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代我国生理学著作的编译概况

袁 媛(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系 上海 200240)

 

摘要 近代是生理学在我国逐步建立和发展的重要时期。本文分三个时期阐述了从1840年到解放前我国介绍西方生理学著作的翻译和编写的情况,探讨了近代西方生理学知识在我国的传播过程以及所遇到的一些问题。
关键词 近代 生理学 著作

 

  1840年的鸦片战争,是中国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转折点。此后,随着大批西方传教士的来华以及清末和民国时期我国对外文化交流的增多,自然科学知识开始在我国广泛传播。其中,西方的生理学也开始随着西方医学的传入而被介绍到了中国。开始时,来华的传教士们通过办医院、建学校、译医书等手段传播西方医学,西方的生理学知识也随着开始在中国传播。后来,随着教会医院、医学校的兴起以及留学海外的学者的回国,生理学在我国逐渐发展壮大起来,1926年中国生理学会的成立,标志着生理学在我国的正式建立,此后,中国的生理学教学和研究都取得了不少成果。因此,近代这一时期,是我国生理学从开始萌芽到逐步建立、发展的重要时期。曾有学者对这一时期我国生理学的发展概况做过介绍[1]。本文则从生理学著作的具体发展变化入手,对近代生理学在中国的传播过程以及所遇到的一些问题进行了探讨。


一、 19世纪末我国介绍西方生理学的书籍

  在明代后期,一些来华的耶稣会教士就已经介绍了一些西方解剖生理学的知识,比如1595年利玛窦所著《西国记法》中就介绍了有关神经生理学的知识;1629年汤若望的《主制群征》也中介绍了一些解剖生理学的知识。最早介绍西方生理学的专著则是邓玉函在16世纪二三十年代译述的《泰西人身说概》和《泰西人身图说》。但在这一时期,西方的近代生理学还只是刚刚起步,所以这些书中所述的解剖生理学知识并不属于近代西方生理学的范畴,而且还有不少的错误。比如汤若望的《主制群征》中描述心脏的功能在于“呼吸进新气,退旧气,直令周身脉与之应”,这显然与近代生理学相去甚远[1]。
  在西方,近代生理学自1628年威廉•哈维(William Harvey)的《心血运动论》出版开始确立,到了18世纪已经发展成了一门独立的学科,到了19世纪前半叶,经过德国生理学家赫尔姆霍兹(Hermann L.von Helmholtz)、缪勒(Johannes Müller)、路德维希(Carl Ludwig)以及法国生理学家贝尔纳(Claude Bernard)的卓越贡献,生理学有了迅速的发展[2]。
  在我国,最早介绍西方生理学知识的论著主要是来华的传教士医生们译述的书籍。在20世纪以前比较有代表性的译著主要有合信的《全体新论》(1851年)、傅兰雅《全体须知》(1894年)、德贞的《西医举隅》(1875年)和《全体通考》(1886年)等,这里以合信的《全体新论》和德贞道《西医举隅》为例。
  (1)合信(Benjamin Hobson)的《全体新论》。1851年由合信与陈修堂共同编译出版。
  合信1816年生,曾在英国伦敦医院习医,1839年受伦敦会委托派来华,初入澳门从事医务,1848年起在伦敦理事在广州西关外金利埠设立的惠爱医馆掌理馆务。后来合信转去上海,于1859年返回英国。合信在华期间,先后在广州和上海译著六部介绍西医的书籍[3]。这本《全体新论》被誉为近代第一部介绍西方解剖学和生理学的著作。全书没有分卷,共有身体各论、全身骨体论、面骨论、脊骨胁骨论、手骨论、…肌肉功用论、脑为全体之主论、眼观部位论、…心经、…血脉运行论…胎盘论、月水论、造化论等39论,附图271幅。全书详细介绍了人体的骨骼部位、脏腑功能、肌肉、五官的功用,特别是还首次介绍了哈维的血液循环学说以及用显微镜观察肌肉组织等学说。[4]
  (2)德贞(J Dudgeon)的《西医举隅》。1875年出版。
  该书是德贞在京师同文馆任教时编写的,内容有:论心、论血运之器、论血之隧道、脉论、目睛论、牛痘考、伪金鸡纳说、洗冤新说九部分。[5]
  比较分析这两部介绍生理学的论著可以发现,这一时期的生理学教材主要特点有:
  (1)从结构上来看,这些著作基本上是按照全身上下各个部位来分章叙述的。并没有按照现代生理学的各个系统来分章节。论述的内容涉及比较多的解剖学知识。由于医学是一门实用性较强的学科,所以作为医学的基础入门学科的解剖学和生理学就一起被介绍进来也是很自然的现象。
  (2)从语言上来说,基本上以描述和介绍为主,并没有涉及实验分析和推理。比如在论述心脏的结构和功能时合信写道:
 
