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人和不吃人的道理

钮卫星

 

  表面看起来,我们吃什么只是一种习惯和偏好,不吃什么也似乎只是出自一种传统或禁忌。其实这背后大有道理,美国人类学家马文·哈里斯在《好吃:食物与文化之谜》中认为不同文化中饮食习惯的形成是一种收益最大化过程的结果。这种收益最大化过程在不同的生态、营养条件下和不同的人文环境中发生作用,形成了不同文化的不同饮食习惯。印度人不吃牛肉、穆斯林不吃猪肉等等都是这条原理作用的结果。
  人不吃人也是这条原理作用的结果。人是一种杂食动物,既以植物为食,也以动物为食。从营养生理学的角度看,动物性食物比植物性食物能更有效地提供氨基酸、维生素、矿物质等。正如一些早期人类学家记录的南美、大洋洲一些部落中的情况,人类在原始部落阶段,发生部落战争之后,一般都把俘虏吃掉。出现了中央集权的国家形态之后,在国家机器的严密管理之下,让俘虏从事劳动,生产出来的营养价值远远大于他们自身作为动物性食物的营养价值,因此俘虏不再被吃掉,吃人作为一种普遍现象不再存在。
  然而一些偶发的吃人现象仍然存在。有些地方把死去亲属的尸体分而食之;处于紧急状态下如海难等吃掉同伴的尸体;一些变态者在食物不匮乏的情况下想吃人或愿意被吃掉。文明人对这些同类相食现象会不理解、厌恶和谴责,但有时吃人也有被歌颂的。  
  唐“安史之乱”时叛军将领尹子奇围攻直通江淮的要塞睢阳。张巡和许远合兵,士卒几千人,杀了六位建议投降的将领后死守睢阳。久围之下,食物殆尽,于是开始吃战马。战马吃尽,开始抓麻雀老鼠。麻雀老鼠又吃尽,张巡拉出他的爱妾杀了给士卒吃,然后收罗城里的妇女,妇女吃尽,接着吃老弱男子。最后剩400余人,睢阳被攻破,张巡被俘,后又被杀。
  不知道各国的军规里有没有一条在什么情况下可以投降的具体规定。如果有这样的规定,我认为也是应该的,这是对生命的一种尊重。但张巡有另外的追求,不必恶意揣度他是为了大唐复兴后可以加官进爵,可以相信他是在实践某种原则,也就是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这套原则。鲁迅说封建礼教吃人,在张巡困守的睢阳城实实在在地吃起人来,只是从抽象转化成了具体而已。
  对张巡的做法司马光和文天祥等人是大加赞赏和歌颂的。但毕竟人们慢慢认识到有些原则是高于君君臣臣这套原则的。清代王夫之说张巡血战以保障江淮的功绩固然很大,但是困守孤城、粮尽援绝的情况下,只需一死明志,“无论城之存亡也,无论身之生死也,所必不可者,人相食也,……其食人也,不谓之不仁也不可”。

 

 

2004年6月6日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