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新星新表

 

席泽宗

 

    

新星的研究在天体演化学上和射电天文学上都有着重大意义。新星和超新星的爆发否形成射电源?超新星或慢新星是否和行星状星云有演化上的联系?新星是否能多次爆发?新星或超新星的爆发是否表示普通星向白矮星过渡?银河系内超新星的爆发频率如何?这一系列问题的解决都需要大量的新星和超新星的观测资料;不仅需要现在的,而且需要过去的。关于古代的新星观测资料,伦德玛克曾经搜集起来编成一个表[1]。现在全世界的天文学家们应用的古代新星资料,几乎全取自这个表中。但是正如伏龙佐夫-威廉明诺夫所批评:“伦德玛克的表有许多可以怀疑的漏洞,用这些材料来充实我们感到贫乏的观测资料,至少是冒险的。”[2]伦德玛克的表中包括了十九世纪及以前观测到的六十颗新星,他的材料主要来自马端临《文献通考》的客星栏。但中国古代客星常常和彗星相混,而且《文献通考》中所搜集的材料也不够完全,因而伦德玛克的表在正确性和完整性方面都是有缺点的。最近我们查了廿四史(主要是其中的天文志)、各代会要、《文献通考》和《通志》,并参考了一些杂史和日本的天文史料,详细地复核了伦德玛克的表,发现以下几条都是彗星:

公元6453日在室女座η附近的新星。《文献通考》内载:“汉明帝永平七年三月庚戌,客星光气二尺所在太微左执法南,端门外,凡见七十五日”。既言光气二尺,可见是有尾巴的,是彗星(永平七年三月庚戌相当于公元64428日)。

公元66131日的新星。伦德玛克的根据是《文献通考》里一句话:“后汉孝明帝永平八年冬十二月戊子,客星出东方”。但是在《东汉会要》里有一段彗星记事:“永平九年正月戊申,客星出牵牛,长八尺,历建星,至房南灭”;《东汉书古今注》说:该彗星“历斗、建、箕、房,过角、亢,至翼,芒东指,见至五十日”。正月戊申相当于公历220日,距131日相差只20天,在这个时期,如以夜晚九时来说,斗、建、箕、房、角、亢、翼这些星宿都在东方,可见131日东方所见客星就是这个彗星。又按计算,哈雷彗过近日点的日期是该年126日,可见这次观测到的彗星即哈雷彗。朱文鑫在《天文考古录》里把永平八年(公元65年)六月观测到的彗星认为是这次哈雷彗的出现,显然是错误的。因为该彗星出现于六月壬午,凡见五十六日。永平八年六月壬午,相当于公元65729日,56日之后是923日。就以923日来说,和126日也还相差四个多月。

公元684912日新星。《日本书记》和《一代记要》内均载:“天武十二年七月壬申,彗星出于西北,长丈余”。日本天武十二年七月壬申相当于公元68497日,而该年1126日为哈雷彗过近日点之日期。哈雷彗在近日点前后两、三个月被观测到,是常有的事,可见伦德玛克表中的这个新星(状如半月)和日本史书中所载的是一回事,即哈雷彗。

公元8374月到6月的三个新星。《文献通考》客星栏内载:“唐文宗开成二年三月甲申客星出于东井下。戊子客星别出于端门内,近屏星。四月丙午东井下客星没。五月癸酉端门内客星没。壬午客星如孛,在南斗天籥旁。”威廉姆士、毕渥特和伦德玛克把这认为是三个新星:

1.       837429日到521日双子座新星。

2.     83753日到617日室女座υ星附近新星。

3.       837年6月26日人马座δ,λ星旁新星。

最近史克洛夫斯基和沙因认为双子座新星爆发在双子座μ,η星之间,现在观测到的IC433星云是它的残迹,而且可能和射电源(α=6h14m, δ= + 22°38′)对应起来。[3]

