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载《三联生活周刊》1999年第5期

 

侠客的生存

田 松

 

  侠客是中国人民喜闻乐见的一类人,他们生活在我们的生活之外,又能在我们遭难的时候搭救一把,所以人人都愿意遇到他们,遇不到就看武侠小说。但很少有人描写过侠客的生存方式,似乎侠客是不需要考虑生存问题的,他们总会有无穷尽的财产供他们行侠仗义。但这财产从何而来?去偷、去抢?都不是侠客行径。金庸笔下的侠客大多成帮成派,似少林和尚侠,总有人自动赞助。就算是浪子令狐冲,也不需要考虑生存问题,顶多带着恒山的小尼姑用刀剑和一个“鱼肉乡里”的大户谈一谈,让他主动捐些银子就是了——在金庸和广大读者看来,这都是侠义行径分吧?印象中,只有古龙描写过一些孤独而贫穷的侠客,他们需要用自己的劳动解决温饱问题——比如让他们给人扛包。我喜欢扛包的侠客。他们也是普通人,只是多了一些侠义心肠。行侠仗义只是他们生活中的特殊事件,而非常态。如果一个人专门以行侠仗义为生,那他的生存就大有疑问——让别人供养,自己去弄一个侠客的声名,总不大好意思吧?你不扛包,就要有别人为你扛包,不论人家是否心甘情愿,你总是被别人养活的。当然最好的办法是行侠仗义这件事本身也能挣钱,就可以用义举来养活自己,行侠仗义这个行为就可持续发展了。
  王海就是这样的侠客。
  很多人认为王海不是侠客,因为他打假是为了自己,而不是为了别人,即使帮人打假,自己也要赚钱。所以另一个打假战士郭振清才是,因为郭帮人打假,不但分毫不取,常常还要自己掏腰包。但是郭的行侠是以自己的利益受损为代价的,是不可持续的,而且难免要连带着让妻子和孩子替他扛包,是不好的。郭的行为只表现出了对弱的同情,却没有对恶的打击,所以只能说是善,离侠的距离还远。佛主舍身饲鹰,只能救一个具体的鸽子,而鸽子还是鸽子,鹰依然具有的杀鸽欲望和能力。只行善不惩恶,不可谓之侠。但是王海以一已之力对抗有组织的恶,不可不谓之侠。虽然他没有给任何一个人具体的好处,但我们每个以消费者身份出现的人都已受惠于他。
  由此推之,我们每一个人也都可以有侠义之心,在受到了不公正的侵害能够奋起抗争的时候就可以称为侠。与王海不同的是,侠是他的日常生活,却是我们不愿遇到的特殊事件。
  这就更能衬出王海的侠。

20050328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