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载2005年3月4日《中国图书商报》

 

生活在碎片中或长卷里

吴 燕

 

  事情要从很久很久以前的战国时代说起。话说那天荆轲领了燕太子丹的一番信任与期望之后带着樊于期的脑袋和燕督亢地图就来到了秦国。嬴政一看就乐了,却没成想荆轲把这画卷慢慢展开却露出了藏在里面的匕首。原来这荆轲是个刺客。当然后来这件事没能成功,也就给后人留下了“风潇潇兮易水寒”的悲壮慨然。
  美国人戴维·玻姆也有这么一轴画儿,不过,打开时那里面倒没展开匕首来,因为在他的这幅画轴中,卷着的是整个世间万物。我说的是《整体性与隐缠序:卷展中的宇宙与意识》这本书,读着的时候我就联想到了一幅长长的画卷,它将我们生活的破碎的世界重新整合为一体。
  今天的我们生活在碎片中。在这个破碎的世界中,艺术、科学、技术和人类的一般成果都被分割成了专业性的东西,而每一种都被认为在实质上是独立于他物的。而旨在弥合分裂而建立起来的交叉学科最终却增加了一些更加分离的碎片。与此相类似,我们生活的社会、我们悠然于其中的自然,也都以这种碎片的方式而存在。在玻姆看来,这种碎片式的生活恰恰是今天诸多危机的原因。不过,尽管许多人已经意识到这种生活在碎片中的困境,但这一意识显然并不彻底。而玻姆将要在这本书中完成的任务并不仅仅是厘清碎片与危机的关系,事实上,作者将在厘清概念与关系的基础上,提出一种洞悉外部世界的眼光,或曰观察方式。
  通常看来,这种碎片化的生活方式大概起源于机械论哲学,但在玻姆看来,如果真要溯源而上,它的起源还要早得多。当人类首次认识到人与自然不是同一的之时,这种破碎化就已经出现了最初的苗头。由此开始,人们“逐渐把这种分割过程扩展到了它正当地发挥作用的限度之外。本质上说,分割的过程是一种对事物进行思维的方式,这种方式主要在实际的、技术的和功用的活动中是方便的和有用的。然而,当这种思维模式更广泛地应用到人关于自身和他生活于其中的整个世界的观念时,人就不再把分割结果看成是纯粹有用的或方便,而开始把他自己和他的世界看作并经验为实际上是由独立存在的碎片构成的。当以这种破碎的自世界观作指导时,人就要以某种方式将自我与世界打碎,致使一切似乎是符合他的思维方式的”。打个比方来说:你有一块地,而且正好弄来了不少各种植物的种子,那么在把这些种子种下之前,你多半会先把这块地按照你希望的方式分割一下,比如划个井字或者田字什么的,当然,这是为了种起来方便,长出来自己看着也高兴。但是,假如你真以为划分成不同小块的地真的就是破碎的,那你就错了。因为事实上,这些划分出来的小块土地正是划分土地的人所造就出来的。
  分地问题或许太过简单,会出错的人不会太多,毕竟自己划分的田地自己应该最清楚,但在其他一些境况下,人未必就能这么清醒了。比如说,看待科学的眼光以及对于理论的理解。而此书首先所考察的也正是科学发展的历史。以原子论为例,它来自两千多年前德谟克利特的智慧的大脑。它的意义在于“使人们用一组单一的基本成分穿过遍及整个存在的单一虚空的运动来理解整个世界的大量变化”,也就是说,在最初的时候,它赋予人类的是一种观察世界的眼光。但是后来伴随着原子论的发展,人们开始越来越将它看作是一种绝对的真理,而真的认为整个实在实际上只是由或多或少机械地共同作用的“原子建筑块”构成的。于是,问题就出现了。当然,闯祸的并不是原子论本身,而是将原子论视为一种绝对真理的观念。事实上,无论把何种物理学理论作为绝对真理都必然导致物理学中一般思想形式的僵化,而这种僵化最终将促成一个破碎的世界。
  从托勒密的宇宙到哥白尼的星空,从牛顿的刚性铁板到爱因斯坦的弹性垫子,每一种理论之间都会有所差异和区别,如果认为这些理论是对应于“实在自身”的真知识,那么就必然会得出这样的结论,即:约1900年之前牛顿的理论是真实的,而后当相对论和量子理论突然变成真理时,牛顿的理论就突然变成虚假的了。这当然与实际的境况并不相符。但是,当我们将一切理论都看作是洞察世界的形式的时候,这种境况就会得以避免:这些洞察形式既不真也不假,它们只是在一定的范围内清晰,而超出这些范围就不清晰。
  科学的历史为此书的哲学讨论铺展了一片深厚的背景,在追溯历史的基础上,作者又进一步从语言上对这种破碎化的思维方式进行了考察,结果发现:主谓宾结构的现代语言助长了这种破碎化的进程。如我们所看到的,这是一种无所不在的结构,而“它在整个生活中导致的功能是使思想倾向于把事物分割成独立的实体,这些实体被认为是本性上固定不变的。当这种观念被贯彻到底时,人们就会获得这样一种流行的科学世界观:认为任何事物最终都是由一组有固定本性的基本粒子组成的”。
  语言的无处不在似乎注定了我们要将破碎进行到底,但玻姆在此书中想做的并不仅仅是将世界撕得粉碎给我们看,他所做的似乎更像是将世界打碎再重建,并在这一过程中体验一种追问终极问题的乐趣。
  作为一位量子物理学家,玻姆以大量的篇幅从量子理论的角度考察对上述问题加以考察,从而揭示了人类宇宙观从整体到破碎再到重新整合的过程,这种变化的过程显然是令人满意的。正如玻姆在此书中所言,“量子理论中所需要的描述序的一个核心变革,是抛弃把世界分析成分离存在但处于相互作用之中的相对自主的部分的观点。相反,现在乎先需要强调的是未分割的整体性,在此整体中观测仪器与被观测物是不可分离的”。由此,观察者与被观察对象之间不再是相互对立的,而成为一个整体实在的、结合在一起并相互渗透的两个方面,不可分割也不可分解。
  在对整体性与破碎性进行了一番从历史到语言再到科学的考察之后,作者在此书中提出了一个隐缠序的概念。以隐缠序来考察运动,我们将看到,运动不再如我们通常所理解的是现在的东西与现在不存在的东西之间的一种主动关系,而是“现在的东西的某些状态与现在的东西的其他状态之间的关系,这些不同状态是处于不同的卷入阶段中的”。相应地,我们关于实在的看法也经历了这样一种变迁:以往的理解认为,现在的东西是现在的东西对于现在不存在的东西的一种主动关系,而以隐缠序的观念重新加以审视就会发现,作为一个整体,实在的实质是处于不同卷入阶段的不同状态之间的关系。此时,空间和时间不再是确定不同成分相互依赖或相互独立关系的主导因素。一种关于实在本性的新的观念也呼之欲出。
  整本书读下来就可以发现,作者在此书中所呈现的线索是丰富的,观点也颇具启发性,而他以量子物理学的研究进路而建立起其隐缠序概念的工作也揭示了,科学的发展无疑开阔了人类打量世界的视野,但更重要的是,它同时拓展的还包括人类看待科学本身的眼光。以作者在此书中所反复强调的立场来看,此书所提出的种种理论所带给我们的当然也并不是一种描述实在本性的真知识,与所有的理论一样,它也只是一种洞察世界的方式。


《整体性与隐缠序:卷展中的宇宙与意识》,(美)戴维·玻姆著,洪定国等译,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2004年12月第1版,定价:21.00元


2005年2月14日·北京

 

20050302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