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为上海徐光启纪念馆创作

 

徐光启初会利玛窦
(3D戏剧文学剧本)

编剧 吴燕

    (冬春时节。江南某居所。中式官邸。镜头从房顶向下摇至庭院。字幕:“1600年,南京。”庭院里,身着儒服的主客相送。客人走后,推近景,主人即利玛窦凝神,面有倦色。收回目光,回房。侍者来报,有客来访。)
   
徐:上海县徐光启久仰利神父之名,特来拜访。
    (利相让。二人落座。)
  徐:四年前,我曾到韶州访寻利神父,未遇,只听到郭居静神父的谈道。郭神父谈道固然精彩,但未能访到神父,甚感遗憾。此次进京赶考,途经此地,又来寻访,终于得见。(稍顿)神父因何面有倦色?
  利:这几日各地人士多有来访,忙于应酬,有些疲惫。
  徐:冒昧来访,不想搅扰了神父休息。既如此,神父不妨休养几日,再有客来访且请侍者代为推辞,只说先生不在便是。
  利:不妨事。有朋自远方来,我自然十分欢喜。至于说到请侍者谢绝来访,则是万万不可。一个人若想要有德行,就不可说谎。基督徒不但不能说谎害人,就是在开玩笑时亦不可说谎骗人。
  徐:早听说神父学问人品俱佳,今日得见果然不虚。不过话虽如此,神父也该多多保重身体才是。好在此处虽在城里,环境却也雅致,于静修倒是个好去处。
  利:说起这处宅院,此中还有一番周折。几个月前,工部员外郎刘斗墟刘大人介绍了这处宅院给我……

    (镜头切换:刘斗墟与利玛窦交谈。)
  刘:听说神父欲在城中觅一长期寓所,现在情形如何?
  利:一直在找,但尚未遇到合适的。
  刘:既如此,我倒有一处宅院,只是不知神父是否愿意?
  利:不妨说来听听。
  刘:是这样的:有一处宅院,原是我用工部公款修建,给工部官员做公馆的。但是没成想造好以后便开始闹鬼,没人敢住,已空了三年。原想赔钱出售但也无人要买。我知道您有圣人之名,若不怕鬼,我极愿将此宅院转让。至于价钱,不必放在心上,您愿意给多少,就给多少。
  利:这当不成问题。我信奉的天地之主宰,天主会助我,什么妖魔鬼怪也不能为害;何况我身边又带有救世主的圣像,平常魔鬼不敢接近。如果那宅院适合神父之用途,绝不因闹鬼而不买。
  刘:神父且随我来……

  (镜头切回利与徐交谈。)
  利:结果一看之下,条件很好又宽敞,够十几位神父居住,就这样买下了这处宅院。从我们搬进来以后,妖魔鬼怪再也没有出现过。天主当初之所以允许精灵们在这所房屋居住是为了准备好这所房屋等待他的仆人们到来。现在他的仆人来了,精灵们自然也就被赶走了。
  徐:神父现在既已找到落脚之处,想必是要在南京有所发展。
  利:正有此打算。南京正处在帝国中部,位置极佳。如能在此地谋得立足之处,于日后的发展打下良好的根基。这次一进城,就认出这正是天主曾在梦中向我指示的地方,我仿佛曾在这里无拘无束地行走过。而且这次到南京也比上次的情形大为改观,甚得各方人士好感,我想这个巨大变化也是上帝带来的,所以我决定住在南京。
  徐:话虽如此,神父若想在此地有所作为,先得皇上的批准还是十分要紧。否则,聚集教友祈祷开会,将会引起朝廷或官府的猜疑,难免有被驱逐出境之虞。
  利:所言极是。我曾有意想请建安王帮忙,可是后来发现这是最行不通的一条路。皇帝不只不用皇亲负责行政工作,而且对他们疑心重重。所以走皇亲路线,不但对传教没有帮助,而且非常危险,可能会惹出更大的麻烦。前年曾去北京,原希望能在京城立足,结果却无功而返。
  徐:其实那一次神父去北京也并非完全虚行,大概也寻访了一些地方,有所心得。只是那个时候,日本正在对高丽作战,我国派兵支援高丽,国库支出庞大,且阻止日本攻势的希望很小,保卫本土也不容易。朝廷自然无暇顾及神父,百姓对洋人也无好感。如今战争结束了,各方形势也都很好。此时晋京面圣,当会有所收获。
  利:几个月前,我已派郭居静神父赴澳门,与李玛诺院长以及澳门的神父们商议进京事宜,郭神父此行已筹得足够的经费,过些时日我们可能要再次进京。(伸手示意)这钟也是我们为皇帝准备的礼物。
  