  心者,运行众血之府也,位处胸中,左右有肺,周围夹膜裹之(日名心胞),色赤而鲜,下尖上阔(心尖略向左,在第五第六肋骨之里),外体圆滑,内空如囊,四壁嶙峋,或凹或凸,当中有直肉隔之,故称为左房右房,左右半截之间,又有横肉间之,故有上下房之号,…… [4] 

而《西医举隅》中则写道:

  夫心原本肉质,中犹一器也,其状类未开之青莲,垂头向下,居两肺之中,其外有薄膜一层遮护,名曰包络,……[5]

从中可见,这一时期的著作主要以介绍生理学的基本常识为主,与我们今天的科普书籍有些类似。
  (3)书中均未涉及西方生理学的前沿知识,也没有介绍生理学中的实验。这显然是由于清末来华的传教士们都是医生,他们虽然在学习医学的过程中都学习过生理学,但并不是研究生理学前沿的学者,再者,生理学对于国人来说尚属新的知识,而且近代生理学所借助的物理、化学知识还没有在中国传播开来,所以这些就决定了最初传教士介绍的生理学知识还十分浅显,并不能跟上西方生理学的发展的步伐。
  (4)有的带有十分浓厚的唯心主义色彩。这一时期的著作由于大都是传教士们在传教之余自己撰写的,因此有十分浓厚的宗教色彩。比如《全体新论》书后的“灵魂妙用论”中有云:“……吾人受天命之性以为人,皆当尽善,仰承天福,但积习日深,致令恶污其魂,……救世主基督,灵魂之医师也,新旧约圣书灵魂之方药也,……”。[4]在德贞的《西医举隅》中,则因为德贞是来华的医生而不是传教士,所以并没有涉及这些内容。但这一现象在清末传教士们的著作中十分普遍。
  (5)由于这一时期生理学知识刚开始在我国传播,对于一些生理学的名词术语汉语中没有统一的说法,传教士和医生们都是各用各的,比如对于动脉,合信用的是“血脉管”,而德贞则用“红血管”等等。尽管合信在例言中还对血管等一些解剖名词做了解释,标明了含义,如:

  书所称管字,与筋字大相悬绝:筋者实,管者通。
  书所称血脉管者,或称养血管,或称发脉管,本属一管,其中有血有脉是也。如逥血管,或称逥管,亦属一管,导血回心,蓝色无脉者是也。微丝血管,或称微丝管亦然,若单称血管二字,则总指三管而言。 [4]


  但合信在例言中只是说明了大量术语中的几个而已,虽然他采用了意译的方法,如逥血管是指静脉,血脉管是指动脉,但没能解决许多术语的模糊和不规范。所以这一时期的生理学著作都存在名词术语的不规范问题,这给生理学知识的顺利传播造成了一定障碍。