但是《新唐书·天文志》里在这段客星叙事的前面还有一段彗星记事:“唐文宗开成二年二月丙午有彗星于危,长七尺余,西指南斗。戊申在危西南,芒耀愈盛。癸酉在虚。辛酉长丈余,西行,稍南指。壬戊在婺女,长二丈余,广三尺。癸亥愈长愈阔。三月甲子在南斗。乙丑长五丈,其末两歧,一指氐,一掩房。丙寅长六丈,无歧,北指,在亢七度。丁卯西北行,东指。己巳长八丈余,在张。癸未长三尺,在轩辕右不见。凡彗星晨出则西指,夕出则东指,乃常也。未有遍指四方,凌犯如此之甚者。甲申客星出于东井下,……(如前文)……。八月丁酉有彗星于虚危。”[4]从这段文字总的来看,可以认为这三颗客星及其前后的彗星均是同一彗星,其运行的轨道见图1。这个大彗星即哈雷彗。哈雷彗星过近日点的日期按计算应该是该年31日。

公元562128日新星。《宋史》:“宋建隆二年十二月己酉,客星出天市垣宗人星东,微有芒彗。三年正月辛未西南行,入氐宿。二月癸丑至七星没。”显然这是彗星。

我们将伦德玛克表中的错误去掉,并将我们新搜集的材料加进去,制成现在这份古新星表,至1700年止,共有90颗新星。表中有11个(No.17,27,30, 45,57,60,67,68,70,8285)可能是超新星。单以最近一千年而论,就有七颗超新星爆发:1006年豺狼座、1054年金牛座、1181年仙后座、1203年天蝎座、1230那武仙座、1572年仙后座和1604年蛇夫座。根据这材料,银河系内超新星的爆发频率将大于以往的估计:即平均每150年有一颗超新星出现。

此外,在制表的过程中,我们对新星的再发规律亦有些材料。伏龙佐夫-威廉明诺夫在“气体星云和新星”一书中将巴连拿果和库卡金的亮度变幅关系改进为:

      log P = 2.716 + 0.512 A

若取A = 11m(新星的平均变幅),则得P = 824年。

在我们的表中,No.12No.55两次“客星犯帝座”相距882年,No.5 No.33两次“星孛于大角” 相距779年,正好和计算所得的周期约合。因此,这两个新星很可能是新星再发的例子。

这表我们只编到1700年为止,因为在此以后,西方天文学已很发达,关于新星的材料也很完备,无须再叙。

将表中较有确切位置的61颗新星和2颗再发新星,作视分布研究,得图2。新星在银纬方面的分布如下表:

   1

北银纬

新星数

南银纬

新星数

总计

0°―― 10°

10°――+20°

20°――+30°

30°――+40°

40°――+50°

50°――+60°

60°――+70°

70°――+90°

4

7

3

4

4

3

1

0

0°―― 10°

10°―― 20°

20°―― 30°

30°―― 40°

40°―― 50°

50°―― 60°

60°―― 70°

70°―― 90°

13

4

8

7

3

0

0

0

17

11

11

11

7

3

1

0

 

26

 

35

61

由这表可看出:新星有向银面集中的趋势,在±20°范围以内,占了小半数,而在±70°~±90°的范围以内,一个也没有。这和就近代新星资料统计的结果,颇相符合。从表中还可以看出:银面以南的新星比以北的多,这是因为太阳处在银面以北的缘故。

就银经分布来说,在表2里的前六组是在以银河系为中心的方向为中心的半个天球上,后六组是在另外半个天球上。这样从统计上可以看出新星在反银心的半个天球上要多一些。不过,得注意到:南赤纬大的银河部分(l240°到300°)在我们中国黄河流域(取φ35°)看不见。估计到这一点之后,可以断定:新星视分布的银心聚度小。银心聚度小,银面聚度大,这说明新星形成扁平子系。

表中可能有彗星,同时这表也不能算是很完整。这些都待以后补充和修正。我们将这份较为完整的古新星表付印,只是为了射电天文学和天体演化学领域工作者的参考。

这表的制作过程中得到竺可桢、叶企荪、张钰哲、戴文赛和И.С.Шкловский  的鼓励和很多帮助,特此致谢。

19558

2

银经

新星数

60°――90°

90°――120°

120°――150°

150°――180°

180°――210°

210°――240°

240°――270°

270°――300°

300°――330°

330°――360°

0°――30°

30°――60°

4

11

7

7

2

2

3

1

11

6

4

3

总计

61

号数

原文

书名

时间

年。月。日

星座

α

h  m

β

°

l

°

b

°

附注

1

七日己巳夕有新大星并火

殷墟甲骨文

约公元前十四世纪

 

