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载2005年2月25日《科学时报》

 

人的尊严何以体现

田 松

 

  看到《新京报》葛剑雄先生文章《人的尊严是第一位的》1,心中一亮,一位学力深厚的历史学家加入这场人与自然关系的争论,值得关注。遗憾的是,葛先生并未超出流俗之见,稍有不同的是提出了尊严问题。
  葛先生认为:“人的生命、人的尊严是第一位的,当人类与其他生物或非生物的利益发生冲突时,我们只能先考虑人类。”这意思是说,人类高于自然,为了保证人类的生命和尊严可以侵夺自然的利益。
  对于尊严,不同的时代会有不同的看法。在大多数时候,人的尊严并不表现为占有,而是表现为放弃,表现为有原则地拒绝。比如在泰坦尼克号的沉没中,一直坚持演奏的乐手们是有尊严的,而那些凭借一把子力气抢到了救生舱位置的男人,即使获得了生命,也是没有尊严的。在人与自然的关系上,放弃对自然的肆意掠夺,过简朴简单的生活,并不会使我们失去尊严,反而会使我们获得尊严。
  葛先生说:“火的使用、工具的发明、栽培农业、定居以及城市化,都曾使大量其他生物毁灭,极大地改变了局部区域的自然环境。”并反问:“在可预见的未来,人类能放弃这些进步,退回到野蛮时代吗?”我也觉得不能。不过,对于过去的评价我姑且放下,我要问的是:人类还要“进步”到什么样子?你到底要占有多少利益才算有尊严?有电灯不够,有电视不够,有手机不够,有汽车还不够,到底多少算够?!
  是否承认自然权利是两个不同的思想模式,在各自的框架内具有各自的合理性。然而,我们现在所念兹在兹的发展模式已经遇到了不可逾越的屏障——地球有限!即使只有十分之一的地球人按照现在美国人的生活方式生活,地球的资源已经不够用了,人造出来的垃圾已经无处可放了。不要指望科学技术能够解决这个问题,因为技术再发达,也造不出永动机和聚宝盆来。所以,全人类的美国化是不可能的,美国自身的美国化也是不可持续的!在人类优先的原则下,人类的欲望只会无度膨胀,就如癌细胞,在耗尽了自然之后,还要整个生物圈为之陪葬。
  当然,葛先生可以说他考虑的不是奢侈的生活,而是基本的生存。“在这个地球上,多少人挣扎在死亡的边缘,多少人还没有解决温饱。”因为贫困,所以要发展,所以要让自然出让利益,对于这个常见的说词,肖伯纳早有回答。有人对肖伯纳说:“一见到你就知道有地方在闹饥荒。”肖伯纳答:“一见到你就知道饥荒的原因。”在当今世界,人的贫苦并不是由于那里的人们不知道怎么在与自然利益相冲突的时候首先考虑人类,而是由于人类社会之间不知道相互考虑。李昌平早就指出,农民的贫困是制度性贫困,技术进步解决不了农民问题。有人说,怒江电站可以发电多少千瓦,一举使当地百姓脱离贫困。然而,现在反对怒江建坝的,不仅有生态专家和环境运动者,也有当地民众。据说虎跳峡电站每年将给丽江市上缴四个亿,又是丽江的哪一个地方吃不上饭了,非要这四个亿不可?建电站不但不是解决贫困的方法,甚至是加重贫困的原因。因而真正解决贫困的方式不是进一步掠夺自然的利益,而应该是让富裕地区的人们出让一部分利益,少一点奢侈。
  更何况,贫穷并不意味着没有尊严。一个好的社会,应该让社会的普通一员通过平凡的劳动获得尊严。鄂温克人本来是有尊严的驯鹿人,被强行搬到山下,接受“进步”的生活方式,就成了没有尊严的被施舍者。葛先生所赞同的这种人类优先原则和单向发展观,正是文化多样性和生态多样性消失的一大根源,也是使人类失去尊严的一个原因。
 
  葛先生还说:“我并非主张人类可以为所欲为,而是要说明顺应自然的前提是探索自然的奥妙,掌握自然变化的规律,这既需要正确的理念,更离不开科学技术。”这种论点看似中正,其实隐含了现代人的理性狂妄和认知偏见。这无非是说人要学会骑自行车就要先学静力学、动力学……,人要吃饭就得了解消化吸收系统……,莫非猴子们都是饿死的憋死的?
  夫子云:“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苏格拉底也说:“我比别人多知道一点点,是因为我知道我不知道。”在自然面前承认自己的无知,保持对她的敬畏,是知也。获悉了自然的某些局部的奥秘,当然可以使人获得尊严,但是由此相信自己一定能够掌握自然的全部奥秘,往好里面说,是一种乐观的信心,往中里说,是一句无法证伪的大话——按照某些人惯用的说法,根本不是一个科学命题。往坏里说,我就不说了。反过来,即使人类保持原始的自然崇拜,顶多是一种相对保守的生存方式,也算不得什么罪恶,更不意味着人就失去了尊严。至于说活人献祭,难道所有的自然崇拜都是要求活祭的吗?我相信葛先生自己就能举出一大堆案例。退一步讲,难道自然崇拜的方式就不可以与时俱进吗?而且,谁说敬畏自然就一定要拒绝科学,回到原始的自然崇拜呢?相反,靠着一句无法证伪的大话就相信自己已经全知全能,进而把人类当下的生活方式建立这句大话之上,是一种愚蠢,更是一种罪恶。它不会使人类获得尊严,只会使人类死得很难看——就像一个贪婪的怕死鬼,死活都和尊严靠不上边儿。
  
  勤劳、简朴、诚实、善良,都可以使我们获得尊严,但是贪婪不会。一个好勇斗狠善于掠夺的人只会让他的邻居感到害怕,而不会获得尊敬。时至今日,如果哪个民族依然要靠填海平湖建造摩天大楼之类的事情来炫耀自我价值,不但不会获取尊严,还会成为笑料。一个伟大的人不在于占有了多少物质,有多少金钱,有多大的权力,而在于有多大的爱,有多宽的胸怀。作为一个物种,人类如果真的要表现它有多么伟大,不是看它是否能够炸掉珠穆朗玛峰,是否能够截断大河,是否能够登上月球,而在于它是否有能力约束这种力量,在于它有多大的爱,多宽的胸怀。
  这种大爱既是面向全人类的,也是面向自然的。
  一个拥有这种大爱的人和人民,在自然面前必然是谦卑的。
  唯其如此,人类才能获得它的尊严。


1 葛剑雄,人的尊严是第一位的,新京报,2005年2月1日。


2005年2月4日
长春 西安花园

20050228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