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载《中国新书》杂志

 

亲近伟大的思想有没有捷径?
——关于《伟大的思想:塑造人类文明的力量》

江晓原

 

  要亲近伟大的思想,途径不多。最常见的是读伟人之书,在阅读思考中与之对话、交流。当然还有更好的途径,要是有机缘与伟人融洽相处,听其言,观其行事,那也能感受到伟大思想的光辉。听听伟人或名流演讲,也是这条途径的代用品。但是要与伟人融洽相处,此种机缘一般人如何可得?而如今人人奔竞忙碌,都说没有时间,读伟人之书也变得很难了(伟人们喜欢写很厚的书)。
  于是有人出来为读者开方便之门,撰写伟人著作的提要或导读,好让读者偷工减料走捷径,“只要用心地花上一二十分钟时间,就能基本了解原书的主要思想。”想想看,花上一二十分钟,你就弄明白牛顿的《自然哲学之数学原理》了!再花上一二十分钟,你又弄明白达尔文的《物种起源》了!再花上一二十分钟,你又……世界上能有这样便宜的事吗?
  当然没有。
  这种念头,要是在老一辈学者面前,那是提都不敢提的——这样偷工减料走捷径,还能学到什么知识?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如今大家确实时间不够,人人奔竞,个个匆忙,真的要从头到尾读伟大人物的著作,许多人确实办不到。办不到,而又想亲近亲近伟大的思想,即便只是附庸风雅,即便是想偷工减料,这总比根本不想亲近、根本不要附庸风雅更可取一些吧?既然如此,有人愿意帮忙开一点方便之门,有人愿意走一点捷径,也就都情有可原了。
  既然情有可原,那么同类书籍中,也就有比较可言。
  在这本《伟大的思想:塑造人类文明的力量》(自然科学卷)之前,同类书籍已经出现过,有引进的,也有国人撰写的。前者如克利夫顿·费迪曼《一生的读书计划》(海南出版社),原书只是一个小册子,内容是西方一些注明文史书籍的提要和作者简介,但是中译本非常取巧地给大部分谈到的书籍加了内容节选,于是篇幅大增,成为一本看起来很有分量的书。后者如胡作玄《影响世界历史的100名著排行榜》(天津教育出版社),给作者认为影响了世界历史的100种著作——既包括《圣经》也包括《毛主席语录》——写了提要。
  《伟大的思想》的作者汉默顿(J. A. Hammerton),英国人,著述颇丰。原书共三卷,分为七大类:哲学社会科学、历史、自然科学、宗教、传记、游记、诗歌和杂记,共包括250部名著的提要。中译本只选择了其中的100多部著作,自然科学卷介绍了20种科学名著,给出了作者简介和原书提要或选段。

  这类名著提要的书,要在同类书中站住脚,获得自己的地位,主要靠作者的识见取胜,而作者的识见主要从两个方面体现:一是对书籍的选择,二是论述所选书籍时对原书思想的把握、评价和表达。现在就从这两方面看看此书做得如何。
  由于中译本是从原书250种所论名著中挑选了一部分,在未见原书之前,不好判断汉默顿选书的识见高下。只能就中译本(自然科学卷)的篇目进行评论。从本书所列20种科学名著来看,精密科学的名著似乎不够——至多只有4种:伽利略《关于两大世界体系的对话》、牛顿《自然哲学之数学原理》、赫歇尔《天文学大纲》以及“爱因斯坦所写的一本书”(居然连书名都没有告诉读者,可能是《相对论的意义》),托勒密的《至大论》和哥白尼的《天体运行论》竟然都未入选,取而代之的是赫歇尔的《天文学大纲》,而这本书虽然也能厕身名著之例,但只是天文学发展史上一个阶段性的总结,其重要性与托勒密和哥白尼的著作相去甚远。此外,上述入选的四种著作中,除了牛顿的《自然哲学之数学原理》,其余三种实际上也都是普及性读物。
  书籍选择虽然稍欠平衡,但是如能将原书重要思想准确表达,对其中得失给出中肯评价,那对读者仍是很有帮助的。但是《伟大的思想》在这一点上做得也不能算很好。
  例如,伽利略《关于两大世界体系的对话》是有选段的,内容是关于地球是否运动和太阳黑子的讨论。但是却没有内容提要,介绍中对于此书内容只有一两行字,而且也未指出书中的局限之处,比如第四天的对话中关于潮汐的理论,后来已经被证明是错误的。
  又如,“爱因斯坦所写的一本书”则没有选段,但是有相当详细的提要,这样对读者来说反而更有帮助。不过,在提要开始之前,交代了一句这些提要是由一个叫“苏里文”的人作的——看来是汉默顿从别处摘录来的。
 
  总的来说,《伟大的思想》一书的编辑工作做得比较粗疏(无法判定是原版的责任还是中译本的责任),一些术语和人名的翻译也没有按照约定俗成的译法(估计是因为译者并不熟悉这方面的书籍),体例上也不一致,有些名著只给出了提要,有些则有选段。但毕竟还是一本有益的读物。在如今这浮躁的年头,通过这样一本书去尝试亲近一下伟大的思想,也还是可以的。

 

2005年1月30日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