 

 

 

 

 

2

辛未酉殳新星

殷墟甲骨文

约公元前十四世纪

 

 

 

 

 

 

3

周景王十三年春有星出婺女

竹书纪年

532  B.C

宝瓶座

20 40

10

5

31

左传和史记内均有记载

4

秦始皇卅三年明星出西方

 

 

 

 

 

 

 

 

5

汉高帝三年七月有星孛于大角,旬余乃入

汉书和文献通考

204  B.C

牧夫座α星附近

14 20

20

346

66

可能是再发新星

6

汉元光元年六月客星见于房

汉书

134  B.C

天蝎座

15 40

25

313

20

这是中西史上皆有记载的第一颗新星

7

汉元凤四年九月客星在紫宫中斗枢极间

汉书

77  B.C

大熊座

11 36

60

103

55

WilliamsBiot有考证,在NGC3587附近

8

汉元凤五年四月烛星见奎娄间

汉书和文献通考

76  B.C

双鱼座

 1 20

25

101

36

WilliamsBiotLundmark有考证

9

汉地节元年正月,有星孛于西方,去太白二丈所

汉书

69  B.C

 

 

 

 

 

 

10

汉初元元年四月客星大如瓜,色青白,在南斗东第二星东可四尺

汉书

48  B.C

人马座μ星之东

18

25

335

4

WilliamsBiotLundmark有考证,在NGC6578附近

11

汉哀帝建平二年二月,彗星出牵牛,七十余日

汉书

 5  B.C

天鹰座α星附近

19 40

10

 16

8

可能是射电源

12

后汉建武五年客星犯帝座

后汉书严光传

29  A.D

武仙座α星附近

17 20

15

 5

24

可能是再发新星

13

后汉永平十三年冬十一月客星出于轩辕四十八日

后汉书古今注

70  A.D

狮子座

10

20

184

54

BiotLundmark有考证

14

后汉永平十三年冬十一月乙丑轩辕第四星间有小客星,色青黄

东汉会要,后汉书和文献通考

101.12.31

天猫座40星附近

 9 20

35

158

47

WilliamsLundmark有考证,但他们所确定的位置不对

15

后汉永初元年秋八月戊申客星在东井弧星西南

通志灾祥略、东汉会要

107. 9.13

大犬座δ星附近

 7

25

205

8

BiotLundmark有考证,在NGC2452附近

16

后汉延光四年冬十一月客星见天市

通志后汉书和文献通考

125.12

蛇夫座

17 20

   0

350

  18

 

17

后汉中平二年十月癸亥,客星出南门中,大如半筵,五色喜怒,稍小,至后年六月消

后汉书和文献通考

183.12.7

186.7

半人马座α,β间

14 20

60

282

0

Щкловский认为是超新星,并且是射电源,近伏尔夫-拉叶星-61°4331

18

魏黄初三年九月甲辰客星见太微左掖门内

晋书

222.11.4

室女座ηβ星间

12

1

248

61

WilliamsBiotLundmark均有考证

19

晋太熙元年夏四月客星在紫宫

通志和文献通考

290.5

恒显圈

 

 

 

 

Williams认为可能在仙后座

20

晋永康元年三月妖星见南方

晋书

300.4

 

 

 

 

 

Williams认为是流星,但Lundmark不以为然

21

晋永兴元年夏五月客星守毕

晋书、通志、文献通考

304.6-7

金牛座

4 20

20

144

18

WilliamsBiotLundmark均有考证

22

晋永兴二年秋八月,有星孛于昴毕

通志

305.9

金牛座

4

20

141

22

 

23

晋升平二年夏五月丁亥,彗星出天船,在胃

通志

358.6.26

英仙座

3 20

50

114

4

 