    (钟特写。拉中景:徐利二人正在看这只钟。钟滴嗒声。)
  利(若有所思状):来到中国传教已十数年之久,我常常想:什么时候才会有大批中国人皈依天主。这也正是我何以抛弃祖国、亲人和朋友来到这里的原因。但天主都不愿我们看见我们辛苦应得的成果。如果拿我们这里的成果和其他传教区所有的相比,他们的成果似乎非常辉煌。而我们此时不但不是收获季节,而且连播种的时期也不是,而是开荒的工人而已,以备未来传教士而播种收获。
  徐(沉吟片刻):神父的事业的确困难重重。不过,我以为,神父虽传教心切,但不可操之过急。我倒有一个想法,或许于神父的事业有所助益。
  利:愿闻其详。
  徐:皇帝一向重视历算,对日月五星的运动颇为关注,相信地上发生的事会在天上提前预知。据我所知,西洋历法与我国历法有诸多不同,若神父愿将西洋之法绍介到我国,以西洋之法改进我国历法,更精确地测算预报日月五星运行……
  利:先生可知,信奉上帝原比观看星象更为崇高。(作思考状)不过,先生所言却也不无道理。(起身从桌上拿起一本书,给徐)这是恩师克拉威奥神父寄来的书。在南昌的时候,我曾按照书中的说明制作了一座石质日晷。(指书中某处示意)就是这一个。
  徐:果然十分精致。我国在时间计量上也与西洋有诸多不同,西洋的一昼夜计二十四小时,而我国则有十二时辰。而且时计的起点也不甚相同。
  利:正是。不过,先生是否知道,无论中国还是西洋,时间计量虽有所不同,但如果没有太阳这一切也就失去了其效用。所以如果只有良好的法律,而假如没有天主给予我们有效的良好秩序,那一切也是枉然。想这时间来去匆匆,已往者不能追回,而未来者也并不在我们手中,所以天主要我们珍惜现在的时日,多多行善,勿做无益之事也正是这个道理。
  徐:神父真是用心良苦。我也曾拜读过神父翻译的书,受益良多。西洋科学对我们来说是新奇学问,且西洋科学重精致的推理证明,于开启我国民智更有诸般益处。神父若能将西洋学问多多译介过来,不仅可以使读书人都看到西洋科学之精妙,于神父的事业也未尝不是推动。不知神父意下如何?
  利:先生这一说,我倒想起一事:若论学习西洋科学,我以为当从欧氏《几何原本》入手。此书未译,则他书便无从说起。
  徐:《几何原本》?似曾听说,只是无缘得见。
  利:以先生之学问当知世上翻译最多的书是基督的圣经,而第二种翻译最多的书便是这欧氏《几何原本》。它出自希腊人欧几里德之手,由五条公理出发,实乃精致证明之典范。欲学西洋科学,必先由欧氏著作入门。我虽有意翻译此书,只是东西文理悬殊颇大,字义相求仍多阙略,了然于口,尚可勉强为之,若下笔为文,则艰涩异常。
  徐:神父可曾试过与人合译?语言对译确有难度,但若能觅得一同道者共译,则可事半而功倍。
  利:与人合译自然也是一种方法。我也曾试过,但并不成功。译介此书难度颇大,译书者既要明了欧氏原理,又须中文极好,若非有杰出天分,无人能承担此事,而要坚持译完此书更是难上加难了。
  徐:既然此书如此重要,若因难而弃之不译实在可惜。我以为,这般天分杰出之人才固难寻觅,等待人才出现亦不可行,但若肯下工夫且学且译,则翻译之事便可尽快有了眉目。
  利:听先生此言,似乎有意于此?
  徐:确有此意。只因才疏学浅,于西洋科学更是略知皮毛,因此不敢轻言承诺。只是今日时间无多,改日再来拜访时,神父可愿赐教否?
  利:先生若有意于此,我自然不会推辞。你我今日虽初次相识,但可谓一见如故。听先生谈话颇有见地,希望他日能有机会长谈。
  徐:今日与神父交谈心得颇多。只可惜行程匆匆不能久留,改日当专门造访。这里先告辞了。
  (相送)

  (镜头切换:街景。徐背影。)
  画外解说:辞行后,徐光启赴北京受试,不中。返回上海,过南京时,再访利玛窦,但此时利玛窦已经启程北上,再度进京去了。
  1603年,徐光启在南京接受洗礼而成为天主教徒。
  1604年4月,徐光启中进士,在京期间与利玛窦过从甚密,并协助传教士撰写中文著作。(叠“徐光启与利玛窦”之图片。《几何原本》书影。)1606年9月开始,徐光启与利玛窦合作,于次年5月译完克拉韦乌斯神父选编的《几何原本》前六卷。(完)

 

 

2004年8月21日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