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载2004年7月31日《文汇报》

 

亲近科学大师的途径

江晓原

 

  亲近科学大师的途径,确实有许多种。其一,投入其门下,成为其弟子,自然是最直接的,但这对一般人来说不可得,而且也消受不起。其二,则是研读其著作,或聆听其讲演,这是直接接触其思想,一般人也还有机会,但要读懂大师著作既不容易,聆听大师讲演机会也不多。其三,则是更多的人喜欢的方式,即阅读大师的传记,了解其业绩贡献,记诵其逸闻轶事,此法通常不累,机会更是随处可得。
  第三法中,还有分别。一本几百页的大师传记,在此奔竞浮躁的社会中,要让人将它读完,也不容易。况且还有一些人,只是想快速了解某位大师的某项贡献或某个事件。对于这些人来说,一个大师的传记如果有几百页,仍然难以忍受。于是就有人来做这样的工作:将大师的传记浓缩为几页十几页,再将几十几百位大师的小传集成一书,好让人最省时,最省力地亲近大师。本来亲近大师不费时费力是不行的,但在这忙碌奔竞的时代,退而求其次,用这种方式亲近亲近毕竟也聊胜于无。
  这部《科学大师》就是这样的集成之作。作者选择了40多位科学家,叙述其生平和业绩,旁及相关的科学家300余名。如果将从古希腊到今天的科学发展历程,比作一长条篱笆,则这些入选的科学大师及其贡献就是篱笆中的一个个桩——它们都是关键性的、划时代的。熟悉了这些人物及其业绩,也就对科学的一般历史有了一个最基本的了解。
  本书当然是一部普及读物,但是内容编排上颇有可取之处。尤其是每位科学家都有一份名为“生平和年代”的简要年表,表以10年为一格,分为两栏,左侧一栏为“科学背景”,右侧一栏为“社会背景”。例如在开普勒的年表中:左栏我们可以看到,1619年,开普勒发表他的行星运动第三定律;右栏则可以看到:“1620年,英国清教徒在马萨诸塞州登陆,建立普利茅斯殖民地。”这种年表,闲来看看,也能收扩大眼界之效。
  本书图文并茂,每位大师传记的篇幅虽然不多,但除了业绩贡献之外,也能注意到一些细节的提供,例如关于法拉第,就提到他晚年盛名之下却可能已经患上早老性痴呆症,还引用了他给朋友的信件中自述症状的段落。这类细节描写,对于加深读者对于传主的印象很有作用。其实这种做法,两千多年前司马迁已经在《史记》中熟练运用了。其间的奥妙,在于对细节的选择和取舍,这是作者眼界、见识、审美趣味和思想境界的直接反映。

 

2004年7月31日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