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载2004年3月4日《科学时报》

 

科学与性别

刘 兵

 

  在每一年中,都有许多的纪念日。3月8日,就是一个广为人知的节日,每到临近此日,各种媒体便开始有意识地“关注”女性了。其实我们不妨将这个节日与其他一些节日比较一下,例如,像五四青年节,或六一儿童节等。在比较中,就会发现,虽然我们也因为青年节或儿童节的到来而更多地对青年或儿童有所关注,但差异还是明显的,这就是,我们会比较心安理得地认为,青年和儿童是在成长中,因而需要被关注,但其在成长中的不成熟或相对的弱势,却是可以期待随着其成长而得以改进的。但对于妇女节就有所不同的,人们关注女性,背后经常是隐含着诸如像不平等甚至歧视等许多的潜台词的。
  一般地关注女性,或者说两性间的不平等问题,显然是重要。然而,具体到具体的领域,这种不平等又有着具体的表现。在科学领域中,两性不平等的问题由来以久,而且,现在对于科学和性别的研究,已经成为女性主义学术研究中的显学了。
  说到科学中的性别不平等,其鲜明程度远远地会高于其他领域。这一点是人们非常容易理解的。例如,最突出的,莫过于科学史的记载。当人们翻开任何一本科学史时,都会看到,其中被记载的杰出女性科学家的人数,要在数量上远远地少于男性科学家。这是历史。
  就现实来说,其实也差不多。例如,以《科学时报》上前两年曾刊登过的一篇题为“”的文章为例,其中举出有这样一组数据,“在北京大学物理系招生中女生比例:50年代为12.7%,60年代为20.2%,70年代末达到过39.5%,80年代为15.9%,而90年代锐减为4.6%。”由此说来,尽管我们多年来一直倡导男女平等,但就这组数据来看,其中显示出来的趋势却是,至少在科学领域中,不平等却在日益加强。
  由于有这样的不平等的存在,人们便会以各种的方式来关注科学与性别的问题。但由于理论基础的不同,关注的方式也是非常不一样的。
  说到理论基础的不同,便涉及到了女性主义理论的发展。在有关科学与性别的问题上,也是一样。近几十年来,公允地讲,在西方国家的学术界有关的理论发展是非常迅速的,而且有着众多引人瞩目的新成果。简要地讲,传统中,当人们认识到了科学中的性别不平等的问题,最先注意的,是带来了这种不平等的诸多社会因素。当然,这种关注是重要的,而在我们国家中,大多数谈论科学与性别问题的文章,基本上也还是属于这种范畴的。然而,就女性主义的理论发展来说,这还只是第一步,还只是初级阶段。
  随着女性主义理论的深入发展,人们对于科学与性别之关系的认识也不断深入,现在,可以说已经远远地超出了原来那种只关注某些社会因素带来的在科学中对女性的歧视以及性别不平等的认识,而是利用诸如像社会性别等新的分析范畴和视角,将科学中的性别问题扩大到范围更广的历史、哲学和社会学研究中,扩展到对于科学的发展和社会的发展的认识和反思中。
  要想在一篇短文中全面回顾这些理论的发展是不大可能的。但是,以点带面地提到一些有代表性的例子,也还可以部分地让人们体会到有关研究的重要。例如,对于科学本身,传统中被认为是客观的,是价值中立的,当然也是与性别无关的。但随着女性主义对于科学之本质的历史与哲学研究,人们开始注意到在科学中性别所打上的烙印,注意到科学的性别属性。对相关的研究结论当然还存在着争议,然而,其中的一些研究工作,却是严肃的学术探讨,可以为我们对于科学的思考提供一个新的、以往却为人们所视而不见的维度,即性别的视角。像这样的工作,显然是非常有启发性的。
  随着女性主义理论的发展,随着对于科学与性别问题研究的深入,相关研究的视野也越来越广阔,甚至拓展到像生态环境问题等领域。例如,生态女性主义就是既涉及到科学、性别、生态环境,也涉及到社会发展、社会体制、意识形态等诸多重要的问题的新理论。在一些研究中,学者们将女性受压迫被歧视与生态环境遭破坏的问题统一起来,提出其间的密切关联,认为不可能在忽视其中一方的情况下单一地解决另一方的问题。进而,像一些第三世界的生态女性主义的进展,对于像“发展”、科学技术的应用在社会发展和性别问题上带来的影响等,也都提出了非常深刻而且极富启发性的见解。
  令人遗憾的是,由于种种原因,像这样一些有关的女性主义理论研究进展,在我国还被关注得非常不够,以至于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人们对于相关问题的认识,也影响了对于性别平等及其他与之密切相关的重要问题的解决。例如,最近在关于“敬畏自然”问题的讨论中,就很少有对于像这样一些与女性主义研究相关的生态环境理论被引用提及。更有甚者,在像“敬畏自然”或者对于科学主义等问题的讨论中,还有一些学者干脆将女性主义归入反科学的行列。这可是说是在性别问题上另一种新的错误观点的具体表现,也可是说正是一些女性主义者所批判的那种体现在科学问题上的男权意识形态的明显表现。
  要解决科学中的性别不平等问题,就需要有深入具体的研究,需要有理论的突破和新的认识,否则,也许我们将只能长期地把性别平等,特别是科学中性别平等的追求停留在口头上。
  但是,正如许多女性主义者注意到的,在目前的社会中男性意识形态仍然在很大程度上居主导地位的今天,要想改变人们长期以来形成的传统观念,又是非常困难的,是阻力巨大的,需要我们继续付出艰巨的努力,才可能会带来些许的变化。因而,要实现真正意义上的男女平等,路途肯定是遥远的。这也正是为什么今天我们还要以这种方式来庆祝“三八节”原因。
 

 

20050313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