24

晋太和四年春二月客星见紫宫西垣,至七月乃灭

通志和文献通考

369.3-8

大熊座天龙座和鹿豹座之间

9

70

111

38

25

晋太元十一年春三月客星在南斗,至六月乃灭

通志

386.4

人马座

18 40

25

338

11

NGC6644附近,Lundmark有考证

26

晋太元十八年春二月客星在尾中,至九月乃灭

晋书、通志、文献通考

393.3-10

天蝎座

17

40

314

1

WilliamsBiot有考证,但所得位置不同,我们所得者和Biot的近于一致,在NGC II 4637及伏尔夫-拉叶星-40°10919附近

27

魏始皇元年夏六月有星彗于髦头……先是有大黄星出于昴毕之分,五十余日。十一月黄星又见,天下莫敌

魏书

396.8

金牛座

4

20

141

22

可能是超新星

28

魏泰常五年十二月客星见于翼

魏书

421

巨爵座和长蛇座之间

11 20

20

244

38

 

29

魏太延二年五月壬申有星孛于房

魏书

436.6.21

天蝎座

15 40

25

313

21

 

30

魏太延三年(宋元嘉十四年)正月壬午有星晡前昼见东北,在井左右,色黄赤,大如橘

魏书和宋书

437.2.26

双子座

 6 40

20

162

9

张钰哲先生认为可能是彗星,Щкловский认为可能是超新星

31

魏元象元年正月客星出于紫宫

魏书

538.2.15

~3.15

恒显圈

 

 

 

 

 

32

周保定元年九月乙巳客星见于翼

隋书和通志

561.9.26

巨爵座α星附近

11

20

240

37

WilliamsBiotLundmark均有考证,NGC3242在其附近

33

陈光大二年六月壬子客星见氐东

文献通考

567.7.28

天秤座

14 40

15

308

38

BiotLundmark误为5686月,

34

陈太建七年四月丙戌有星孛于大角

隋书和通志

575.4.27

牧夫座α星附近

14 20

20

346

66

可能是204B.C新星的再发

35

隋开皇八年十月甲子有星孛于牵牛

通志和文献通考

588.11.22

天鹰座α星附近

19 40

10

16

8

 

36

唐贞观十三年三月乙丑有星孛于毕昴

新唐书旧唐书文献通考

639.4.30

金牛座

 4

20

141

22

 

37

唐乾封二年四月丙辰有彗星于东北,在五车毕昴间。乙亥不见

文献通考

667.2.24出现,至6.12不见

金牛座

 5

25

145

 8

 

38

唐总章元年四月彗星见五车,…星虽孛而光芒小,…廿二日星灭

旧唐书和唐会要

6685.17

~6.14

御夫座

5  20

40

136

4

 

39

唐永淳二年三月丙午有彗星于五车北,凡廿五日,至四月辛未不见

唐会要旧唐书新唐书和文献通考

684.420

~5.15

御夫座

5

40

134

1

 

40

唐景龙元年十月十八日彗见西方,至十一月甲寅不见,凡四十三日而灭

唐会要旧唐书和新唐书

707.11.16

~12.28

 

 

 

 

 

 

41

养老六年七月三日壬申,有客星见阁道边,凡五日

日本天文史料

722.8.19

仙后座δ,ε附近

 1 40

60

97

1

 

42

神龟二年正月廿四日有星孛于华盖

日本天文史料

725.2.11

仙后座ψ,ω附近

 1 20

70

93

8

 

43

天平十六年十二月二日庚寅,有星孛于将军

日本天文史料

745.1.8

仙女座γ,υ,τ间

 1 40

40

102

-21

 

44

弘仁十四年正月辛酉,有星孛于西南,三日而不见

日本天文史料

823.2.19

 

 

 

 

 

 

45

(阿拉伯天文家观测)

Gesch.d’Astr

827

天蝎座

17±

-30±

335

-16±

Lundmark新星星表中有,可能是超新星

46

唐太和三年十月,客星见于水位

新唐书和文献通考

829.11

小犬座

 7 20

10

176

13

WilliamsBiotLundmark均有考证

47

唐开成四年闰正月有彗星于卷舌西北,二月乙卯不见

新唐书

839.3.12

3.21

英仙座

 3 20

40

120

12

 

48

唐开成五年二月有彗星于营室东壁间,廿日灭

新唐书和文献通考

840.3.20

飞马座

23 40

20

 72

40

 

49

唐大中六年三月有彗星于觜参

新唐书

852.4

猎户座

 5 40

10

164

8

 

50

元庆元年正月廿五日戌时,客星在壁,见西方

日本天文史料

8772.11

仙女座α和飞马座γ间

 0

20

 78

41

 

