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载《视觉人文•东方艺术》2004年10月号,发表时标题被改为“天地有大流”

 

万物皆流

刘 兵

 

  流,一个多义,而且组合性极强的字,一个近乎于无处不在的概念。
  查查手边的现代汉语词典,在“流”字的条目和8种释义中,除了第8种作为品类或等级的意义之外,其他7种都与变化有关,都蕴含着一种运动的内容。可惜手边一时没备有逆序词典,不过完全可以想象,一旦查找起来,将“流”字放在末尾或者组合在其中的词汇将会更多更多。因为用流字组词,可备选者为数甚多,想来学校里教小学生做语文课的组词练习时,倘若前一个字是流的话,那肯定不会是难题,只是不知如果学生在此字后面果真的填上了“氓”字的话,老师会不会也血流加速,恨不得一巴掌打他个泪流满面。
  流,是一种表示存在的状态,一种普遍在存在于各种存在物中的性质。许多年前,在大学里的马哲课上,曾很流利地背过那几句流行了很多年的名句,一开始就讲“世界是物质的,物质是运动的”,物质的运动在大多数情况下,就可以用“流”来形容,流就几乎等同于运动和变化。在以大千世界为对象的自然科学研究中,从一开始,流就占据了重要的地位,当年牛顿建立近代科学大厦的一个重要基础,就是他发明的“流数法”(fluxion),也就是今天我们所说的微积分,而牛顿之所以用“流”来命名,也恰恰是因为他将一个变化的,也即流动量称为“流量”,并相应在把这个量的瞬时变化率称为“流数”。更不用说像流体(流体力学也是一门颇难研究的学问,特别是其中在至今仍是难中之难的对于“湍流”的研究)、电流、水流、气流、流沙、流明(光学中的光通量单位)、流星、流速、流变、流线等等等等自然界中以运动变化的方式存在着的研究对象或与对这些对象的研究相关的由科学家命名的概念,总之,离开了对于“流”的研究,自然科学显然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记得曾听过这样一个故事,是某位科学家在一部科普书中谈到的,说一位研究非常难以研究的洋流的科学家,偶尔听说一艘运载大量名牌运动鞋的船只在海上失事,运动鞋都飘散在海中,于是意识到这是一次研究洋流的好机会,因为飘在海中的运动鞋会随着洋流而飘移,追溯它们的行踪便看出洋流的轨迹,于是,在密切的观察中,他果然发现这批运动鞋在某处“登陆”,并取得了重要的研究成果。这个故事生动地说明了科学家如何利用可能的机会来研究一种特定的“流”,也说明了,在科学中,虽然“流”几乎无处不在,但却更多地要依靠科学家的创造性才好使其变为可观察、可研究的对象。
  当然,流并不仅仅存在于科学和科学的研究对象之中,作为一种表示存在的状态,它也普遍地存在于社会现象中。在货币、观念(甚至谣言,或者说“流言”,流言飞语就是一种常用的贬义的形容)、人群等等许多的存在中,不是也普遍地有着“流”的一席之地吗?货币,离开了流通便丧失了其基本的意义,流动资金本是任何财务理论中最为核心的概念,而近来年由于国际金融危机与风暴的频频出现,国际上的“游资”(实际上也就是在不断的流动中伺机投机牟利的资金)的流向,被人们特殊地关注。观念的传播(过去有“流播”、“流布”、“流传”、“流普”等不同的说法),或者用更现代而且有些科学味道的说法,即信息的流动,在社会生活中自然是极度重要而且不可无视的现象。至于人群,特别是某些特定人群的流动,更具有着深刻的社会学含义,比如民工的流动(或与此相关的潜在的农民离开本土的现象----对此还有时被冠以极具贬义的蔑称,即盲流),或者某一层次或类别的人士,比如说拥有高学历高学位者向发展环境好的地区,向着外企的流动,名牌高校毕业生向国外的流动,小姐们向着经济发达地区的流动,如此等等,如果加以分析研究,都可以加深我们对于社会发展变化的认识。这些研究,大概可以属于对于人流的研究罢。其实,说到“人流”,这个词还有另外一层大家都明白的常用词义,即把流产这一医学术语加上某种人为或人工的限定再缩略而成,其背后的社会、经济、文化寓意,恐怕又是多少多少篇博士论文或长篇专著也无法穷尽的。
  其实,“流”本是一个中性的概念,尽管它有时隐含了某种丧失的意味而在定位上向贬义一端有所流动。于是,便有了流失、流散、流落、流离、流逝、流亡这些带有价值上的否定意味的用法。在另一些情况下,“流”与不同的存在相结合,在不同的语境下,也会派生出带有不同价值判断的语义,譬如说,在文化领域,在某些情况下,流行显然是一个好词,一种观念,一部作品,一种时尚,流行开来,便是一种成功(不过也不能一概而论,不是一些人也常常站在保守的立场上反对流行文化、流行音乐、流行语、流行色吗),可是再加上一点限定,也许就会变得不再显得那么好了,比如,流行病,禽流感。可是反过来说,那些能够引起人们注意,甚至引起人们恐慌的流行病,如果站在病菌或病毒的立场上看,那不又是它们自己传播流行的成功吗?
  类似地,像上面这样的单子、例子似乎可以无限地开列、例举下去。单子开长了,难免不让人产生世界的本质在于流之类的想法。古希腊时,曾有位叫泰勒斯的著名哲学家提出过万物的本质为水的著名命题,让人们在时光流逝了几千后还记得这个人,在当代的哲学课上他的观点作为哲学史上的重要成就还在广为流传。可是,水流,流水,水要是不流,那还能叫水吗?
  从流的分类来说,前面提到的那些流,大多是有着明确的流动的方向的,用科学的话来说,这可以被认为是“有序”的流。不过,在现实中,无序的东西总是多于有序,无论是在自然界还是在社会领域。依然用前面曾提到的流体力学中的“湍流”(又称“紊流”)来说,那就是充满着无规则的起伏和扰动的流动,在湍流中,任何一点的流体的速度在数值大小和方向上都处于不断地变化之中。即使在平稳流动的水中,其实最常见地流动还是这种无规的湍流。或者说,在自然界,除了在特殊情况下,比如流体在管道中紧靠管壁的地方的流动,或高粘度的流体的流动,或缓慢地通过小管道的流动,是属于与湍流相对的有规则的“层流”之外,通常情况下大部分流体的流动实际上都是无规的湍流,比如血液在动脉中的流动、大气和海水的流动、船尾和飞机翼梢周围的水或气体的流动等等。自然界如此,社会也是如此,把现实中的流看作有着确实的流向,看作是有规则的,其实那通常只不过是人们的一种简化抽象和理想化而已。
  除了那些具像的、与某种物质性的存在之状态相联系的流之外,确实又还有更多非物质性的,或者说精神性之流,像写作此文时,任思维随心所欲天马行空的意识流之类。
  不过,后一类的流可能更难把握,而至少以某种形象化的方式来表现隐藏于其中的“流”,就正是本刊此专号的任务。那么,还是打住这种过于抽象、过于理论化的对流的联想,请读者直接到后面文与图中去体会流之真谛吧。否则,枯燥抽象的文字看多了,难免不会干燥上火,没法再吃大餐,只好喝稀粥度日了----对了,在医学上,那叫摄取流食,也就是说,食用属于液体类的食物,这类食物又叫流质。

 

2004年9月11日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