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载2004年8月6日《文汇读书周报》

 

在解读中的名著与名人

刘 兵

 

  为什么要由我这样一位并非专业研究人类学的人来写《“裂缝中的桥”:解读摩尔根的〈古代社会〉》这本书的书评呢?想来想去,也许有这样几个理由吧。其一,是这本书系“名家解读经典名著丛书”中的一册,而我也曾为此套丛书撰写过其中的一本,从而与这套丛书有了些干系;其二,是我也认识王铭铭先生,而且,以前也曾读过他的几本关于人类学的著作,印象颇好,而且,在剑桥曾听在那里学习人类学的博士讲,虽然他读过不少原文的人类学著作,但还是在读了王铭铭的书后,才真正对人类学的整体了解有了全面和深刻的把握,因而,对王铭铭的新作,会有一种特殊的关注;其三,则是因为近来我由于对人类学方法在科学史研究中的应用有些兴趣,并让我指导的一位博士生在做这方面的题目,因而对人类学方面的著作便多了些注意;其四,那就是这本书的责编也曾编辑过我写的书,因而对她编的书有一种先入为主的信任。当然,仅这四条理由,虽然是写书评的缘由,但对于书本身的阅读以及阅读之后的感受,才是写书评的更有力的动力。
  在“名家解读经典名著丛书”的出版说明中,曾有这样的话:“对于已经读过原著的读者来说,可以进一步增加对原著的理解”,而对不曾读过原著的读者来说,“一则可以对原著有一个基本的理解,二则按照本书的内容特点,高精尖可对相关领域的学术发展有一个较为扼要的把握”。就对于读过原著的读者的意义,前面讲的到的那位剑桥的人类学博士的话已经可以给出某种证明,而对于不曾读过原著的读者,例如像这样的不曾读过,而且也不大可能有时间和精力去阅读摩尔根的著作的人,这次阅读王铭铭的这本解读著作,应该说确实体会到了出版者所预期的后面的那两点意义。其实,我们当然不可能,也没有必要要求每一个人都将所有的名著一一读过,那样的话,除了一本本地读书之外,恐怕就什么别的事也干不成了。特别对于非本专业领域中那些无论从扩大知识面还是从研究的广义相关性来说需要有所了解的名著,这种阅读解读著作的方式可以是一种有效的捷径。它至少使我以最快的方式对于摩尔根的著作和与之相关的人类学发展有了一个粗线条的了解,而在我不是专业从事人类学研究而只需要一种概貌性的知识背景的情况下,这种粗线条的了解就已经基本可以满足需求了。当然,这种阅读方式的一个重要前提,就是解读者对于原著之理解和阐述的权威性。
  关于王铭铭在这本《裂缝中的桥梁》中所简要但却不失其要义地介绍的摩尔根《古代社会》一书中重要的基本观点,这里自然不需多谈,那应该是这本书的读者自己去阅读的内容,否则,岂不成了只读读书评便替代了阅读原著的第三手的偷懒方式?在这里我觉得更有意义地,还是对这本解读著作的另一个重要特点的感受。这个特点,就是作者以更为宽泛的视野,将摩尔根的著作放在一个大背景中(比如说为什么当今连学人类学专业的学生都不大了解摩尔根其人其书),尤其是放在人类学理论在中国传播和发展的大背景中(比如说为什么摩尔根及其学说又曾在中国有过如此特殊的地位)进行评说的,并在评说中,不时插入颇具个人色彩的经历和体会,使解读本身在具有个人特色的同时,也超越了单纯地对于原著观点的直接评述。
  于是,通过那些因文字和观点的可读性与独特性而使得阅读过程充满愉悦的经历,我们便大致地知道了摩尔根这个人,大致地知道了他的基本观点,大致地知道了他的学说在中国和世界人类学发展史中的位置,对于一本薄薄的解读著作,已经可以说是理想达到了预期的目的。
  下次,王铭铭再出什么新书时,我还会找来再读一读,希望能再有这样的阅读经历和收获。

 

 

2004年9月11日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