51

宽平三年三月廿九日乙卯,客星在东咸星东方,相去一寸许

日本天文史料

891.5.11

蛇夫座φ,χ,ψ,ω之东

16 20

20

324

18

 

52

唐景福元年十一月有星孛于斗牛

新唐书

892.12

人马座和摩羯座之间

19 40

20

348

22

 

53

唐光化三年正月客星出于中垣宦者旁,大如桃,光炎射宦者,宦者不见

新唐书和文献通考

900. 2

武仙座

17

15

  2

29

BiotLundmark有考证

54

唐天复二年正月客星如桃,在紫宫华盖星下,丁卯有流星,起文昌,抵客星,客星不动,乙巳客星在杠守之,明年犹不去

文献通考

902

仙后座ω,ψ星附近

 1 30

65

 97

6

 

55

梁乾化元年五月客星犯帝座

文献通考

911. 6

武仙座α星附近

17 20

15

  5

24

BiotLundmark有考证可能是29 A.D新星之再发

56

延长八年五月以后,七月以前,客星如羽林中

日本天文史料

930

 

 

 

 

 

 

57

宋景德三年有巨星见于天氐之西,光芒如金圆,无有识者

玉壶清话

1006

豺狼座κ星附近

15

50

292

6

可能是超新星,并且是射电源②

58

宋大中祥符四年正月丁丑,客星见南斗魁前

宋史和文献通考

1011.2.8

人马座

19 20

30

336

22

 

59

宋明道元年六月乙巳客星出东方近浊,如木星大,微有芒彗,至丁巳,凡十三日而灭

文献通考

1032.7.15

~7. 27

 

 

 

 

 

 

60

宋至和元年五月乙丑客星出天关东南,可数寸,岁余稍没

宋史

1054.6.10

金牛座ζ星附近

 5 30

20

155

3

金牛座蟹状星云NGC 1952(M1)即其残迹,也是射电源③

61

辽咸雍元年八月丙申,客星犯天庙

辽史道宗本记

1065.9.11

长蛇座与唧筒座之间

10 20

30

265

32

 

62

宋熙宁三年十一月丁未,客星出天囷

文献通考和宋史

1070.12.15

鲸鱼座

 2 40

10

132

42

BiotLundmark有考证

63

辽太康五年十二月丙午彗星犯尾

续文献通考和辽史

10801.6

天蝎座

17

40

314

1

 

64

宋高宗绍兴八年五月,客星守娄

文献通考

1138.6

近白羊座β星

 1 50

22

112

39

 

65

宋绍兴九年二月壬申,客星守亢

宋史和文献通考

1139.3.23

室女座

14 20

10

306

45

BiotLundmark有考证

66

宋淳熙二年七月辛丑有星孛于西方,当紫微垣外七公之上,小如荧惑,森然蓬勃,至丙午始消

宋史和宋史新编

1175.8.10

~8.15

牧夫座、武仙座和天龙座之间

16

60

58

44

 

67

宋淳熙八年六月己巳,客星出奎宿,犯传舍星,至明年正月癸酉,凡一百八十五日始灭

宋史和文献通考

1181.8.6

~1182.2.6

仙后座

 1 40

70

95

9

68

宋嘉泰三年六月乙卯,东南方泛出一星,在尾宿,青白色,无芒彗,系是客星,如土星大

宋嘉泰三年六月乙卯,客星出东南尾宿间,色青白,大如填星,甲子守尾

文献通考

 

 

 

宋史

1203.7.28

~8.6

天蝎座

17

40

314

1

NGC4673及伏尔夫-拉叶星-40°10919在其附近

 

 

Щкловский认为是颗超新星

69

宋嘉定十七年六月乙丑,客星守犯尾宿

宋史

1224.7.17

天蝎座

17

40

314

1

 

70

宋绍定三年十一月丁酉有星孛于天市垣屠肆星之下,明年二月壬午乃消

宋史、宋史新编

1230.12.15

~1231.3.20

武仙座109星之南

18 20

20

 16

13

BiotLundmark有考证,日本天文史料中亦有很多记载。⑤可能是超新星。但日本记在天鹅座

71

宋绍定五年闰九月庚戌,彗星见东方角宿,十月己未始消

宋史新编、宋史、金史续文献通考

1232.10.18

~11.26

室女座α和ζ之间

13 20

10

286

51

 

