北大学子都会自然而然地产生一种“山登绝顶我为峰”的感觉。北大人的自信是写在脸上的,争强好胜的年轻学子们都心照不宣地明白一个道理:你能做到的事,我也能做到;我做不到的事,你也同样做不到,起码好不到哪里去。因而,在北大,常常是任何人都不把别人放在眼里,同时任何人在别人眼里什么都不是。走在校园里,没人会把你当回事儿,当然啦,你也没什么必要把他(她)当回事儿,从而可以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地尽情挥洒你自己,这种感觉不也是蛮好的嘛。
  北大毕竟是高人汇集的地方,日子久了,尽管“曾经沧海”,年轻的北大学子们仍然会领略到山外有山,天外有天的景致,加上英雄相惜,北大人也会多多少少虚怀若谷起来,把一部分自信从脸上移植到心里,从而自信的更成熟一些。


幸会北大,不亦乐乎!

  北大教授刘伟说:“北大从来没有刻意地去改造谁、塑造谁,但她却的确深深地影响着每个北大人的性格。”北大科学方法论教授孙小礼先生在期未考试中给学生出的考题是:“提出你认为本学科里最有意义的问题”。宽容大度的北京大学就是这样尽可能地放开你的翅膀,最大限度地让你展翅高飞,真正给你天马行空的机会。如果说“厚德载物”的清华象是一块厚重坚实的土地,那么自由平等的北大则更象是未名湖倒映的那片高远的天空,在碧天白云间任你腾跃、任你翱翔。
  北大是一片理想的青藏高原,在这里你能一览众山小,饱览无限巍峨风光。北大人开垦的是一片精神家园,拓展的是国人的精神空间,在这里你尽可以心游神驰,纵横捭合。
  鲁迅先生曾经说过:“北大是常为新的,改进的运动的先锋,要使中国向好的,往上的道路走。”1995年,《未来之路》的推销商在广告词中告诉大众:“在信息时代不了解比尔·盖茨的想法是危险的。”在这里,我要说,今天的中国人如果不知道常为新的北大的声音那将同样是危险的。

 

 

20050429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