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的“科学精神”

钮卫星

 

  近来科普也强调普及科学精神,虽然对“科学究竟是什么?”这个问题一直也没有一个标准答案,但是循着摆事实、讲道理的路子去做事,也就颇得科学精神的精髓了。稍微书面一点的说法就是科学讲究逻辑和实证,胡适据此提出“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的研究方法,几十年来产生很大影响。
  然而在有些场合科学精神似乎在被滥用。譬如在家庭内部夫妻之间,也常常有人“大胆假设,小心求证”起来,其一例就是丈夫怀疑孩子非亲生。前段时间看到报道说南京出现亲子鉴定“爆棚”景象:2004年春节后的头几个工作日,江苏省人民医院亲子鉴定中心就接待了近20例要求做亲子鉴定的家庭。其他各地场面虽不如南京火爆,但要求做亲子鉴定的案例均在逐年上升。上海血液中心遗传免疫室的一位专家接受采访时说到:有的小孩还不到1岁,丈夫瞒着妻子偷偷抱孩子来抽血,还催促“快点快点”,因为抽完血要赶快还回去。
  1856年到1864年间孟德尔在一个修道院后院种豌豆,他假设那些黄的、绿的、圆的、皱的等等不同性状的豌豆都各自由一对遗传因子控制。1909年孟德尔假定的遗传因子被定名为“基因”。此后以基因为中心的遗传学迅猛发展,到现在已经有了转基因、克隆、DNA测序等技术,这些都是科学家讲究科学精神而取得的成果。亲子鉴定技术毫无疑问也是一项科学成果。
  然而那些或公开或私下去做亲子鉴定的丈夫们心目中真的有科学精神吗?其实分析他们的行为,大多是血统观念在作怪,由于怀疑妻子不忠而来求助于科学手段弄个明白。有些则干脆是为了离婚找借口。找借口者固然与科学精神无关,而血统观念又有多少科学性呢?其实正是遗传学告诉你你的孩子只遗传了你一半的基因,每代衰减一半,N代之后,你的基因就所剩无几了。
  而且我们身上的基因也不是我们的,我们的身体只是基因暂时寄生的“机器”。人,其他生物也一样,只是基因库里一些基因偶然的短暂的组合而已。人要区别于其他生物,要摆脱只做一台“基因机器”的窘境,正应该从放弃血统观念入手。道金斯在《自私的基因》中提出了与基因(gene)相对应的觅母(meme)概念。觅母是一种通过非遗传的方式来传播或模仿的单位因子。有人把它译作文因(文化基因)、拟子,也有音译成谜米或縻縻的。小到一段曲调、一个概念、一句妙语、一种时装样式,大到基督的教义、庄子的思想、柏拉图的哲学,都是觅母。觅母也是自私的,也要极力传播自己淘汰别的觅母。人想要不朽,最好是在创造和传播自己的觅母一事上多下点工夫,而亲子的假不打也罢。

 

 

2004年5月30日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