72

宋嘉熙四年五月辛未,彗星见于室,至三月辛未始消

宋史

1240.6.5

~1241.4.25

飞马座

23

20

 60

36

 

73

宋嘉熙四年七月庚寅,客星出尾宿

宋史和续文献通考

1240.8.17

天蝎座

17

40

314

1

 

74

元大德元年八月丁巳祅星出奎,九月辛酉朔,祅星复犯奎

元史和续文献通考

1297.9.9

~9.18

仙女座与双鱼座之间

 1

30

95

32

 

75

元大德二年十二月甲戌,彗出子孙星下

元史和续文献通考

1299.1.24

天鸽座

 6

40

214

25

 

76

元皇庆二年三月丁未,彗出东井

元史

1313.4.13

双子座

 6 40

20

162

9

 

 

77

明洪武廿一年二月丙寅,有星出东壁

明史

1388.3.29

飞马座γ和仙女座α间

 0

20

 78

41

Lundmark表中的位置不对

78

明永乐二年十月庚辰辇道东南有星如盏,黄色,光润而不行

明史

1404.11.14

天琴座

19

40

 38

14

 

79

明宣德五年八月庚寅有星见南河旁,如弹丸大,色青黑,凡二十六日灭

明史和续文献通考

1430.9.9

小犬座α,β星附近

 7 20

7

176

13

WilliamsLundmark有考证

80

明宣德五年十二月丁亥有星如弹丸,见九游旁,黄白光润,旬有五日而隐。六年三月壬午又见

明史和续文献通考

1431.1.4

~4. 3

波江座μ,ω,ψ附近

 5

10

177

27

WilliamsLundmark有考证

81

明天顺五年六月壬辰天市垣宗正星旁有星粉白,至乙未化为白气而消

明史和续文献通考

1461.7.30

~8. 2

蛇夫座β星附近

17 40

  0

353

13

Lundmark有考证

82

明隆庆六年冬十月丙辰彗星见东北方,至万历二年四月乃灭

明史稿神宗本纪

1572.11.8

~1574.5

仙后座γ星附近

 0 40

60

 90

2

此即Tycho新星,它是颗超新星,又是射电源⑥

83

明万历六年正月戊辰有大星如日,出自西方,众星皆西环

明史、明史稿和续文献通考

1578.2.22

 

 

 

 

 

Williams BiotLundmark都有考证,但可能性不大

84

明万历十二年六月己酉,有星出房

明史和续文献通考

1584.7.11

天蝎座

15 40

25

313

21

Williams BiotLundmark有考证

85

明万历三十二年九月乙丑,尾分有星如弹丸,色赤黄,见西南方,至十月而隐。十二月辛酉,转出东南方,仍尾分。明年二月渐暗,八月丁卯始灭

明史和续文献通考

1604.10.10

~1605.10.7

蛇夫座

 

 

337

4

此即Kepler新星,Williams BiotLundmar均弄错了

86

明万历卅七年有大星见西南,芒刺四射

明史和续文献通考

1609

 

 

 

 

 

Williams BiotLundmark有考证,但可能性不大

87

明天启元年四月癸酉,赤星见于东方

明史和续文献通考

1621.5.22

 

 

 

 

 

WilliamsLundmark皆列入新星表中

88

清康熙十五年正月戊子,异星见于天宛东北,色白

清史稿

1676.2.18

波江座

 4

10

169

40

 

89

清康熙二十七年十月己酉,异星见奎,色白

清史稿

1688.11.2

仙女座

 1

30

 95

32

 

90

清康熙二十九年八月己酉,异星见萁,色黄,凡二夜

清史稿

1690.10.18

人马座

18

30

331

10

 

 

Щкловский和Паренао曾认为:这颗新星爆发在仙后座里,并且可以和射电源(α=23h21m,δ=58°)对应起来。但在这次编表过程中,发现紫宫西垣并不经过仙后座。紫宫西垣的主要七颗星是:天龙座α,κ,λ,δ和鹿豹座43,9,IH1星。这样一来,最强的射电源——仙后座射电源A——就不能认为是超新星爆发的结果。

② 关于这个超新星记载的资料尚有:

