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星空的寄托

钮卫星

 

  当先民们在草原上游荡的时候,当古人们挂帆远航的时候,他们把天上的点点亮星联成想像中的图案。或许是为了便于记忆,他们还编造了一个一个关于这些图案――星座――的故事。于是远游的人们,仰望一个个熟悉的星座,踏上一条条熟悉的回家的路。

  定居下来从事耕作的先民们,观察到固定的星空忠实地指示着四季的变换,花开花落、草木枯荣、鸟兽滋生,对应着固定季节固定时辰固定方向的固定星座。是因为深邃浩渺的星空激发了人们讲故事的欲望?所以入夜纳凉的老人们也增添着关于星空的传说。于是牛郎织女等平民百姓、王良造父等历史人物、箕斗斛臼等日用器物都在天上有了一个位置。  
  如果说全部的早期人类文化都与星空有关显得夸张的话,那么至少其中的很大一部分是建立在对星空的阐释之上。虽然中国古代只关乎王侯将相的星命学说已趋式微,但是西方的源于巴比伦的黄道星座与个人命运的星占学仍是经久不衰。浩瀚的星空就这样因深邃而神秘,因神秘而神圣,因神圣而庄严。
  

  然而理性的力量有没有稍稍削弱这种庄严感呢?人类早不是上帝的宠儿,人类的居所也绝不是什么宇宙的中心。我们人类只是寄生在一个宇宙偏僻角落里的一颗尘埃上的不起眼的物种。几千年来人类望眼星空所见的只是几十光年内6000多颗恒星。就是这6000多颗恒星构成了灿烂的看似固定不变的星空,滋养了人类的文化。它们被称为恒星,它们的相对位置看起来亘古不变,但那只是因为我们的文明太短暂。而这6000多颗可见恒星只是我们银河系中1000多亿恒星中的沧海一粟,银河系又只是总数2000多亿星系中不起眼的一个。

  其他星星隐匿在黑暗的夜空中只是因为它们太遥远。借助望远镜人类已经看到了137亿光年远处的宇宙边缘。设想人类的眼睛接收光子的能力增加几倍不知会怎样,会不会因为星空太灿烂和拥挤而不能勾勒出一个个诗意的图案?是否不再会有那许多关于星空的美丽传说?但是我们现在的被城市的灯光、废气和尘埃污染了的夜空,再难见古人的星座,又何惧太敏锐的视觉带来太灿烂的星光呢!
  在被污染了的城市夜空后面,星星仍旧因神秘而庄严着吧!这些天没日没夜地看奥运会,看到各国国旗一次次在赛场升起,看到许多国家都在庄严神圣的国旗上点缀上了星星。我们中国的国旗上有5颗星星,澳大利亚的国旗上缀上了南十字星座的5颗星星和另一颗大星,巴西的国旗上画上了天球仪和22颗星星,美国的国旗上星星多达50颗。星星看来始终是我们寄托庄严、神圣思绪的最佳对象。

 

2004年9月19日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