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桂冠与橄榄枝

钮卫星

 

  在观看这届奥运会上许多精彩、激烈的比赛时,我还特别喜欢看给优胜者们颁奖的场面。一边欣赏那些灿烂的笑容和激动的泪花,一边也津津有味地看着一顶顶桂冠戴到他们各具特色的头上。报道说,本届奥运会共需要2553顶桂冠,全部采用克里特岛的橄榄树叶制成,需要摘取6万枝橄榄树枝,再一个一个手工编制。
  给体育竞技中的优胜者加冕某种树枝做成的冠,原本是一个源自古希腊的传统。据文献记载,在古希腊至少有五种系列的运动会。第一种就是奥林匹克运动会,为纪念宙斯,在奥林匹亚举行,每4年一届,公元前776年那届首次有优胜者的名字留下。优胜者被授予野生橄榄枝冠,头上抹橄榄油。第二种是皮提亚(Pythian)运动会,为纪念太阳神阿波罗,在特尔斐举行,每4年一届,除了体育竞技外还有音乐比赛,优胜者被授予月桂枝冠。第三种是尼米(Nemean)运动会,每5年一届,优胜者被授予一顶欧芹冠。第四种是伊斯米亚(Isthmian)运动会,为纪念海神波赛冬,在科林斯举行,每两年一届,进行体育和音乐比赛,优胜者也被授予一顶欧芹冠(一说松枝冠)。第五种是赫拉运动会,为纪念天后赫拉,在奥林匹亚举行,每四年一届,参赛者必须是年青女性,优胜者被授予野生橄榄枝冠。据说赫拉运动会很可能比奥林匹克运动会更古老。
  1896年在雅典举行了第一届现代奥运会,这是对被中断了1500年之久的古代奥林匹克运动会传统的延续。这一届奥运会只向冠军和亚军发奖,冠军被授予一块银牌和一顶橄榄枝冠,亚军被授予一块铜牌和一顶月桂枝冠。给优胜者佩戴橄榄枝冠和月桂枝冠也是一种对古希腊传统的延续。橄榄树和月桂树都是地中海地区常见的树木,橄榄树四季常青,开白色芳香花朵,矛状的叶,核果橄榄可食用和榨油。月桂树也是常绿乔木,生有芬芳的单叶,结黑色的小浆果。本来是常见的东西,但一旦跟宙斯和阿波罗这样的大神联系在一起,被当做胜利者的奖品颁发,其象征意义就非常高贵了。
    从古希腊的传统来看,橄榄枝冠比月桂枝冠更高贵一点。然而在我们汉语中却没有橄榄枝冠的叫法,只有桂冠一词。个中缘由很可能跟桂冠的“形象代言人”阿波罗有关。据希腊神话,太阳神阿波罗是一位优秀的弓箭手,但傲慢自负,很看不起同是弓箭手的小爱神厄洛斯(即罗马神话中的丘比特),一次在言语中得罪了后者。为了惩罚阿波罗,厄洛斯射出了两支经过特殊处理的箭。第一支箭会使人深深陷入爱河,第二支箭则使人对爱和欲望深恶痛绝。前一支箭射中了阿波罗,后一支箭射中了一个名叫达芙妮的美丽少女。阿波罗看到达芙妮,就深深爱上了她。他如影随形地追随着达妮芙。达芙妮则四处躲避,最后被追得筋疲力尽,只得向他做河神的父亲求助,她的父亲把她变成了月桂树。阿波罗始终无法中止对达芙妮的爱,他摘下一些月桂树的叶子,把它们编成桂冠戴在头上。
  在希腊神话中,阿波罗掌管多项事务,其中包括音乐、诗歌、文学等,所以在这些项目的竞赛中优胜者就被授予阿波罗所钟情的桂冠。在后来的西方历史上就用获得桂冠来形容在这些文艺项目上达到最高水平,以致在英国专门由皇家给最著名的诗人授封“桂冠诗人”的称号。其实第一个把西语桂冠一词翻译成中文的人想必不是妙手偶得的,因为在三国魏繁钦的《弭愁赋》中就有一句:“整桂冠而自饰,敷綦藻之华文。”只是中国的桂花树与地中海地区的月桂树并不是一种树,而土生土长的蟾宫折桂一语也是来形容某人高中状元,却是非常巧合的。

 

 

 

2004年9月11日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