   (1)《文献通考》:“宋真宗景德三年四月戊寅周伯星出氐南,骑官西一度。状半月,有芒角,煌煌然可以鉴物。……八月随天轮入浊,十一月复见在氐。自是常以十一月晨见东南方,八月西南入浊。”根据这段记载,这颗新星可见时间很长(四月戊寅相当于5月6日)。

   (2)《宋史·新编真宗本纪》:“景德三年五月壬寅(5月30日),日当食不亏,周伯星见。……十一月壬寅(11月26日),周伯星再见。”

   (3)《宋史·天文志》:“宋景德三年三月乙巳客星出东南方。” 景德三年三月乙巳相当于4月3日。

   (4)日本《明月记》:“宽宏三年四月二日癸酉(5月1日)夜以降,骑官中有大客星,如荧惑,光明动摇,连夜正见南方。或云骑阵将军星变本体增光欤”。可见这颗新星当时亮如火星,在κLup附近。

   (5)Schonfeld在A.N.127, 153上说,1006年初Hepidanus及Barhebreaus曾在天蝎座观测到新星。可能与此为同一新星。

③关于这个超新星,尚有以下参考资料:

   (1)日本《明月记》:“天喜二年四月中旬以后,丑时客星出觜参度,见东方,孛天关星,大如岁星。”可见当时的亮度犹如木星。

   (2)《宋史·仁宗本纪》:“嘉佑元年三月辛未,司天监言自至和元年五月客星出东方守天关,至是没。” 嘉佑元年三月辛未公元1056年4月6日,可见这颗星在一年零十个月中都可看见。

   (3)Dybendak, Oort, Mayall: Supernova in Taurus, PASP, 54,91,95(1942).

④ 关于这个新星尚有以下文献可以参考:

   (1)《金史》:“金大定二十一年六月甲戌客星见于华盖,凡百五十有六日灭。”

   (2)日本《吾妻镜》:“治承五年六月廿五日庚午,戌刻客星见艮方,大如镇星,色青赤,有芒角,是宽宏三年出现之后,无例云云。”艮方即东北方。

   (3)日本《玉叶》:“养和元年六月廿八日癸酉,传闻自六月廿五日起,客星出内天王良旁。”

   (4)日本《明月记》:“治承五年六月廿五日庚午,戌刻客星见北方,近王良星,守传舍星。”

   (5)日本《百炼抄》:“治承五年六月廿五日,客星见北极。”

     (1)日本《百炼抄》:“宽喜二年十月廿九日自昨日夜客星出现,养和元年(1181年)以后无此变欤”。宽喜二年十月廿九日相当于1230年12月4日。

2)日本《明月记》:宽喜二年十一月三日夜“奇星现辛方,在织女东,天津艮,奚仲旁”。奚仲为天鹅座χ,ι,θ三星。

3)日本《吾妻镜》:“宽喜二年十二月五日壬戌,客星出现;十一日戊辰,今晓客星犹出现。京都十月廿八日出现,天文博士维藩朝臣最先奏闻”。

4)日本《本国寺年谱》:“宽喜二年十二月五日客星西州见之,十月京洛见之廿八日。”

     (1)《明史·天文志》星表部分记有:“……又有古无今有者,策星旁有客星,万历元年新出,先大今小。”策星即仙后座γ星。

        (2)《中西经星同异考》梅文鼎序中有:“王良之策有万历癸酉年新出之星。”

 ⑦从这时起,西洋人都把日期换算弄错了十天,他们没有考虑到1582年的改历。

 

    (首次发表于《天文学报》1955年第2期)


 

[1] Kunt Lundmark, Suspected New Stars Recorded in Old Chronicles and among Recent Meridian Observations. PASP, 33, 225-238 (1921).

[2] Воронцов-Вельяминов, Газовые туманности и новае  эвёзды. стр. 184.

[3] Г. А. Щайн и В. Ф. Газе, ДАН, 96, 4, 713-715 (1954).

  И. С. Щкловский, ДАН, 97, 1, 53-55 (1954).

  В. Ф. Газе и Г. А. Щайн, А. Ж. 31, 5, 409-412 (1954).

[4] 唐书天文志、唐书文宗本纪、新唐书文宗本纪、唐会要、续日本后记、一代记要、日本纪略和诸道勘文中均有这颗彗星的记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