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当一名科学家》译后记

刘华杰

 

(此为底稿,与正式印刷版可能有个别文字上的差别,请以印刷版为准。)

  20世纪90年初,美国科学院出版社连续出版了几部有关科研道德的优秀著作,“On Being A Scientist”就是其中之一。它是一部手册性的著作,是科研人员尤其是初入此道的研究生、博士后的必读材料。它有如下特点:(1)权威性和普遍性:出自美国“三院”(科学院、工程院和医学研究院)的科学、工程与公共政策委员会(COSEPUP),它所涉及的问题具有普遍性,给出的建议和方法适用于所有科研人员;(2)社会性和时代性:紧扣现实,阐述了“大科学”时代科学与社会复杂关系的核心部分,书中特别运用了“科学社会学”的研究成果;(3)实用性:本书结合多个案例具有针对性地阐明了科研中经常遇到的若干敏感问题。另外它篇幅很小,行文简明,便于阅读。

  如果科学依然是“小科学”,这样的著作不会出现,也没有意义,但现实是现在恰恰是“大科学”时代。这部书无疑是中国科技管理人员、科研人员、广大学生急需的,把它翻译成中文的意义是明显的和多方面的,可以为当前中国的“科研道德建设”提供参考。首先,这部小册子启示我们,在大科学时代要把科学放在社会与境(context)中进行考虑,加强科研道德必须首先在制度建设上下功夫;第二,公开并且事先讨论可能遇到的各种道德问题(如署名、疏漏、利益分配、不轨行径等)是一种好办法,可以防患于未然,这部小册子更多地不是讲出了事“以后”如何办而是要求一开始就尽可能考虑一些可能性从而防止恶性事件发生;第三,在一般情况下,科学是一种职业,要把科研人员当成普通人看待,既不随意贬低也不随意拔高。

  本书最早的版本(与现在的不同)见于1989年,第2版1995年出版,到2003年2月在美国已经第8次印刷,同时美国科学院(NAS)的网站上还有供免费阅读的全文。中文版第一版由富有远见的著名学者何传启先生译出(何先生从美国科学院和美国科学院出版社得到了馈赠的中文版权),1996年由科学出版社出版,卢嘉锡当时还为中文版题写了书名。这个版本对中国科学界的贡献是非常大的,仅我在科学社会学和科学传播课堂上就使用过数次,特别是在我们主办的科学传播学位班上课时,学员纷纷要求购买或复印全书。但中文版当年只印了5000册,现在早已买不到。此次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正式购到译本版权,想重新出版此书,当然是个机会,广大师生、科研人员、媒体从业人员、科技管理人员又可以买到此书了。

  重译过程中,参考了何传启先生的译文。但是,限于译者水平,不敢说新的译本就没有翻译错误了。科学类著作有两三个译本,也算正常,据说某文学作品竟然有十多个中译本。译本多了,受益的是读者,读者可以比较。

  这部小册子文字不多,语句也不算很复杂,但翻译起来也不容易,其中书名就很难译成中文。原文On Being A Scientist:Responsible Conduct in Research大意是,讨论一个人如果想从事科学研究工作,那么他在科研中的所作所为应当符合怎样的规矩。英文所讲的scientist(科学家)包括所有科研人员,并不特指中文里有成就的科研人员。标题直译成中文便是《论做一名科学家:研究中负责任的行为》,科学出版社的中译本原来译作《怎样当一名科学家:科学研究中的负责行为》。这样直译,意思与原文就有了出入,其中的scientist应当改译作“科研人员”。我们想过把书名意译为《科研人员从业规章》,本书主要讨论科研道德,但是所说的“规矩”多是“软”的,还没有上升到法律、法规、规章、规范、守则的层面。另外,本书也不提供某种“说教”,它主要通过平和的语言阐述现状和问题所在,鼓励读者进入角色,平等地参与讨论。

  本书翻译过程中,译者曾在BBS上征寻更好的译名,其中STS1(网名)曾建议译作《身为科学家》,当时觉得还算好,但后来还是放弃了,主要是因为“身为”两字在汉语中有既成事实的含义,“科学家”所指也太窄。最终仍然采用了何传启先生原来的译名。但不管怎样,译者对参与讨论的所有网友表示感谢。为了把握本书部分语句和措词的确切含义,译者曾在“虹桥科教论坛”上征求科研人员(许多是在海外工作的有经验的科学家)的意见,他们给出了非常有用的解答和建议。清华大学曹南燕教授帮助改正了一处译名,特此致谢。

  当年,是刘志刚先生首先送我此书的,我非常感谢,他是一位非常热心于科学传播的地学界朋友。他对科普的热情非常值得我们学习。作为教师和新译本的译者,要特别感谢何传启先生慧眼识好书并及时将它翻译成中文出版。我也期待着,将来会有更好的中译本出现。

  本书最后还以附录的形式收录了1999年7月1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主办的世界科学大会(World Conference on Science,简称WCS)通过的若干文件。它们与本书的内容有密切的相关性,也是科研从业者应当考虑的。特别是,它提出了许多新颖的或许还很有争议的观点,这也值得学术界关注。这些文件的中文本是UNESCO原有的,此次收录只做了个别编辑工作。

译者,2003年于北京西三旗

 

 

2004年2月15日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