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生活在虚拟宇宙里?

钮卫星

 

  电影《黑客帝国》,以及其他一些类似题材的影片如《第十三层》、《香草的天空》、《黑暗城市》等,启发我们问这样一个问题:我们生活在其中的世界是不是硬生生被某种高级智慧生物创造出来的?即,我们是否生活在一个虚拟宇宙里?这个问题,不仅被科幻小说的作家和科幻电影的导演们所青睐,许多哲学家和科学家也在认真地思考它。
  牛津大学哲学系的尼克·波斯特罗姆(NICK BOSTROM)在2003年第53卷英国《哲学季刊》上发表了一篇题为《你生活在一个电脑模拟中吗?》 的文章,在文章中波斯特罗姆引入三个独立的命题:(1)现阶段的人类文明进化到更高阶段的“后人类文明”的可能性非常接近于零;(2)更高的“后人类文明”有兴趣运行一个模拟其祖先进化过程的程序的可能性非常接近于零;(3)我们生活在一个虚拟程序中的可能性非常接近于1。波斯特罗姆论证了这三个命题必有一个是正确的,从而得出结论:除非我们现在极有可能生活在一个电脑模拟中,否则我们的高度文明的子孙后代极不可能用电脑来模拟我们人类的进化历史。然而随着计算能力的提高,对自己物种进化历史的模拟恐怕是挡不住的诱惑,人们已经开始的大量虚拟游戏就是明证。
  如果说波斯特罗姆的论证还带有某种哲学上的思辨味道,那么英国著名天文学家约翰·巴罗(John Barrow)写的一篇《活在虚拟宇宙里》的文章,则是用科学家的严谨思维在思考这个问题。面对我们是否生活在一个电脑虚拟实验里这样一个窘迫的问题,巴罗认为我们人类不是完全没有办法来鉴别我们生活在其中的宇宙是真是假的。
  巴罗提出,首先我们宇宙的模拟者会尽量按照他们真实世界中的自然规律来模拟我们的虚拟宇宙,但迫于技术上的限制,会尽量采取简化的形式。就如迪斯尼动画片中模拟一个湖面波光粼粼的景象时,不会使用量子电动力学和光学理论来计算光的散射,而是会采取一种简单得多的似是而非的模仿。其次,我们宇宙的模拟者本身对他们世界的自然规律的认识也处在进化中,早期的模拟实验中必然会有缺陷。这种简化和缺陷积累到一定程度,有朝一日必然导致虚拟实验的终止。为了避免模拟实验终止,下一代的模拟者就会干预实验进程,用他们掌握的更先进的知识来调整模拟实验的参数。因此,生活在虚拟实验中的被模拟出来的智慧生物,譬如我们人类,就会时不时地发现宇宙常数和自然规律会发生变化。
  因此巴罗得出结论:如果我们确实生活在虚拟宇宙中,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应该能够观测到我们的宇宙常数和自然规律会有突然的微小的变化。

 

 

2004年8月21日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