二 20世纪初我国介绍西方生理学的著作

  20世纪初我国介绍西方生理学知识的书籍也是以西方传教士的译著为主,但很多都是传教士们翻译的英文版的西方生理学教科书,因此与前一时期相比已有了很大的进步。
  这一时期的著作中比较重要的有:
  (1)高士兰的《体功学》。它于1906年出版,是由肖惠荣和高士兰合译的西方哈利伯顿的生理学手册(Halliburtton’s Handbook of Physiology)。
  全书分为上下两卷,共59章,图194幅。该书详细地论述了人体生理学的各个方面。[6]
  (2)博恒理(Henry Porter)的《省身指掌》。1913出版,也是由其英文版的生理学教科书翻译而成。
  全书分为全身骨论、骨节与肌论、消化养育论、血脉运行论、呼吸与声论、皮肤论、脑与脑腺论、五官知觉论、脑与灵魂篇共九卷,共34章,有图82幅,书后还附有中英文译名的对照表。该书基本上按系统详细讲述了人体生理学的知识。[7]
  这一时期的教科书与前一时期相比,进步明显,主要体现在:
  (1)从结构上看,这一时期的教科书由于多是翻译的英文的生理学教材,因此系统性比前一时期的好,从《体功学》和《省身指掌》来看,基本上是按照细胞、肌肉、循环、消化、神经系统等来进行论述,与现代生理学相同。
  (2)由于是从西方的生理学教材翻译过来,所以在论述生理学理论时,不再仅仅限于一般介绍性的论述,而是加入了实验分析和推理,十分重视说明实验方法和证据,比如高士兰在论述血液循环理论时写道:

  所曰血运者。即血循环而运也,古时西国不识血运,意谓脉乃藏气,或精神,及以为血乃藏于衁,虽知血能行,但以为进退循其原路,不知能循环也,夫血能循环运行之证,乃哈佛氏所察出,此名士兼教人如何体功之奥理,即,一,须明体学,二,须用试验法。
  体学证据:一,连于心有二种月官,脉与衁是也。二,衁有门扇,令血直行不逥。
  诫验证据:一,如脉断,血喷出有力,每血一喷与心之跳同发。二,近心之大衁若受缚,心即空而无血,解去所缚则血依然入心。……[6]

  (3)书中开始涉及一些近代生理学的新进展。比如关于血凝机制,德国科学家A Schmidt于1892年提出了凝血酶的设想[8],在高士兰的《体功学》中,已有了相关论述:“然血能凝之故至今尚未定论,或谓因血汁中有一质谓之生血丝晴,血流出时生血丝晴之合点分作二,一属晴月呈 不沉淀,一属血丝能沉淀,其使生血丝晴,能分此二者,以其中有一种酶曰血丝酶,……。”[6]
  (4)已经开始关注度量衡以及译名标准化的问题,这两本书后都附有中英文译名的对照表,高士兰还在序言中指出:

  化学与格物学等名目乃由益智书会新定之名目表。
  度量衡是书所用寸、尺、厘、两、磅俱用英数,唯格、格乃照法国数,又名十进法。
……
  是书所用名目多从新拣,有者为先所未有,有者先有今则重为更改而异其名,所用新名乃中国宣道会士于近年所选者,所望为一定之名目,以后不必更改也,将来各等医书俱用此等新拣之名。[6]


从上可以看出,此时西方传教士在翻译生理学著作时已经注意到了医学名词的统一问题。事实上,在1886年传教士医生在上海成立中国教会医学联合会(China Medical Missionary Association,中文简称博医会)以后,传教士医生们就开始了医学名词的统一工作,并于1890年成立了博医会名词委员会,专门从事医学名词的统一工作[9]。其中高士兰更是作出了主要贡献[10],于1908年出版了《高氏医学词典》,极大地推动了我国的医学名词的统一工作。
  但是,尽管所翻译的教科书中注意到并且采用了博医会所选用的生理学名词,但可以看到,还有许多名词都是由十分生涩的汉字所组成,比如表示静脉的“衁”等等,十分难识别和理解。因此,尽管博医会进行了医学名词的统一工作,但短时间内并没有被广泛采用。比如当时日本的学者所著的生理学教材中就并没有采用这些名词[11]。这说明名词的统一问题依然还是生理学在我国的传播过程中急需解决定一大问题。


