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啄木鸟》,2004年第3期

 

学术打假与法治观念

刘 兵

 

  如今,社会上各种各样的假货越来越多,人们深受其害,于是,打假就成了很得民心的一件事。尤其是,因为在现实条件下打假时,打假者往往需要特殊的勇气,而且通常要付出一定的代价,于是,在人们义愤的心理驱动下,更会对打假行为自觉或不自觉地表现出一种支持与敬佩。从心理上讲,这未尝不是一种对社会公正的渴求与对不公正的仇恨的正常体现。然而,打假的问题又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人们在心理的义愤和要对于这种义愤进行渲泻的基础上,所表现出来的情绪化的赞同却并不一定是理性的,尤其是,从法治的立场来看,也是有许多问题需要思考的。
  以往,人们听到、看到的,所关注的,还大多是对于市场上出售的商品的打假,但近来,在网络上,以及在某些平面媒体上,对于学术研究,也开始有人打假了,而且,最有影响的,还是某些作为个人行为的学术打假。这些个人学术打假的对象,虽然与普通公众相对遥远和陌生,但基于人们对造假行为出于正义的痛恨,还是赢得了不少的喝彩,吸引了不少的眼球。不过,对于学术打假,仍然还是值得对其机制、方式以及背后的法治观念做些具体分析的。
  首先,与其他领域中的打假不同,学术研究有其特殊性。这种特殊性要求对学术打假,要有一种体制的保障,而不仅仅是个人的行为。因为在理想的状态的,学术界对于学术研究中的造假(或者说违规、出轨,或者用更学术的术语讲即“失范”),本是有一套完备的纠正机制的。一项学术研究,无论是对于它的承认,还是不承认,或者认定其中有“假”,都是要由学术共同体以集体的方式来认定的,而且只有这样的认定才具有权威性。学术共同体以外的非专业人士,甚至学术共同体中的个别人,如果有不同的意见,虽然可以有以恰当的方式(比如说不是以咒骂或诽谤的方式,否则那就已经在触犯法律了)来表达的权利,但却并不代表整个学术共同体的意见。这一方面是由于学术问题的专业性,只有由专业上的“同行专家”的代表,才有资格做出评判。另一方面,由于有学术共同体的集体制约,即使“同行专家”的代表(或代表们)出于某些原因而在打假中犯了错误,也仍然存在着对打假本身的纠错机制。因而,就学术而言,对其中的“假”的打,是不可能仅由个人来完成的。
  对此,我们可以类比一下与通常我们更多见的商业打假。
  前些年,也许王海算是最著名的打假英雄了。虽然由于各种现实因素的限制,王海对于市场上假货的打假活动并不事事顺利,但也许除了少数心理不那么健康的人之外,对他的行为,绝大多数公众还是颇为认可的。而且,重要的是,王海的打假又是受到一定的外部规则制约的,例如,不管最后是否得到了商家的赔偿,在他的打假活动中的一个关键性的环节,是对他所打的对象是否为假,有来自权威部门对假货的鉴定。也就是说,他打的对象究竟是不是假货,这并不是由王海自己说了算,而是需要由独立的(或者说至少在理论上讲应该是独立的)相关机构来鉴定的。我们完全可以设想一下,如果没有这样的制约,如果对于什么东西是不是假货只是由王海本人说了算,那么是什么样的结果?一种可能是,王海的道德水准是没有问题的,他是诚实的,因而,也许他的鉴定是可信的。但对于一个法制的社会来说,把仅仅依靠个人道德来保证公正显然是不可行的。再者,即使在他的道德水准没有问题的前提下,他个人是否拥有对于他所打的假货进行鉴定所需要的充分的专业知识?当然更不用说假如打假者个人的道德水准有问题的情况,那就更加体现出对其打假对象是否为假要由第三方权威机构来鉴定的必要性了。
  也许会有人争辩说,恰恰由于现有的体制的不完善,或者学术界由于种种原因而打假不利,造成“假货”泛滥,因而个人的学术打假有其必要性,值得鼓励。但这种看法的背后,其实是一种不正确的、缺乏法治意识的观念在起作用。比如说,要是公安部门存在问题,对小偷治理不力,那么,是否就可以由非警务人员随意认定某人是小偷并施以私刑?在这样的情况下,就算是在某次抓到了真正的小偷,也仍然不能说是合理的做法,因为在缺乏一种体制的监督的情况下,非专业、非体制的行为无法避免抓错的可能,更不用说只有在体制化的机制中,才可能真正做到“无罪推定”。在长期传统观念的惯性中,人们往往在义愤中,会自觉不自觉地陷入那种“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漏过一个”的思维习惯,而这种思维习惯,却是绝对地与保障人们权利的法治观念相悖的。
  因此,我们可以说,在学术问题上,个人的打假活动是不值得提倡的,也不应对之盲目认可的。这并不是说个人不可以参与,以向有关机构举报等恰当的方式来揭露问题,当然值得鼓励,只是最终的结论,却不是可以由个人来决定和宣布的。而且,以上只不过是仅就个人与体制的关系来进行的讨论。其实在目前的一些个人“学术打假”中,还有其他一些问题。比如说,当你看到某人不受制约地在许多并非他本专业的领域中充满自信、所向披靡地挥舞着“学术打假”的大棒时,首先就要对这种打假行为本身有所怀疑了。




2004年4月17日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