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页

载2004年7月22日《科学时报》

 

科学靠证伪而不是反伪向前发展

闵家胤

 

  近年,由于主编出版“广义进化研究丛书”,特别是其中的一本《微漪之塘——宇宙进化的新图景》,而涉足自然科学界,并且同不少科学家有了直接的交往。我这才知道——并且令我惊讶和不解,我国科学界有一股“反伪”之风:许多富有原创和独创的,或从中国传统文化当中生发出来的,或从现有科学(常识)看来难以理解的理论或假说,一经提出就给扣上“伪科学”或“似伪科学”的帽子,打入冷宫,再也不可能获得立项、拨款和其他能够继续研究下去的条件。我觉得这是一种很不正常的情况,不利于我国科学的发展,特别是不利于出创新性的成果。因为科学从来就是靠证伪向前发展的,从来没靠“反伪”向前发展过。 
  近代科学公认的起点,是伽利略爬到比萨斜塔上,将大小相同但重量不同的铁球和铅球同时下落,让公众看到它们同时着地,从而对亚里士多德《物理学》中的完全符合一般人的常识的命题“物体下落的时间与重量成反比”做了证伪。哥白尼、布鲁诺、伽利略、开普勒等人推倒托勒密的“地心说”,确立“日心说”,也是前仆后继地用理论、模型、计算、观测对后者的理论进行证伪。再看现代物理学的开端,是迈克尔孙-莫雷实验对“以太”的存在和光在“以太”中传播做了证伪,从而动摇了经典物理学的基础,并且启发爱因斯坦创立相对论。而相对论又是对牛顿经典力学是“宇宙真理”,或“客观真理”,或“绝对真理”的证伪。科学史上有许多这样的证伪英雄,可是“反伪英雄”却几乎一个也找不到。 
  我们只在前苏联的科学史上找到一批“反伪英雄”,其中的代表人物就是李森科。以前我大致知道这批人反相对论,反量子力学,反控制论,反遗传学的一桩桩公案。最近读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的《背上十字架的科学——苏联遗传学劫难纪实》,才详细知晓李森科一伙的罪恶和造成的后果。 
  本来在上世纪30年代,以瓦维洛夫院士为代表的苏联基因遗传学派在世界上处于公认的领先地位,可是,由于政治投机分子和科学骗子李森科爬上全苏农业科学院院长的位置,在斯大林、莫洛托夫、日丹诺夫,还有后来的赫鲁晓夫的支持下,把孟德尔-魏斯曼-摩尔根代表的基因遗传学打成了“伪科学”,瓦维洛夫学派就不断遭到解散、撤消、撤职、流放、监禁,甚至枪毙。在伦敦召开的有300多名科学家参加的世界遗传学大会推选瓦维洛夫为主席,苏联政府不批准他出席,大会就一直空着那把椅子以示抗议。这样一位享有世界声誉的遗传学家,最后是在劳改营里被饿死,苏联原来处于领先地位的基因遗传学派全军覆灭。其后果不仅使遗传学研究错失良机,而且还有农业生产落后和全民挨饿。 
  为什么“反伪”不可能推动科学向前发展,甚至还可能阻碍科学的发展呢? 
  让我们设现有的科学理论为S,再设新出现的理论、假说、猜想以及在此基础上做出的科研成果为a、b、c、d、e,如果当权者,或者科技部门的领导者,或者新闻媒体,不做深入的调查研究,不做一番有科学严谨性的证伪工作,只要a、b、c、d、e同S不一样或不一致,就轻易地给a、b、c、d、e都扣上“伪科学”的帽子,将它们一棍子打死,那么留下来的还是原有的科学S,当然是任何进步和发展都不会出现的。更可怕的是,倘若在a、b、c、d、e当中,有一个大有希望获得实证并上升为新科学,新理论,或者甚至能对S造成证伪从而引发一场科学革命的革新性变异,譬如d;可是,这个d却不幸过早地被“反伪英雄”扼杀在萌芽状态了,就像前苏联的李森科们对基因遗传学所做的那样,结果当然是痛失良机和阻碍了科学的发展。 
  那么,为什么“证伪”能推动科学向前发展呢? 
  因为,作为社会这个复杂动态系统的子系统的社会的科学共同体也是一个复杂动态系统。所以科学共同体就有所有复杂动态系统都有的自组织、非线性、涌现、竞争、随机性、涨落、突变、多轨线等属性。这就是说,科学共同体内有各式各样的科学家、科学理论、假说、猜测,当然也不乏伪科学家和伪科学。可是它们全都混杂在一起,鱼龙杂沓,真假难辨,处在一种动态竞争过程当中,这正是科学共同体这个有机体的生命所在。特别应当注意的是,科学、前科学、潜科学和伪科学的界线是模糊的——特别是,至今我还没有看到哪位“反伪英雄”给出过严格区分的定义。因此,当权者,或者科技部门的领导者,或者新闻媒体,决不能把科学共同体当作线性的、决定论的简单系统来处理,轻易地乱贴标签,乱扣帽子和乱打棍子。科学共同体没有,也不可能有永远正确的绝对权威和绝对真理。科学只能靠实证,靠事实、靠逻辑推理、靠数学计算、靠实验结果和统计结果说话,要么被暂时性地证实,要么被永久性地被证伪。一种典型的情况是,一批异常现象X出现了,科学共同体内涌现出了a、b、c、d、e种解释性的假说,它们经过激烈的,有时是长时间的竞争,逐渐地a、b、c、e都无法证实自己,并且先后被证伪了,只有d留下来了,它至少暂时性地既能证实自己,又不能被证伪,那它就暂时性地站住脚了,成为共同信奉的一种科学理论。可是,它的这种地位不是永久性的。倘若出现了X现象,d理论解释不了,接着d也被证伪了,让位于能对X现象做出更完美解释的f理论。科学就是这样通过实证,特别是证伪,向前发展的。 
  如果中国科学界能多一些证伪英雄,少一些反伪英雄,那么中国科学就一定会增加创新活力,国家科技发明一等奖就不会年年空缺,在不久的将来有中国科学家荣获诺贝尔科学奖也会有希望。 

 

 

 2004年7月31日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