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界上的智慧

晨 清

 

   天文学和性学,科学和文学,这些看来不相关甚至对立的概念在江晓原的案头跳动活跃,并且以美文为载体传播开来。
   认识晓原老师,始于我的才女学姐考上他的研究生,从北京跑到上海交大去沐浴他的甘霖。他的魅力果真有这么大吗?不过待有幸见到他后,才发觉晓原老师果然让人一见倾心。于是后来读到他的集子《交界上的对话》时,满脑子竟全是他的音容面影和充满智慧的谈吐。
   没想到的是,一位天文学领域的专家同时还是金庸迷、电影迷、古典文学专家。他在说金庸的时候,我会不自觉地把他联想成武狭小说里的人物,认定他的眉宇间藏着恩仇。其实,我是听得入迷,被他催眠了。
   不过,他虽然没有什么拳脚功夫,却是几类学科融会贯通的高人。他讲科学的时候,借助文学语言的生动,让人读起来兴致勃勃,我一个行外人也能沿着天文历史年代学、夏商周断代工程、磁悬浮列车等陌生的关键词读进去,有所得。
   书名定为“交界上的对话”,恰好和晓原老师多年来在科学与文化的边缘上行走对位。据说他在大学读天体物理学的时候,常常课上推演天文公式,课下研究诗词格律;后来成为我国自己培养的第一个天文学史博士后,也自助成为古典文学的专家。难怪他在写科学评论的时候可以自如地运用古文典故呢。
  江氏定理中最值得关注的一条是:科学不是神圣的,也不是神秘的,科学应该是可亲近的、可信赖的,因为它是我们每一个人都可以凭自己的经验检验的。改变科学高高在上的形象,是科学文化的一大任务。……科学文化的眉目会清晰起来,成为一个风情万种的“美眉”,惹人青睐。
  如果科学可以平易亲近人们的生活,科学文化可以轻松、愉快地传播,人们的生活将会添更多的色彩。“未来的科学文化将有可能通过满足人们的心理需求,甚至诉诸观赏性、装饰性、娱乐性得到发展。”联想到时下电视里热播的“Discovery科学探索”系列节目,显然可见,科学文化的眉目已经越来越迷人了。
  晓原老师前不久来北京出差,应邀担任CCTV实话实说栏目的嘉宾,参与青少年性教育方面的对话。我于是又有幸和他短暂约会。因为约会地点的生疏,晓原老师打来电话:“为何我不得其门而入?”窃笑之余,感叹冰冻三尺非一日寒,古汉语式的口头语确是江氏本色。
  说到性学的研究,晓原老师在集子中收录了关于伟哥、避孕药、性麻木等话题的文章,更在他前不久出版的《性感》一书中,表现了他对这个敏感学科理性的思考。“性是人类社会生活的聚光点,也是历史与文化解释的分光镜。”研究性学,除了他个人学术兴趣之外,至少还包含对生活的热爱和对社会的责任感。 
  据说江宅的书房是绝无仅有的,因为是安导轨、可活动、通常只供图书馆、档案馆库房专用的那种,用于家庭绝对是罕见的。他不仅是爱书之人,藏书、读书、写书评,而且是电影发烧友,买碟、看碟、写影评。从《剑桥插图天文学史》译后感言、关于《天亮以后说分手》,到《黑客帝国》与卫斯理、《未来战士》之物理学,涉猎广泛,言无虚发。曾经在《中国图书商报》上读到他的影评专栏,探讨电影中的科学文化,入木三分又深入浅出。原来看电影除了看热闹,也可以看出门道的。
  晓原老师偏爱喝茶,邀约三两个好友,边品茶香边聊天,茶坊中闲谈的智慧汇成了集子的最后部分。在“电视广告之‘江氏定理’”中,他把商品分为两类:一类的效用可以明确检测,另一类的无法明确检测;而绝大部分广告是为后者做的,比如补药、洗发水之类都属此列。难怪这类商品的广告曝光率那么高呢?
  他在读了伽利略与开普勒的通信后,更是灵感袭来:“与其说科学主义是我们的缺省设置,不如说科学主义是我们的初恋情人。对于许多人来说,要对初恋情人彻底忘情是很难的。”
  随处读到生动的比喻,竟翻到了封底。合上书,忍不住又翻开,因为有太多的智慧之泉可以滋润大脑。跟随晓原老师游走在科学文化的交界上,果真是眼界大开,意趣盎然。
  

  《交界上的对话》,江晓原著,江苏人民出版社,2004年1月第1版,定价:19元。

 

2004年5月23日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