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载《中国国家地理》2004年第7期(发表时有删节)

 

凭什么你可以过别人的生活

田 松 (北京师范大学哲学与社会学学院)

 

  现代化是个好词,是一个世界性的潮流。所有民族、所有地区都争抢着现代化,惟恐落后。我深知这个潮流是难以阻挡的,所以我只能说:请慢一点,再慢一点!请想一想,再想一想!
  1,传统文化、民族特性的命运如何?
  2,支持现代化所需要的物质和能源从何而来?要付出什么代价?
  3,需要特别强调的是,垃圾送到哪里?
  4,而最重要的问题是,作为一个个体,作为一个民族,我们生存的意义和方向在哪儿?

  现代化必然要带来生存方式的整体改变。在很多进化主义者看来,传统地区的文化都是落后的、愚昧的,所以把传统替换成现代文明,不但无甚可惜,反而应该称作进步。对此,我有一个比方。如果你有这样一个选择:你可以在一夜之间成为一个亿万富翁,但是你要把自己的大脑换成他的大脑,你的躯体可以享受亿万富翁的生活,但是你不再有自己的记忆和性情,你是否愿意?对应到一个民族,你可以现代化,但是要消灭你的传统文化和民族特性,让你成为,比如美国人,你是否愿意?
  你是愿意做一个“贫穷的”自己,还是愿意做一个富有的别人?
  这个质疑可能有缘木求鱼之嫌。在几十年乃至上百年的反传统中,传统已经大面积地失去了其自身存在的土壤,失去了自己的守护者和继承者。年轻人或者到外面打工,过别人的生活;或者把自己的家乡照着外面的样子改造,在自己的家里过别人的生活。照着别人的模样改造家乡,也已经成为政绩。

  好吧,既然必须选择现代化,那么,支持现代化的物质和能量从何而来?全球化是一个食物链,所有现代化地区的现代化都是由全球其他非现代化和次现代化地区源源不断的能源和资源供应得以维系的。传统地区要加入这个食物链,只能从下游进入,只能作为能源和资源的提供者,得到一点“发展”。在我看来,相当于卖血、卖肾。等到森林砍光、山底挖空,连作为下游的资格也将不复存在。那时,山山水水满目疮痍,即使你想回到从前“原始落后”的生活也不可能了。
  生态旅游似乎是一个两全的主意,似乎既有钱赚,又不失去什么。首先,这里存在一个悖论。你之所以能够成为旅游的对象,是因为你和别人不一样,有和别人不一样的景观和文化。于是,为了吸引游客,你需要保存传统;然而,保存的目的却是为了发展,为了现代化,就意味着要改变传统。其次,真的不失去什么吗?
  滇川交界的大山之中有一个著名的湖泊,近两年水质从一级变成了二级,不再能直接饮用了。然而,湖上没有一艘机动船,湖边没有一座工厂,污染从何而来?最大的污染源就是游客带来的现代垃圾,和当地居民因为生活方式改变或者所谓的生活水平提高而产生的从前没有的垃圾。垃圾是不可避免的。越是现代化的生活,产出的垃圾越多。在我看来,垃圾问题必将会超过能源问题、资源问题,成为未来社会最主要的问题。
  最后一个问题是:当地百姓传统的生活真的是不好的吗?每一种生活都有自己的幸福,都应该并能够在自己所拥有的物质条件下创造幸福。如果我们因为香格里拉不够现代化而认为那里不够幸福,那么我们大城市里的生活同样是不幸福的,因为还有比你更现代化的更大城市存在。

  文化当然不是一成不变的,但是问题在于,这种变化是传统从自身出发对外来文化进行主动地选择而获得的变化,还是被动地被全球化的大潮所格式化?近些年,有些地方放弃了承载自己历史和文化记忆的名字,选择了一个与自己本无关联的地名,只是为了吸引游客。这不仅表现了我们这个时代的逐利之风,还意味着逢迎和自卑。每一个个体都希望过上舒适便利的生活,这是人的本能。但是,作为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如果没有力量抵御这种诱惑,那只表明,这个国家,这个民族,已经没有了属于自己的强有力的文化。这时,你就是现代化了,又是谁的?

 

 

2004年8月21日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