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2004年1月16日《文汇报》

 

“礼尚往来”的道理

刘  兵

 

  近几年来,在国内的各种文化类出版物中,人类学的著作渐渐多了起来。当然,这是人类学学科基本建设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然而,如果从这类著作的印数来看,尽管还远远说不上是畅销书,但也远远超过了人类学自身发展的需要,也就是说,我们现在还远没有那么多的人类学家,因而,阅读这类著作的绝大多数读者,反而倒是那些非专业的人士。不过,这也表明了人类学著作对于非人类学专业读者的极大的吸引力。其实,这本是范围更大的文化建设所需要的。
  在这些人类学著作中,除了前沿性的著作以外,亦有不少经典著作。法国人类学家莫斯的《礼物》一书,就属于这类范畴,而且被称为是“人类学史上屈指可数的经典文献之一”。在这里,笔者并不想,而且,也几乎并不需要讨论像这种经典的人类学著作对于人类学自身的意义,但这类著作对于一般读者的意义,却也许还有某种可说之处。
  我不知那些看惯了各种人类学著作的专业人类学家是怎样的感觉,但作为一般读者,在阅读一些人类学的著作时,总可以有一些很新鲜的感受。其中,对于人类学家们探讨的问题和角度的惊讶和感叹,就是很重要的感受之一。仍以这本《礼物》为例,这篇早在80多年前就问世了的经典著作,在今天阅读起来,也仍然会带给人们许多联想和思考。在当今的社会上,人们对于“礼尚往来”的重视已经达到了空前的程度,但对于其背后的道理、喻意和问题,绝大多数人却恐怕并无深思。莫斯这位人类学的先驱者,却早就慧眼识珠地看到了对礼物交换进行研究的重大价值,首次对人类这一普遍存在的习俗进行了系统的研究,并试图揭示这种习俗在贯彻社会秩序方面的功能。尽管他研究的对象只是一些原始民族的社会生活,但在其对于这些原始民族的生活习俗生动细致的考察描述(这本书已是非常具有可读性的趣味性的内容)背后,作者工作的更深层的意义也同时表现了出来。正如莫斯所说:“在某些情况下,我们可以研究总体的人类行为,研究完整的社会生活;这样的具体研究,不仅能够带动有关风尚的科学和部分社会科学,而且还能够引发出一些道德的结论,或者沿用古话来讲,就是有关目前人们所说的公民的‘礼’和‘义’的结论。事实上,通过这类研究,我们便能够审视、估量、权衡各种审美的、道德的、宗教的和经济的动机以及各种物质的和人口的因素。正是这些动机与因素的整体,奠定了社会的基础,建构了共同的社会生活。”
  由此可见,人类学的研究,包括经典的人类学研究,其意义显然是远远超纯粹学术性的人类学范围之外的。据说,正是莫斯有关礼物交换的研究,影响了许多后来的人类学家、社会学家甚至经济学家的思想以及研究课题。但即使对于一般的非专业人类学研究者,对于普通的读者,在阅读这样的著作时,当然也会产生有益的联想与思考。例如,对于我们当下社会中“礼尚往来”的现代问题背后之机制和道理的思考,也许就是其效果之一。而且,如果没有莫斯这样开创性的研究(其后的研究当然是在其带动和影响下才出现的),我们也许对于像礼物交换(以及其它许多许多)这样司空见惯的社会行为仍然会视而不见。
  可见,对于各个领域的研究者,对于普通的阅读者,可以从人类学的研究成果中学到的东西是很多很多的,而且,绝不仅仅限于有关礼物的研究。

 

 

2004年2月22日加入