三、 20世纪20年代至解放前我国学者编著的生理学著作

  20世纪20年代以后,随着我国赴欧美和日本留学人员的回国以及生理学教育的进一步发展,国人自编的介绍生理学的著作逐渐出版。1925年林可胜由美国回国,主持北京协和医学院生理系,成为该校第一位生理学教授。1926年在他的发起下成立了中国生理学会,至此,生理学才正式在我国建立和发展起来。
  在这一时期国人编撰的介绍生理学的著作主要有:1928年由周颂声编写的第一本医学院用的《生理学》;1929年蔡翘编写的第一本大学生物系用的《生理学》;1934年周颂声和阎德润翻译的日本桥田邦彦著的《生理学》以及1947年吴襄编著的《生理学大纲》等。[1]
  这其中影响较大的有:
  (1)1929年出版的蔡翘的《生理学》[12]。该书曾于1935年和1947年再版。全书共有559页,图238幅。全书分为普通生理学、肌肉和神经、神经系统、感官的生理、血液和淋巴、循环系统的生理、呼吸的生理、营养的生理、生殖器的生理共九篇三十八章。并附有68页的实验指导。书后还有中英文名词对照表和名词索引。
  (2)1948年版的吴襄编著的《生理学大纲》[13]。全书分为绪论、肌肉和神经、中枢神经系统、自主神经系统、感觉器官、血液、循环、呼吸、消化及吸收、新陈代谢、排泄及体温之调节、内分泌腺、生殖及生长共19章,共588页,图135幅,每章后都附有补充读物,书后附有度量衡对照表和分类索引的中英文译名的对照表。
  从中可以看出,到了这一时期我国介绍生理学的著作已有了不少进步。
  (1)从教材的结构来看,除了都是按照各个系统分别进行论述外,蔡翘的《生理学》中已有了68页的实验指导,每章末还附有练习问题。吴襄的《生理学大纲》中每章末还列举了补充读物,包括评论文章等,全书末还附有实验方法用书。这说明这一时期我国介绍生理学的著作更加看重生理学的实验传统,生理学的教学已经逐步走上正轨,更加正规和科学合理了,这也说明此时我国的生理学已有了进一步的发展,已经成为比较成熟的一门学科了。
  (2)由于撰写者都是学成回国在我国从事生理学前沿研究的学者,因此这一时期编写的著作其内容已经跟上了西方近代生理学发展的脚步,最新的科研成果在书中已有体现。比如1938年Turner等发现乳腺发育素,在吴襄的书中已经提到[13]。
  (3)从生理学名词的角度看,书中所使用的名词与19世纪时的相比,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跟我们现代所用的名词已经十分接近了。而且,书中在谈到生理学的专门名词时在其后都附上了英文的原名,这样就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避免因名词的不统一而带来的问题,更利于读者理解和接受。


四、 结语

  从以上各个时期我国的生理学著作的具体分析可以看出,在近代,从最开始时传教士们编写的比较浅显的书籍到后来翻译西方的正规生理学教材再到后来我国海外归来的学者自编的书籍,我国介绍生理学的著作经历了逐步发展、逐步完善的过程。这也反映出了生理学在我国近代所经历的从无到有,逐渐发展,逐渐成熟的过程。同时,从这些生理学著作的发展变化中也可以看出,随着各门自然科学在我国的逐渐传播、发展,近代科学的实验传统也经历了逐渐建立起来的过程。另外,在西方生理学传入中国的过程中,由于语言的问题,名词的统一始终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大问题。许多生理学名词都是经过了很多过程才逐渐演化成为今天我们所使用的这些标准名词的。生理学名词的演化问题应该是我国生理学发展史中的一个重要问题,值得进一步研究和探讨。 

参考文献
[1]王志均,陈孟勤主编.中国生理学史.北京:北京医科大学中国协和医科大学联合出版社,1993
[2]Karl E Rothschuh.History of Physiology.New York:Robert E Krieger Publishing Company,1973 
[3]赵璞珊.合信《西医五种及在华影响》.近代史研究,1990,2:67~83.
[4]合信.全体新论.江苏上海墨海书馆藏版,1851
[5]德贞.西医举隅.1875.
[6]肖惠荣述,高士兰译.体功学·论血运.上海美华书馆,1906
[7]博恒理.省身指掌.上海美华书馆印鐫,1913.
[8]吴襄.近代生理学发展简史.高等教育出版社,1996.
[9]张大庆.早期医学名词统一工作:博医会的努力和影响.中华医史杂志,1994,24(1):15~19
[10]张大庆.高似兰:医学名词翻译标准化的推动者.中国科技史料,2001,22(4):324~330
[11]铃木龟寿.生理学.江苏苏属学务处发行,1906
[12]蔡翘.生理学.商务印书馆,1929
[13]吴襄.生理学大纲.正中书局印行,1948


 

2004年6月6日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